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文旅故事」鸳鸯树的故事(一)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鸳鸯树的故事

作者:刘忠

风光秀丽的五当召庚毗沟,森林茂密,山峰险峻,曲径幽深。游人潜入沟涧,穿林而过时,遇见两颗古树拥抱在一起,难分难隔,螺旋般斜扭而立,根深叶茂,荫翳沉沉。有人说这是一对鸳鸯树,也有人说是夫妻树。还有人说两树缠绕在一起有碍生长,应予分离。但多数人说应顺其自然,不可人为分离,倘一但伐去一棵,另一颗必死无疑。岂不知就是这对古树流传着一段鲜为认知的故事。

相传,很早以前的五当召,向南走三,四里,再向东斜插有一条沟叫沙林沁(蒙语称产奶的地方),沟的山脚下,绿茵覆地,山坡上灌木丛生。在向阳弯处,零散着一顶顶白色的帐篷,有二十多户牧民,世代定居。牧民们亲密无间,亲如一家。这里马成群,牛羊满圈。在寂静中,时有羔羊咩咩声,夹杂着犊牛哞哞地叫声,偶而也传出猎狗的嘶咬声。五当召僧人喇嘛们的奶食,奶品皆由这里供应。

一天,夕阳西下,彩霞映红半个西天。在沙林沁沟口的一块巨石上站立着一个姑娘,焦急地向外张望,不时还举起稚嫩的右手横在眉间,欠跟远眺。身穿古铜色的长袍,头扎彩巾,随风飘拂,腰间裹着带玉佩的腰带。虽然面部的神情略显焦虑,但丝毫没掩饰她美丽的脸轮和内心的兴奋。仔细瞧,中等身个,修长玉立,两道弯弯的柳眉横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上。匀称的鼻梁下抿着的小嘴微微蠕动。紧扎的头巾下,外露出一条长辫拖在背后。袍裙下可见一双翘尖的船式长桶皮靴。正是如花似月的妙龄女。她叫乌日娜,是本嘎查人,是遐迩闻名的道尔吉老人的令爱,也是五当召地区无人不知的美女。今天她正伫立在大石上,等待他的心上人色音远出归来。

霎时,只见山口处涌出一团马群。两个骑马的小伙手持套马杆,一前一后夹在马群中,马群后泛起一团烟尘。这是村中的色音和乌力吉放牧归来,俩人是亲密无间的好友。

且说,一阵飞驰电挚般地奔腾,马群掠过巨石奔向村内,只有一个小伙,带着一只黄色猎狗,骑着一匹挂着两只野兔的枣红马向姑娘走来。

“色音哥!”姑娘急促地向小伙招手,

“乌日娜!”小伙也应声回喊。

乌日娜边喊边跳下大石岩,向色音跑去。俩个年轻人走到一起,拉起手,问这问那,似如久别重逢的亲热。连小黄狗也摇着尾巴,立起上肢,张着嘴巴献好。

“哎呀!色音哥,你打这么多野兔?”乌日娜情不自禁地问。

“嗯,托你的福气,也是我的运气。”色音兴致地笑着说。

“色音哥,你家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听说是达茂的王爷,骑着高大的骏马,还带着随从,可威风,可气派呢!”乌日娜好奇地描述着。

“奥,那是我的老舅,说不定是来观赏嘛呢会的吧。”色音若有所思的随口说。

说着姑娘从紧扎腰带的怀中,掏出一包用小手帕包着的奶酪递给小伙。“色音哥,一天没有吃饭可把你饿坏了吧?”

“你给我带的羊腿肉,哪能饿着。”小伙子惬意地说。

西山的上空红霞四射,照得一对年轻人红光焕发,热烈得似一团火。

两个年轻人结伴而行,带着小花狗,边行边窃窃私语,连得不断,信步向村中走去。

刚走到色音家门前,一位面部神情特严肃的长须老人走出帐篷,厉声说:“天已经晚了,羊还没有入圈,羔羊还没有喂奶,马还没喝水,要赶快帮你大哥料理一下。”接着又说:“你老舅来了,快去见见面。”色音随口说:“哎。”

乌日娜见状,笑呵呵地,很有礼貌地对老人说:“大伯,您好! ”

两个年轻人毫不介意地互相抬手道别了。

这长须老人正是色音的父亲道尔吉。是一位性格非常古板的老人,凡事都要面子。对妻弟达哈王爷的到来,既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王爷的到来,撑了面子。郁闷的是门槛略低,怕接待不体当。因此对色音晚归心中稍有不快。但对俩个年轻人的亲密,心中喜不自禁。

道尔吉一家共六口人,老伴阿里娅勤劳一生,只知干活,挤奶、喂羔、做饭,样样在行。大儿子恩克老实巴交,只会干活,是养牛羊的好手,是道尔吉的得力助手,还有儿媳妇阿拉腾花。二儿子恩和已被寺庙选中当了喇嘛。唯有这三儿子色音,生就最灵,出言吐语和干活,事事走在前,骑马射箭更是百里挑一,在小青年中威信很高,无不敬佩;道尔吉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乌兰。就家庭产业讲,道尔吉全家有三顶帐篷、十匹马、十五头牛和三百只羊。每年产的牛奶、羊奶、奶酪,都供给五当召庙了,日子过得蛮可以的。

今天,哈达王爷来沙林沁,确是为了参加五当召的嘛呢会的,已下榻于召庙客栈。王爷的到来让道尔吉受宠若惊。虽说是小舅子,毕竟身贵为王爷,岂可怠慢。准备晚上为其接风洗尘。因此,忙的不可开交。所以对色音晚归有点不遂意,见面时翘着小胡子,说话硬声硬气。其实老爷子平日在家也是板着面孔,俨然一家之长,说一不二,孩子们敬而生畏,言听计从,毕恭毕敬。道尔吉紧紧地统领着这一大家子。

主编:薄羽飞

【文旅故事】传说中庚毗沟的故事(三)

【文旅故事】传说中庚毗沟的故事(二)

【文旅故事】传说中庚毗沟的故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