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卢伟冰:小米之幸还是小米之祸,起底一卢狂怼的幕后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一卢等于多少瓦,你知道吗?

一东、一卢这种全新的计量单位成为网络世界的潮流,而在表面繁华的背后,则是风声鹤唳的电商、手机市场。今天,我们不谈一东,不谈电商,因为电商市场的故事更加复杂,我们只谈一卢的创始人,卢伟冰。

卢伟冰,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个老实人

大家都只知道他曾是金立手机原总裁,就是那个宣布破产近日又诈尸发布新机的金立手机,也是薛之谦、刘涛等明星忠实代言过的手机品牌,直至现在,薛之谦还用着自己曾代言过的那款手机。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卢伟冰是从销售做起的。1997年,卢伟冰从清华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由于不喜欢本专业放弃了出国留学而进入康佳,当时家电行业正如日中天,康佳也刚好从这一年开始发力海外,英语不错的卢伟冰自然而然成为康佳第一批做海外拓展的员工。

这一呆就是10年,从底层销售一步步做到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西装革履,搭配一副黑框眼镜,外表斯文儒雅,乍一看之下,就是职业经理人的范,但卢伟冰是有野心的人,尽管身居高位,碍于国企内部机制的限制,他认为自己无法放开手脚做事,也不甘心“为他人作嫁衣裳”,于是选择辞职。

康佳给不了他的,谁能给他呢?

这就不得不提另一个被他玩死的手机品牌——天语。天语手机,很多人应该都不陌生,在Java机时代,天语在中国手机市场还是有半壁江山的,那个时候,几百块钱能拍照能听音乐能上网的手机,比moto的安卓手机更加吸引消费者,所以街头除了外来品牌Nokia,天语就是当时的街机。

很多人无法理解,天语究竟是怎么死的,是因为被安卓系统的淘汰吗?那你就太不了解手机市场了,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卢伟冰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天语真正崛起的时候,是在2007 年。2007年年底,卢伟冰加入集团。当时,根据某调查机构的消息显示,天语凭借1700 万台的销量,一举成为了国产第一品牌。到了 2008 年,天语 in 像 C800 正式发布。这是全球第一款 800 万像素 CDD 传感器拍照相机,代表了天语手机的一个巅峰。

2009年是3G手机元年,也是安卓手机井喷的时间,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天语由盛转衰,重回山寨机之王的地位,一蹶不振。

是因为安卓吗?

不,天语明白自己安卓系统是时代大势之后,也曾尝试转向安卓,并曾联合中国联通在2010年推出过首款安卓手机W606,但市场反响一般。

其实,安卓在这一年仍然十分不健全,用过这几年安卓1.0或者2.0的都应该很有印象,手机卡顿,应用稀少,当时的王者旗舰Motorola defy+第一款双核安卓手机也逃不脱严重卡顿的问题,所以此时的安卓手机可以说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真正的致命原因,正是卢伟冰擅长的市场模式:渠道大于产品。

简单来说,这是销售业的一贯共识,渠道大于质量(产品),也就是有渠道再差的产品也能卖出去,质量再好的产品没渠道你也卖不出去。

于是,天语花了大量的资金在百舸争流百花怒放的时间节点上,疯狂维护线下渠道,疯狂以成本为王压缩利润空间,可是产品没有进步,时至今日,带有指纹识别、全金属机身、Type—C、超强续航这些手机行业的标配天语一项也没有采纳。

第二根稻草,却让一个帝国没落

眼看着天语日落西山,卢伟冰再次弃暗投明,他不认为是自己的市场策略出了问题,他认为天语的问题,在于他没有足够的权力,不能掌控一个完全独立的项目,所以,他找到了金立掌舵者刘立荣,把自己当产品推销了出去,唯一的要求是,卢伟冰必须拥有足够的自主权和可操作空间。

此时的金立,可以说是接替天语最好的企业,也正是因为天语倒台,金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市场机会。创办于2002年的金立,乘着中国信息化产业高速发展这股东风,在功能机时代风生水起,但从2009年苹果发布iPhone 3GS开始,手机行业发生巨大变革,由功能机时代跨入智能机时代。受此影响,以诺基亚为首的智能机风光不再,金立也不得不开始转型。

转型?转型!

金立的需求正好是卢伟冰的需求,天语转型的失败让卢伟冰在金立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因为他体验并亲身参与了整个过程,金立的高管就必须对他的意见足够重视。这样的契机下,刘立荣向卢伟冰抛来橄榄枝,给出的条件相当符合卢伟冰的预期——合伙人,这意味着卢伟冰不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创业者,一个需要自主权,一个需要新鲜血液,双方一拍即合。

2010年4月,卢伟冰加入金立,出任金立总裁一职,举家搬回深圳。

加入金立起初的那几年,卢伟冰确实有足够的自主权,金立的大局几乎由他掌舵。据《鹿鸣财经》从金立离职员工处获悉报道,金立海外业务主要归卢伟冰管,大部分骨干都是他的心腹,而国内业务方面也会给意见,相当于智囊。

由于主要是海外业务,金立在国内的定位依然是高端商务人士的选择,传统的长续航、商务安全,是金立立足市场的根本,也正是通过这样的独特优势,金立在国内手机市场稳步发展竟也盛极一时。

反观海外市场,金立步步缩紧从欧美退回到印度再退回到国内,这就使得卢伟冰在集团的话语权越来越少,权力生死存亡之际,卢伟冰提出了改革,而且改的不是小问题,上来就把金立多年的品牌积淀打回原形,甚至说出“不做煤老板专做小清新”这一口号,可是失去了核心竞争优势,这个时候进入青柠、小米、小辣椒等等品牌的年轻市场,就相当于宣布了金立的死刑。

但凡学习过经济类专业的都不会犯这个错误,隔行如隔山,并不是空穴来风。

可惜,卢伟冰没学过。

雄心勃勃的卢伟冰大刀阔斧地对金立进行改革,怎么让品牌年轻化?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不年轻的员工换掉!所以他招聘了大量的年轻员工,这个量到底有多大呢?两年时间,深圳的金立总部,从一层楼变成了七八层楼之多,增加了多少人,可以直观的感受到。

员工年轻了,老高管的影响力日薄西山,可是市场的品牌定位岂是一朝之间就能改变的?于是,卢伟冰继续以渠道为王,花费重金请明星代言,这其中薛之谦、刘涛都是当季爆红明星,价格也是不容小觑。网络自制剧刚刚起步的年代,金立更是花大价钱邀请何炅等名人,创造网络自制剧《快乐ELIFE》,2013年10月16日正式上线,可惜的是,当时的网络视频业并不发达,砸进去的重金很难听到响声,虽然致力于改变,可设计、系统甚至商业模式仍然墨守成规,形成了当时手机行业一个“四不像”企业。

那时候,顶着互联网思维光环的小米,在雷军等人的带领下斜刺杀出,是金立等老牌手机的劲敌,为对抗在线上一路飘红的小米,老牌手机公司纷纷提出互联网子品牌,OPPO推出一加手机,中兴推出努比亚,华为推出荣耀,联想成立ZUK,而金立则推出ELIFE、IUNI等,卢伟冰也从这个时候开始重新站上舞台,开始他一卢狂怼的发布会生涯,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IUNI明晃晃地打着“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口号,正面迎战如日中天的小米手机。

此外,在海外市场深耕多年的卢伟冰使出杀手锏,以2000-3500元这个阵地作为品牌及产品定位主战场,向印度等海外市场发力。之所以选择这个价格阵地,卢伟冰是基于整体局势的考虑,高端价位已由苹果、三星牢牢占据,千元以下又是国产手机的根据地,如此一来,中间价位就留下相对多的空间。事实真的如此吗?定位为年轻人,狙击小米却又定位高端商务人士,这样的魔鬼操作为金立的死亡再推了一把。

不只是消费者、专家学者看出了问题,金立的高管们也看出了问题,虽然卢伟冰一再保证他负责到底,可转型第一年惨淡的销量也让他眉头紧皱。

这时候,卢伟冰再次进行了魔鬼操作,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IUNI好不容易在年轻人里积累一点人气,品牌定位就莫名其妙的改变成了“女性手机”,这种直男审美的手机怎么可能入得了大家的法眼?转型失败后,就再度改变品牌定位为“纯简白”,这又和魅族的“小而美”定位不期而遇,而这个时候正是魅族市场空前发展的时候……

这一系列的魔鬼操作,终于让刘立荣对他彻底失去信心,2015年12月M5 Plus手机发布会上,刘立荣重新站到台上,金立重新回到以续航和安全为主卖点的传统路径上,而随后ELIFE和IUNI这两个品牌也被砍掉,换言之,卢伟冰的产品年轻化改革被“否决”了。

刘立荣的动作还是太慢了,在4G手机发展的黄金时期,金立被小米、、魅族、华为、苹果等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此时再想回归本心,走入商务高端,对不起,没有任何一个市场可以接受你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想法了,卢伟冰被边缘化,但金立已经被玩死了,这时候换谁上都再也不可能东山再起。

性价比?你比不过小米。核心技术?你一点没有。前有8848钛金手机,后有华为Mate高端商务人士的选择,保守着2010年的手机安全芯片技术,又怎么可能重回市场高位?

既然卢伟冰那么喜欢独揽大权,刘立荣就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毕竟是自己把他请来的,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于是在2017年8月,卢伟冰带领金立海外事业部从金立剥离出去(实际上这个时候的海外事业部名存实亡),成立一家全新公司——诚壹科技,主要负责给国外一些品牌进行代工。据天眼查显示,刘立荣出资432万,占股股24%,卢伟冰出资918万,持股51%。不过,外界大多将此解读为卢伟冰被踢出局,也算是刘立荣不伤和气的明升暗降。

代工?卢伟冰怎么会愿意屈居人下?

被金立冷处理一年之后,卢伟冰就宣布诚壹科技解散,正好刘立荣也在澳门输个精光,金立正式宣布破产,卢伟冰再次找寻新的“冤大头”。

2019年岁首,金立老将卢伟冰收获小米官宣。1月2日晚19点27分,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出一条微博:“欢迎卢伟冰。”配图是卢伟冰与雷军、林斌、黎万强在办公室围坐一桌的合影。

很奇怪的是,卢伟冰加入小米,各大媒体丝毫不提卢伟冰真实的过往,就说他在金立尽职尽责,还是诚壹科技的CEO,很有本事,紧接着红米就宣布独立,满足了卢伟冰的诉求,全权掌管独立红米项目。

从这一天开始,红米变成了一个怼人的牌子,“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怼天怼地对空气,雷军还只是“友商”的称呼,维持着手机行业虚假的友谊,卢伟冰就直接在微博上各种开撕,金句频出。

最狠得是,依托小米的品牌积淀,红米开始抢占小米本机的市场份额,旗舰手机一鸣惊人,电视、家居紧随其后,在红米K20Pro的衬托下,小米9被粉丝各种诟病,同样是旗舰,小米被自己的子品牌也是狠狠打脸……

卢伟冰入职小米究竟是福还是祸?

就留给业界和吃瓜群众自己评判。

但小编认为,卢伟冰的疯狂,或许会让小米走入金立的老路。不过良心说一句,IUNI本身还是有一些市场的,市场好评也不错,要不是被卢伟冰魔鬼操作,或许现在的IUNI并不输于荣耀。

(快评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唯一数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