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创新传播方式 讲好广州红色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杨琪

壮阔七十年

广州红色印迹

对话

近代革命让广州成为当时全国的中心,无数仁人志士来到广州这片热土上,书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如今,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讲好红色故事是重要手段。广州应该如何挖掘与传播好这些革命故事,打造红色文化精品,助力城市文化综合实力出新出彩。广州日报评论员近日专访了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杨琪。

文/广州日报评论员 陈文杰

杨琪简介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辖下分馆为广州起义纪念馆、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纪念馆等。

广州日报:广州起义是中国共产党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之后发起的又一次武装斗争,它有哪些历史意义?

杨琪:广州起义和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一样,都是中国共产党在革命的危急关头,为挽救革命而对国民党反动派进行的英勇反击。广州起义第一次打出“中国工农红军”旗帜,开创了城乡配合、工农兵联合举行武装起义的先例,并建立了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府(被誉为“东方的巴黎公社”)。虽然广州苏维埃政府只存在了3天,但它是中国工人阶级及其政党以武装夺取政权的一次伟大尝试。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于1928年1月3日作的《广州暴动意义与教训》的决议中所指出:“这次暴动绝不是政权从一派政客之手转移到另派,而是政权之阶级与社会的转移,这是全中国以及全亚洲第一次的伟大尝试。”

三大起义是一个连接的整体,时间上前后相继,从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到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到最后的广州起义,这实际上也是中国共产党走向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历程,并抓住了中国革命的特点——以革命的武装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开展土地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重要讲话上指出,南昌起义连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其他地区的武装起义,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开启了中国革命新纪元。

革命纪念馆做好主题教育活动,要挖掘好、讲述好英雄故事

广州日报:您认为像广州起义纪念馆这样的革命纪念馆,如何通过讲故事的方法,配合主题教育工作?

杨琪:唯有不忘历史,方能守住初心。作为承载红色革命文化资源的重要场所,广州起义纪念馆不仅是人们学习和认识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的重要窗口,而且能通过馆藏红色资源、红色故事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品质,对参观者进行思想教育。而在开展主题教育的今天,革命纪念馆更是传承红色基因、追寻共产党人初心与使命的重要载体。因此,要配合做好主题教育工作,革命纪念馆应该立足自身优势,做好内容挖掘与传播,将宣传教育功能最大化。

以广州起义纪念馆为例,首先,在故事的挖掘上。我们通过整理收集史料,找出一些广州起义中鲜为人知的细节。比如,游曦与女兵班的事迹。作为中国第一代受过军事教育的女兵,游曦随教导团南下,参加广州起义。在起义后期,面对敌人的疯狂反扑,游曦奉命率领女兵班赶往珠江北岸长堤执行阻击敌人的任务。战斗十分惨烈,女兵班除了一人送信离开阵地外,全部牺牲在坚守的阵地上,游曦牺牲时年仅19岁。其实,在广州起义期间,有许许多多的历史人物在这里留下故事和记忆,如叶挺、叶剑英、徐向前等,从广州起义中走出的优秀将领。还有许多年轻的革命烈士,如张太雷、游曦、周文雍、陈铁军等,他们的生命永远停留在广州这座城市,而他们的精神也铸造了这座城市的红色基因。广州起义纪念馆要做好主题教育活动,正是要挖掘好、讲述好这些英雄的故事。

其次,在内容的展示上。

一是广州起义纪念馆尝试以“沉浸式”体验话剧来讲故事。紧扣“广州起义”这一主题,通过话剧艺术手法和纪念馆讲解内容相结合,打破以往博物馆较为单一、线性的参观模式,让观众近距离感受和体验剧情,甚至可以穿越时空与革命时代的先辈展开“对话”,从而迅速地沉浸到历史情境中。这对推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也是一次具有积极意义的尝试。

二是展示革命英烈的另一面。比如近期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承办的“信仰的力量——雨花英烈文学艺术作品展”,这个展览不同以往主要介绍英烈的革命生涯与事迹,而是介绍英烈的艺术作品。我们现在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和平年代,与革命年代已有一定的距离,而我们把革命者的艺术作品展示出来,从中感受他们的文艺修养和个人情怀,让观众看到更加有血有肉的革命先烈,从而拉近了距离。

创新传播方式,坚持做红色文化精品

广州日报:您认为当前广州在利用红色资源上,还可以从哪些方面发力,寻求突破?

杨琪:首先要保护好现有的资源,比如旧址遗址的保护与修缮,广州起义在城市里留下很多战斗的遗迹,这些都需要我们进一步做好标识与维护,让人们知道,这些遗址曾是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方。二是继续做好革命文物的保护与征集,特别是在文物征集上,革命文物有其特殊性,一般以文件、信件等纸质类为主,这需要我们根据其特性做好整理与保管工作。

其次,在保护好后,更重要的是如何利用好这些红色资源,将其教育功能发挥出来。这一方面需要创新传播方式,特别是针对年轻群体,要开发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如广州起义纪念馆也在尝试以动漫的形式,来讲述英雄人物的故事。另一方面,要拓宽自身的传播渠道,多与其他单位展开合作,如我们尝试将“沉浸式”体验话剧,从现场版拓展成剧场版,扩大服务面;以及配合广东省木偶剧团,创作木偶剧《寻找·游曦》,等等。在新时代,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需要多“走出去”,主动创新传播形式,让更多人看得到,才能吸引更多的关注。

最后,对红色资源的开发与利用,贵在坚持。当前,我们并不缺乏好的题材、好的故事,但要把这些红色资源做成文化精品,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当时好的设计、好的做法,可能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不再受到青睐。只有坚持不断创新优化,大胆接受观众的检验,才有可能做出有时代影响力的红色文化精品。

当然,对红色资源的保护与利用,博物馆有义务承担主要责任,但也不能只是博物馆一家的事,还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群策群力,一起把事情做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