鬼故事网

都在等的华语鬼片终于来了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大夏天夜里看“那种片”。

Sir最喜欢了。

一个人看,自然持久降温,比空调管用;

两个人看,开启浪漫长夜,比情话管用;

一群人看,看着看着,一转头……

更热闹了。

《十二传说》

Our Unwinding Ethos

TVB又出这样的电视剧。

神神鬼鬼,故作玄虚。

近几年,港剧“闹鬼”频率不低,像《降魔的》《诡探》。

口碑一般,但圈内火热,对恐怖片粉丝精准投放。

而且带固有的特色。

最近热播的《十二传说》也一样。

借鬼神精怪,说人间是非。

12件发生在香港的鬼故事,单元剧形式呈现:

新娘潭的索命鬼新娘;

香港某大学的荷花池女尸;

村头老槐树成精喷血……

神神鬼鬼的事情,看似都解释不了。

但,真相往往都隐藏在鬼神背后。

《十二传说》的创新在于——

鬼故事,拍成推理剧。

研究民俗学的潘朵拉博士(林夏薇 饰)的专业范围,就是负责调查民间鬼故事。

一次寻人过程中,误入新娘潭,见证一场突如其来的灵异事件。

的确浮夸——

湖水突然由清转红,里面的鱼也一条条翻起白肚皮。

正好,此时新娘大玉(刘佩玥 饰)在附近拍婚纱照。

看到异样,一行人走近。

发现潭边一只疑似鬼手的东西。

胆子大的叔父下潭追鬼手,却被拉入潭底。

碰到“脏东西”,赶紧走啊。

谁知。

新娘好不容易回到婚房,一开门——

满墙的血手印。

鬼新娘缠上了人新娘?

喜事将近,必须驱鬼。

于是新娘又带上“大师”,重回新娘潭摆阵驱魔。

没错,又是作死。

她再被鬼掳走,昏迷,所有人都找不到她。

好不容易联系上,大玉迷迷糊糊在电话里说,感觉自己在瀑布旁边。

奇怪的是,众人找遍了新娘潭上的两个瀑布。

都不见大玉。

难道还有第三处隐藏的潭水么?

这个时候,寻找大玉的一行人,却发现了有一潭水面浮出红色血字:

“囍”。

这一切看似都是鬼新娘在从中作梗,让大玉成为一个“不祥人”。

被男方家人拒绝入门。

真的有鬼吗?

鬼的目的是什么?

真相逐渐浮现。

该撞的鬼都撞了,该驱的魔却是人的心魔。

潘朵拉博士实地考察时,发现两个疑点:

水潭里,含有大量只生长在海水里的赤藻。

大量赤藻,会让潭水变红。

以及,一个被冲到岸边沾有鱼鳞的破竹笼。

如果这两件物证,让你还原新娘潭的第一件怪事。

你会怎么推理?

当大玉突然出现在新娘潭到马路上,送入医院的时候,医生发现她身上有花粉过敏的迹象。

但秋冬季节的荒山里,哪里又有鲜花呢。

在这些条件之下。

你能还原真相吗?

Sir可以在这里跟你剧透一点点。

鬼是没有的。

有时候,人做错的事要鬼来背,犯下的恶,比鬼还猛。

《十二传说》的分数并不高,6.3。

甚至连1997年出品同个类型《迷离档案》的7.8分,都打不过。

但Sir为什么还是想拿出来说说?

因为它并没有把鬼神传说妖魔化,也没有把神秘力量当成吸引眼球的噱头。

它说的是。

鬼再可怕,不及人面鬼心可怕。

每一个灵异事件背后

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已

不要以为《十二传说》都是电视台杜撰。

当中鬼故事,都来自香港的真实都市传说。

新娘潭鬼故事,来自现实中的香港新娘潭路。

风景秀丽,瀑水壮丽,却是香港四大鬼域之首。

这条路上弯急树多,车祸多发。

但车祸原因,总有些人说因为在拐角处看见有白色人影飘过。

目击证人,不止一个。

甚至有视频证据,拍下一团白色的烟雾。

以上,都还是小传说。

让新娘潭蒙上阴影的,是一次诡异的意外。

《苹果日报》报道:

在2009年1月,数十个神秘人夜里乘坐两辆旅游大巴,凌晨时分,在新娘潭的山坡小径、路边、斜坡,燃香烧纸,还带来了三牲祭品。

行为可疑就算了,还酿成意外。

香火引燃杂草,山林起火。

这件事,也被《十二传说》放在了剧里,含沙射影地叙述着十年前发生的故事。

除新娘潭传说外,还有不少香港人熟悉的猛料。

比如,华富村的UFO事件。

80年代香港,流传最多的都市奇闻,直到现在,也还有许多人讲述自己目击UFO的经历。

就连张志明也提到过这个华富村。

可见,这里是有多出名。

华富村不单单因为UFO出名。

在盖好后没多久,就都被扒出乱葬岗的前世,香港撞鬼必去景点之一。

再比如,卢亭人鱼杀人事件。

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捧得最佳女主的《三夫》,就关于卢亭人鱼。

曾美慧孜饰演的妓女,就是卢亭人鱼的化身。

生活在海面上,智力低下,但长得性感可爱,清纯的肉体下,却是严重的性瘾患者。

《三夫》里的卢亭,是半人半鱼的意象。

既是代表港人内心的恐惧,也是港人身份错位的象征。

当然,传说只是传说,添油加醋无法避免。

民间故事里,卢亭是一只活动在大奚山的人鱼,人畜无害,《广东新语》里记载是:“不能言语,惟笑而已,久之能著衣食五谷。”

民俗传说的加入,增加了《十二传说》的代入感。

但它的真正目的,是打破对传说的偏见。

一个其他灵异类港剧没有的新概念:

民俗学。

民俗学更注重眼前的事

就算这些故事有多么扯蛋,多么不可信,但必定事出有因。

有些因为美化传说,有些因为掩盖事实,这些民间传说,也是民间最实际的反映。

它来自草根的传承,和演化。

香港,这个高楼林立,住宅窄逼,贫富差距悬殊的城市里。

民间传说频繁地出现。

其实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记录着此地无数没有姓名的浮萍。

香港本就是怪力乱神的“黄金地段”。

早在1981年,大公报就有这样的报道:

地铁佐敦到旺角的车站里,疑似有女学生坠轨。

但在停车检查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发现。

报纸上,“鬼话”连篇的故事,层出不穷。

但就算言语再夸张,剧情再猎奇。

传说,也有其存在的意义。

《十二传说》的每一个故事,都有另一层指代。

比如新娘潭的鬼新娘,暗指童养媳的悲惨;

荷花池杀人案,背后是一段让人心酸的情杀。

鬼,不过掩盖真相的迷魂汤。

还有一个Sir印象最深的香港都市传说。

标题就足够过火——

1984年,葵涌荔景邨传一单位闹鬼。

那年5月,一名退役警员与女友感情破裂,持刀杀害女友、女友的妹妹,妈妈,造成两死一重伤。

之后,这户凶宅总有女人的吵闹声,还时不时回荡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追求其闹鬼原由,文章有这样的一句话:

当年就是因为经济环境不好,没做法事

鬼神不宁的原因是没做法事?

不,是因为当时经济环境不好。

80年代的香港,历经股灾,处于巨变的节点。

那是多数传说,都来自廉租屋邨。

比如华富邨,就是其中之一。

既要解决住房问题,又要节省土地,于是就只能建在曾经的乱葬坟上。

这些房子号称“平民豪宅”,却很少人申请入住,就是因为害怕与鬼相邻。

△ 华富村的天井

香港鬼怪小说向来骨骼清奇,故事的载体,是在商业气息浓厚的石屎森林深处。

后巷废屋,藏污纳垢;公寓大厦,空宅藏凶。

总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

而与鬼相伴的,也是那些活在城市底层的蚁族们。

李碧华《迷离夜》《奇幻夜》就是个典型。

在李碧华的故事里,有住在劏房里,没钱没工作的疯子;

有在天桥下,专门打小人的神棍婆神婆;

也有来香港做“不良服务业”的女人。

是这些底层的人,容易撞鬼吗?

只不过是小人物的命运,也如躲在暗处的野鬼一般。

升不上天堂,下不得地狱。

香港寸方之地,人人都困于此。

为欲、为财瞪红了眼,却又不得不在这里,艰难地呼吸着剩余的空气。

正如《迷离夜》的开篇,林雪演一只野鬼。

坐在茶餐厅门口,一边塞着的粽子,一边又喊着“好饱”。

生前,欲望无处排解;

死后,魂魄无法散去。

香港的欲,是一墙之隔。

它将穷人和富人又划分得如此明显。

穷人的欲,是填饱肚子;富人的欲,是再吃多点。

神鬼故事在城市里蔓延开,也不过还是想用将怪力乱神的故事,将人伦道理拨乱反正。

都市传说的出现,都是以鬼写人。

借鬼口,说人话。

也就是因为这样,香港还能有些江湖气息。

它允许人留着一口气喘息。

也让鬼有地方可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