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三微”现场,英雄的故事缓缓诉说静静流泪......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老公啊,你牺牲三年了。三年来,我一直瞒着我们的两个女儿,说你到很远的地方出差去了,我怕伤着她们幼小的心……”
站在平安中国“三微”比赛颁奖现场缓缓诉说的人叫吴娟,她的丈夫四川泸县交警蔡松松,为营救两名落水儿童,献出了31岁的年轻生命。妻子失去了丈夫,一对双胞胎女儿失去了爸爸。随着妻子的诉说,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9月4日,第四届平安中国“三微”比赛暨“我和政法70年”优秀短视频征集颁奖仪式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举办。“唱响英雄赞歌,护卫人民平安”是本次活动的主题。蔡松松烈士,就是比赛颁奖仪式致敬的无数政法英雄之一。

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雷东生出席活动,他在讲话中强调,革命先烈和英雄模范,舍生忘死、前赴后继,为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了巨大牺牲,付出了汗水、鲜血乃至生命。他们的英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缅怀,他们的崇高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发扬。

视频虽短,见微知著;向网而生,微言大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这特殊的历史节点上评出的“三微”佳作,背后的故事沉甸甸——
四年不出门的人
3个月,比赛征集到了近万部作品,在颁奖仪式上,一部参赛视频的主角显得十分“特殊”:
一位百岁老人,孙彪。
在颁奖现场播放的视频中,孙彪老人说:“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能一直活着?其中一个,就是始终跟着共产党走。”

孙彪是谁?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对他来讲,无人知晓就是最大的荣耀。翻开他的履历,就如同穿越进一幕幕鲜活的历史,那些重要的历史瞬间背后,总有他的身影——
1942年,重庆周公馆,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前哨阵地,孙彪在周恩来同志身边从事机要密码工作。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之际,国共两党就中国的前途命运在重庆举行历史性谈判,孙彪负责掌管毛泽东同志与延安党中央往来密电的核心密码。
1946年,国民党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孙彪负责北平与延安党中央、重庆周恩来同志处的密电联络。
1948年,人民解放军攻克天津包围北平,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孙彪随谭政文同志秘密进入北平谈判,保障先遣组和党中央的密电联络。
1950年,新中国成立不久,中国首次提出恢复联合国合法地位,孙彪赴联合国负责通信联络工作。
……
履历看似丰富,但我们所能了解到的信息,也仅限于此。孙彪对工作守口如瓶,即便是对家人也绝对保密。
因为年事已高,孙彪老人没有来到颁奖仪式现场。他的儿子为大家展示了一张老照片,那是1950年孙彪赴联合国工作,在飞机前留下的合影,但背后的故事却没人知道。直到今日,年逾古稀的儿子也只知道父亲在纽约工作了37天,37天里没有离开驻地一步。

37天足不出户,不是孙彪最长的记录,他不出门的记录是——4年。
抗日战争时期的周公馆,内外环境复杂,右侧为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的公馆,左侧是国民党警察局派出所;一楼和三楼的全部以及二楼东边的三间房屋为中共中央南方局,其余分别住着国民党的高管和上层人士。在这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工作环境中,战斗在秘密战线的孙彪,4年没有走出周公馆一步,甚至在最后离开的时候,都不知道重庆到底是什么样。
对于这四年的工作,他对家人透露的只有一件事:
有一次王若飞有急事推门进入了孙彪的机要室,因为纪律要求机要室除了工作人员以外,禁止任何人进入,孙彪这个年轻人与王若飞“动起手”来,硬生生地把首长推出了门外……
一直到离休,他只和机要电码打交道,只和机要人员打交道。
这部讲述孙彪在秘密战线战斗一生的视频是所有参赛作品的缩影。此次“三微”比赛由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共同主办,不到3个月时间就有近万部作品参赛,政法干警和广大网友创作的这些作品以讴歌政法英雄为核心元素,生动展现了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政法事业发展进步的非凡历史画卷,生动展现了政法英雄模范热血担当、顽强拼搏,为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而战的牺牲奉献精神,生动展现了广大政法干警扎根基层、服务群众的先进感人事迹。
政法队伍一路走来,正如为秘密战线奉献了一生的孙彪——
忠诚是身体中的基因,无论身在何处,魂永远是红色。
守卫净土的人
藏族汉子秋培扎西手捧洁白的哈达,走上舞台的中央。他是“三微”比赛一部获奖影片的主人公,他来自可可西里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

可可西里大名鼎鼎,位于青藏高原腹地,世界上最大的无人区之一,被称为“人类心灵史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那里是生命的禁区,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一年里绝大部分时间风雪交加,气温最低能达到零下46℃,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0%,生命力顽强的野生动物以特有、自然的方式繁衍、生存,最有名的,就是皮毛有软黄金之称的藏羚羊。

“无人区”并不是真的没有人,常年在这里的巡逻的有30多名巡山队员,秋培扎西就是其中一员。而他的身世与命运,早已和可可西里、和藏羚羊联结在了一起。
在现场,扎西动情地回忆起他们家两代三人的故事:
秋培扎西的舅舅叫杰桑 索南达杰,青海治多县西部工委第一任书记,陆川导演的那部著名的电影《可可西里》,就是以索南达杰的事迹为原型创作。
1994年,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缴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在押送歹徒途中,遭歹徒同伙的袭击。索南达杰在无人区与18名凶残的偷猎者持枪对峙,打光了最后一发子弹,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当人们找到他的遗体时,可可西里零下40℃的风雪已经将他塑成一尊冰雕。
舅舅牺牲后的第二年,秋培扎西的父亲扎巴多杰主动请缨,降级前往可可西里,成为那里的第二任工委书记,组建起中国实质意义上的第一支武装反偷猎部队,也是在那一年,当地最后一次发布全国通告,可可西里将实行封闭式管理。然而,在1998年,扎巴多杰头部中弹,遇害牺牲……
知道可可西里这个名字的时候,扎西只有12岁,知道可可西里并不是因为那里神奇的美景,而是因为他的两位亲人都为保护可可西里献出了生命。从那一刻起,继承亲人的遗志,守卫这片神奇的土地,成为小扎西的心愿。
中专毕业,从当辅警到考上大学,毕业后扎西分配到乡政府,他上岗的第一天就递交了申请,要求调往森林公安,要求驻守最艰苦的可可西里。2009年,扎西如愿以偿,加入了他的舅舅、他的父亲曾经战斗过的队伍,日夜巡山,与武装盗猎分子斗智斗勇……
两代三批人的命运,就这样和保护可可西里牢不可分。一晃十年过去了,他尝遍了当年亲人们经历的艰辛与危险,但甘于奉献,初心不改,在颁奖现场,扎西说:守护净土,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在获奖作品中,把镜头对准扎西这样执着坚守者的作品不在少数。只有会讲政法英雄故事、讲好政法英雄故事,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政法英雄、传颂政法英雄。自创办以来,平安中国“三微”比赛已经成为政法系统一项文化盛会,优秀的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作品,在一次次刷屏亿万网友的朋友圈时,展现着政法事业独特的魅力,述说着政法队伍特有的故事,铭刻下政法干警凝聚智慧与汗水的精彩瞬间。优秀作品顺应互联网时代媒体融合大势,借助新媒体开展宣传,使政法英雄宣传获得更为广泛、持久的传播力、渗透力、影响力。

扎西向舅舅索南达杰的烈士纪念碑敬献哈达
政法队伍,寸土必守,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也许会有杳无人烟的无人区,但决不会有一寸土地没有印刻政法干警坚守的足迹。
为战友尸检的人
法医,被各类影视作品解读过无数次,但他们真正的世界,了解的人并不多。
来自海南儋州公安的法医马应锦来到了颁奖现场,他是获奖作品《读不出的尸检报告》的主人公。

这个短短3分钟的视频很简单,一位年轻的法医说,人们印象里的法医被神化了,他抛出一个问题:如果解剖对象是认识的人,法医会有什么感觉?
带着这个问题,他找到了他的老师马应锦。
马应锦现场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那是2005年,民警李觉荣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英勇牺牲,马应锦清楚地记得,上午他们俩还坐在一起聊天,到了晚上却收到了李觉荣牺牲的噩耗。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医,一进入现场,马应锦马上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当时李觉荣第一个冲进房间,用枪指着犯罪嫌疑人,而有一名丧心病狂的匪徒却引爆了身上的手榴弹,李觉荣当场牺牲。
马应锦和同事们,一边尸检一边流泪。
“他倒下,手指还在扳机上没有松开,枪口对着歹徒的方向。”马应锦说,李觉荣致死保持战斗姿势的样子,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头部、颈部、膝盖、四肢总共有9处弹片损伤,颈椎骨折,脊髓横断……”马应锦亲手写下的尸检报告并不长,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地念着,但总被哽咽中断,一次、两次、三次……短短的报告却怎么也读不下去。
英雄离开了,留下的人还在奋力前行,英雄留在人们心中的音容笑貌让人心碎,而他们的精神早已化为我们前行的不竭动力。
擦干泪,努力向前的不仅是战友,还有亲人——
抓捕犯罪嫌疑人时英勇牺牲的山东刑警别立福,他的女儿带来了一张录取通知书,如今她已经考入山东警官学院,立志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的好民警。
遭到歹徒袭击牺牲的北京法官马彩云,她的儿子带来了妈妈生前送给他的钢笔,如今孩子已经长大,决心报考政法院校,做一个和妈妈一样优秀的人民法官。
追捕暴恐分子被残忍杀害的新疆民警买买提江 托乎尼亚孜,他的女儿带来了一块染血的石头,这是从父亲牺牲的地方捧回的,如今她已经成为一名保卫边疆安全的人民警察。

为人民抛洒热血献出生命的政法英雄离我们并不遥远,一部部作品让人们感觉他们就在我们的身边,鲜活生动,保护着我们的安全。“三微”比赛搭建出一个广阔的平台,让政法佳作拍摄出英雄们作为时代楷模的不平凡,还原出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向大众展示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政法英雄形象。让广大政法英雄深入人心,用政法英雄精神激励前行。
蔡松松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带来了自己的画,上面画着爸爸和妈妈。蔡松松的妻子吴娟说,孩子们6岁生日那天,她决定不再欺骗孩子,她把孩子带到丈夫牺牲的水库旁,认真地告诉她们,爸爸牺牲了,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名叫幸福水库的地方,人们已经为它改了名字,以蔡松松的名字更名叫做“松松湖”……

英雄永远不会远去,为人民献出一切的英雄,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永远记得他们的名字。
文章来源 | 长安剑
编辑 | 徐千惠
司法部出品
欢迎投稿到邮箱sfblwtg@163.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