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特种兵荒岛求生故事》——只要野人向我们射箭,我就大开杀戒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望远镜中,这些侏儒野人长相雷同,并未夹杂鬼猴踪迹。每只小筏,都以家庭式出现,带着小野孩儿。可是,人人背着小短弓,带足了箭矢。“芦雅、伊凉,每人双手持枪,钻进船尾铁皮下面,待命射击。”一边从桅杆下滑,一边布置战场。弹药库里的“霸气阎王”又被我提了出来。

自从见过侏儒野人的武器,我就用铁皮砸制三个小型堡垒,战斗时趴在里面,防止高空坠射的弓箭刺透脊背和大腿,更何况箭头有毒。战斗中如有需要,小堡垒还可移动,调整阵型。两个小丫头趴在下面,只露半只脑袋,酷似条形海龟,却让我心里踏实。要是她俩受了伤害,宛如挖我心头肉。先前的一家五口,在小筏队里打头阵。离大船还剩一百米时,小筏队靠岸停泊,沿溪边排成长龙。如果大群的侏儒矮人往树林钻,毫无疑问,是要开战抢劫。和我交换过两次的侏儒野人,像先前一样,率先走了过来。我有些担心,害怕他是过来宣战,或其它不友好行为。杀伤力十足的重机枪,在我手心攥出了汗。侏儒野人走过来时,并未带着交换物,只背了小短弓,站在对岸哇啦乱叫一通。然后又走了回去。

比起鬼猴,我倒觉得侏儒野人容易对付,用机枪一扫,快刀斩乱麻。加上狙击步枪追魂,一个也跑不掉。可那样一来,其余宝石就很难到手,甚至失去线索。沟通太困难了,以他们现在的行为,还确定不出敌友。只要他们向大船上的人射箭,我就大开杀戒,宝箱再好也得有命消受。侏儒野人走到筏队里面,和同族支支吾吾比划了半天。最后,一个很胖的侏儒野人,脖子上缠满了草绳,走到大船对岸。他神色有些惊慌,炯亮的灰白大眼,尚未懂得掩饰兴奋。一张如俄罗斯黑面包的脸上,鼻子短小的可怜。我想,他可能是酋长。这家伙面相苍老,说明他们的族群开始人性化。因为灵长类的动物,多以健壮者为首领。他并未大叫,目光完全被大船和甲板上的人吸引。拿出一包预先包裹好的肉干儿,向对岸投掷过去,野人酋长这才恢复了意识,忙蹲过去捡。这种暴利交易,我得主动一些。好比豪华商场的店员,见到怯场的顾客,忙迎上去谄笑。这笑颇具深含,仿佛不买点什么,会有遭讽之感。活活的猎物。

网络配图

矮胖酋长咬了一口手上的肉干儿,立刻兴奋起来,冲远处筏队叫唤。像赞赏领队的侏儒,又或是发出告知,允许整个部落进行大宗交易。集结在远处溪岸上的侏儒野人,发出欢天喜地的嚎叫。我很讨厌这种热闹,尤其这种无谓的喧嚣。他们的防范意识很差,跌宕起伏的山峦,会把声音传的好远,极可能招致危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