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中国版《情书》开拍,36岁陈意涵出演女主,《卧虎藏龙》编剧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这个7月不太平。

近10部院线电影开启了撤档、改档、提档等变幻莫测的变动,本以为经过了这一番折腾终于尘埃落定,没想到又来一部。

据片方消息,电影《小小的愿望》由于制作原因无法在7月18日上映,具体上映日期将延期再定。

得了,7月能看的电影又少了一部,但这都还不是最绝望,最绝望的是中国版《情书》确认于6月底开拍,预计两个半月的拍摄,暂定于2020年2月14日情人节档上映。

其实早在2017年新原野娱乐传媒买下《情书》的中国版权开始,网上的质疑声就从未间断。

这个结果也不难想象,因为近年来中国的翻拍国外电影,基本上都扑了,无论原作多么优秀,到了我们本土的翻拍版都不尽如人意。

就算是2018年底上映的《来电狂响》,号称给翻拍电影打了一个翻身仗,豆瓣评分也只有5.8。

要知道这部电影可是翻拍自意大利电影《完美陌生人》,原作不仅以8.5的高分跻身豆瓣电影TOP250的榜单,还被世界各国争相翻拍,可以想象原作有多优秀。

可《来电狂响》给我们呈现出来的是尴尬的改编和走偏的主旨,这部电影在国内确实“水土不服”,也让我们对翻拍国外电影这件事更加不看好。

说回电影《情书》,1995年,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拍摄了纯爱电影《情书》,被称为文艺青年入门级的电影,它有多经典,想必无需多说。

尽管在世界范围内,《情书》也是纯爱电影的标杆,尤其是对东亚地区的国家则影响更深。岩井俊二也因为这部长片处女作,做了半个多世纪的“纯爱电影大师”。

《情书》的故事并不复杂,就是由一封封书信引出的一段同名男孩女孩之间的青春暗恋故事。但是得益于岩井俊二的拍摄手法和两个演员的完美演绎,整部影片才能如此完美。

无论多少次回忆起《情书》,想到的都是中山美穗、柏原崇和酒井美纪的脸。

中山美穗在人海中的回眸

柏原崇在窗边看书

还有酒井美纪垫脚还书的画面

不知道是多少人几十年一直无法忘怀的。

所以,对于中国版《情书》的质疑,网友主要集中在“柏原从之后,再无藤井树”,也就是说,对《情书》粉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人。

那么这个中国版《情书》能做好吗?既然已经开拍,想必选角阶段已经结束。

此前,为了筹备这部电影,片方特地进行了演员招募,最后公布出来的结果是陈意涵,而男演员,虽然网上传言沸沸扬扬,有说陈飞宇,有说四字弟弟,但片方都未作出肯定回复。

如果说陈意涵主演确定的话,按原版剧情来看,她应该是中山美穗的角色。

她合适吗?在我们还在讨论她是否匹配这个角色的时候,果然我们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因为只要看了片方的剧情简介,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剧情简介是这样说的:一份来自“天国”的礼物让两个原本互不相识的男人偶然相遇,他们发现彼此都藏有对同一个已离世女孩的暗恋。

他们小心翼翼探听彼此的故事,却发现他们从未知晓的女孩的心意,其实早已写在昔日的情书里...

等等,两个互不相识的男人偶然相遇的故事?同一个已逝女孩?

对比原作,因意外死去的是柏原崇饰演的男藤井树,所以这次的翻拍,陈意涵的角色定位是男藤井树?

这虽然很好的解决了“柏原从之后,再无藤井树”的问题,但这个“翻拍”剧情改的也太多了吧。

从剧情介绍里没看到关于两人同名的痕迹,这也就把原作中最精华的部分给丢掉了。藤井树因为同名产生的羁绊,才有了这段跨越这么多年的暗恋。

如果没有这部分剧情,那这张原本应该隐藏在刷卡背面的肖像又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才能触动人心呢?

再来说选角,不可否认,尽管已经36岁,但陈意涵确实长着一张少女脸。

就在上半年,她还能依靠《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赚取观众大把的眼泪,此前出演过的《听说》也坐实了她有能出演“纯爱”电影的实力。

可影片中必然会涉及回忆,36岁的她是否还能依靠“少女感”胜任学生时代的戏份呢?

小编对此不能下定论,只能说,从个人出发,并不看好。

而另一方面就是到现在还秘而不发的男演员,显然就更加没有期待。

除了演员让人担忧之外,整个影片的制作团队也没有让人放心。如果非要评价的话,就是新。

仅有一部长片《一句顶一万句》和一部合拍片《半边天》在手的女导演刘雨霖执导。

《一句顶一万句》原著是刘震云的小说,但刘导的改编让人难以服气,有影迷评价它把一部电影拍出电视剧感,人物立不住了,主演演技有问题,一部大气成熟的作品被拍残了,漏洞百出。

《半边天》是由5个导演分别拍摄的5个关于女性的短片合集,刘雨霖执导的部分同样让人不敢恭维。

《情书》这个故事拍好了就是文艺片经典,拍砸了就是狗血感情戏的扑街,改编交给刘雨霖就更让人难以想象了。

与其搭档的是台湾资深编剧、李安的好友,《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色戒》三部作品的合作者王蕙玲。

如果没到简介的话,很难相信上述剧情简介是出自王蕙玲之手。

从那几部作品来看,王蕙玲对于细腻情感的诠释是相当到位的。但仔细一看,她参与的好作品全部是和李安合作的。可以换句话说,除了李安能懂得她,能拍出她所想要的感觉外,其他导演都是让人怀疑的。

特别是刘雨霖(刘震云女儿),想要细腻文艺,却又缺少掌控力,大咖王蕙玲能被请出来合作,更像是人情关系的体现。

最后还有一个必须提到的,就是电影的名字做了修改。

原本这类翻拍类电影,改名字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无可厚非。比如《我是证人》和《盲证》,《来电狂响》和《完美陌生人》都在原作的片名上做了修改。

但中国版《情书》改为《情书。盛夏》看起来是出于对剧情方面做出修改的基础上。

其实从海报也可以看出,影片讲述的应该是一个发生在盛夏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地域原因,把故事的时间背景做出了调整,可以称之为颠覆性改编。

但这也就意味着,《情书》中的一些被影迷们封为经典神镜头在中国版里将不会出现。

比如影片一开始,女树在雪地里屏住呼吸

比如女树最后在男树死亡的雪山前奔跑呐喊

比如小女树捡起的被雪冻住的蜻蜓

比如小男树来送书扬起的围巾

说到最后,除了深深地无力感,没有再多的感觉。

其实说《情书》是文艺青年的必备并不全面,它其实还是许多人对自己青春的全部回忆,对于中国版的《情书》,小编只想说:给我们的美好记忆留条活路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