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恐怖鬼故事:诡皮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下班后,陈生回到家中,坐在沙发上休息,妻子张媚为他端来了一杯茶,冒着袅袅的热气,香气浓郁。

  陈生不动声色的将茶杯端起来,这是一种观赏茶,被热水泡过后,呈一朵花骨朵的形状,在淡色的茶水中浮浮沉沉,煞是好看。

  结婚十余年,陈生从不喝茶。

  他摩挲着透明的茶杯,低垂眼眸,妻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异样的呢?

  做着从来没做过的菜肴,穿起厌烦的风格的衣服,陈生趁着妻子张媚不注意,将茶杯一斜,半数茶水倒进了茶几上的黑色花瓶里。

  这黑色花瓶,有着细长的瓶颈,里面插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只是这花,现在已经枯萎了。

  热爱生活的妻子,是绝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陈生眉头微皱着,他突然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想法,这个正在忙碌着家务的人,有着和张媚一样的外表,却绝不是他的妻子!

  电视开着,电影频道,正在播放着一部外国惊悚片,血淋淋的画面,让陈生感到一丝熟悉,可是,他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曾经看过这样的场面。

  晚上,两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却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陈生闭着眼睛,身旁的张媚侧着身,背对着他。

  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腐烂气味,在房间里萦绕着。深夜,陈生睁开眼睛,惊愕的发现,张媚并不在床上。

  他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门,看见洗手间的灯亮着,张媚一定在里面,陈生悄悄的走过去,好在地上铺了地毯,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将耳朵贴在洗手间的门上,细细听。

  声音很奇怪,像是瓷砖在摩擦碰撞,陈生又闻到了那股子难闻的味道,似乎更重了些,透过洗手间的门缝,向着他的鼻子钻进来。

  有脚步声,陈生立刻站直身体,洗手间的门倏然打开,张媚看见陈生站在门口,她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了两步。

  “陈生,你吓死我了,怎么也不发出点声音啊?”张媚拍着胸脯,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陈生细心的发现,张媚的眼睛不自然的瞟向洗手间的地板,神情紧张。

  他微笑的安慰张媚:“怕发出声音吓到你,才不出声的,好了,我要上厕所。”

  陈生闪进洗手间,装作若无其事的解开裤子,对着马桶撒尿,张媚神色僵硬的笑了笑,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卧室的方向在左,陈生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张媚走到了右边,那里,是厨房的方向。

  他连忙将洗手间的门反锁,在这不大的空间里翻找起来,终于找到一样不应该属于洗手间的东西——一把螺丝刀,被藏在浴缸下的缝隙里。

  他来到张媚不自然看向的地方仔细看,那里的地板和别处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缝隙处有划痕,他将螺丝刀别在地板上,用力而又小心的撬了起来,一声闷响,这一块地板被撬了起来。

  一股恶臭瞬间冒了出来,陈生一阵干呕,他借着灯光向地板里面看去,有什么红彤彤的东西,在地板下冒着臭气。

  他用螺丝刀轻轻一拨动,惊恐的发现,那是一只成年人的手!一只没有皮的手!连接着同样没有皮肤的胳膊,可以想象,一具露出血肉正在腐烂的尸体,正在洗手间的地板下,他的脚下!

  陈生连忙将地板原样盖了回去,螺丝刀也放回了原处,他用冷水狠狠地揉搓着面颊额头,来镇定那颗狂跳不止的心脏。

  他的心里已经认定,地板下的这具尸体就是他的妻子张媚!而现在外面的那个和张媚一模一样的“人”,只是披上了张媚的皮,取代了张媚的一切!

  想了想,陈生还是拿上螺丝刀,别在了后腰,他稳了稳心神,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回到了卧室,张媚已经躺下了,陈生看着她的脸,发现她的眼珠在眼皮下不自觉的来回动着,她在装睡。

  陈生警惕的挨着张媚躺了下来,他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要报警吗?可是这么诡异的事情,警察能相信吗?正当他纠结的时候,身旁的张媚,突然动了。

  陈生睁开眼睛,惊悚的发现,张媚正举起一把尖刀,表情狰狞的向他刺来!

  他向旁边一滚,摔到了床下,侥幸躲过了锋利的刀尖,陈生从后腰抽出螺丝刀,大睁着双眼,与张媚对峙着。

  “我要杀了你!”

  张媚尖锐的大喊出声,她举着尖刀向陈生跑过来,陈生敏捷的一闪身,脸上被刀尖划破了一道口子。

  “我要杀了你,为我老公报仇!”

  张媚流着眼泪,满脸的愤恨,陈生一愣,他侧过头去,那里有一面镜子,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被划破的脸皮正在剥落,露出里面猩红的皮肤。

  他想起来了!他不是陈生!他杀害陈生后将他藏在洗手间的地板下,又剥下陈生的皮披在了身上,可是由于中途出了一点问题,接收了陈生记忆的他误以为自己就是陈生!

  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又不小心将陈生的喜好与他的喜好弄混,部分记忆与其他被他寄生过的人的记忆混杂在了一起,让张媚起了疑心,她又在洗手间的地板下发现了真正的陈生的尸体!

  镜子里没有皮肤的恐怖怪物,缓缓勾起阴森诡异的笑容,他看向握着刀不断颤抖的张媚,舔了舔舌头,笑道:“这张皮被你划坏了呢!就把你的皮赔给我吧!”

  说着,他从容的向张媚走去,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利爪,张媚被他的形象吓得瘫倒在地,手腕哆嗦着,举着刀子无力的捍卫着自己的安全。

  “不用怕,我会代替你继续热爱生活的,只是不知道,你这身紧致的皮肤,能不能装得下我的身体,哈哈哈!”

  张媚闭着眼睛,向身前挥舞出生命的最后一刀。

  三天后,张媚买来了新鲜的玫瑰花,插在了细瓶颈的花瓶里,她将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像这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电视还在播放那部惊悚血腥的电影,张媚微笑,因为她终于想起来,这种血淋淋的画面是在哪里见到过了。

  洗手间的地板下,两具失去皮肤的尸体,无声的哭泣着。

互动话题:我们所谓的真实,究竟是不是真实,大家是否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画皮这种事情发生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