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超级恐怖可怕的鬼故事」警察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老杨请我来自然是为了捞尸,我们捞尸人不仅只捞河面上的尸,有时候也会下水,以前我就帮过警局捞过几具沉尸,这一次显然还是相同的目的。

我准备了一下,接着便是尝试着下河捕捞,整个过程并没有花太久的时间,结果同老杨说的一样,在靠近河岸三十米的位置处还真的捞到了一具尸体,是具男尸。

这具男尸应该是沉溺没多久,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皮肤仅仅有些发白,并没有发涨,但是要说这具尸体捞上来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力气,原因便是这具尸体不是简单的溺亡,而是被人沉尸。

尸体上下的手脚都是被人绑着,脚部是用铁链固定了几块十来斤重的铅块,致使尸体不会漂浮起来,或者说,成心让尸体沉入河底,窒息而亡。

尸体整体面貌看着也是恐怖,除了浑身上下狰狞的伤口,下巴张的也是很大,几乎要掉下来,死前更是剧烈挣扎过,因为死后身体还拿着劲,绳子捆绑的地方能够看到深深的勒痕,胳膊更能看到一道道的青筋。最惹人注意的还是这人的肚子,涨的跟个蛤蟆似得,这该喝了多少的水,不得不说,这人死状还真不是一般的惨。

我将尸体捞上来之后,就看四周的警察顿时低头沉默,旁边更是有几个警察眼圈一瞬间红了。紧接着,我清理了一下衣服,走到老杨身边,问道:“杨叔,这人是谁?”

这人长相三十多岁,看着胡子拉碴,穿着普通,短碎的头发中间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坦白说,这人虽说是死了但是面相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个好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好奇,为什么因为这么一个人,大伙的情绪会显得这么低落。

更加令我意外,当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老杨比其他人表现的还要激动,不仅眼圈红了,同时,眼泪也是在眼眶中打着转,而,在听到我的话后,他摇摇头,并没有向我多做解释。

至于之前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美女,此时也是黛眉微蹙,站在人群的中央,不多久,两个警察抬来一副担架,将男子的尸体运上了车。

“有什么事晚上再说!”老杨深吸口气,将眼泪压了下去。

老杨所说的晚上再说自然是请我吃饭,前面我便说了,我们捞尸人将尸体捞上来,主家人或者请我们捞尸的人要请我们吃顿饭,用来祛除晦气,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于是就对老杨说道:“有什么事你先忙,吃饭的事不急!”

老杨闻言点了点头,接着便是带着众人离开,那个之前有些误会且不知道名字的美女警察我倒是多望了两眼,对她我有些好奇,派出所的人虽然我真正认识的不多,但是基本都会有些印象,毕竟我干这一行没少往派出所跑,但是对于她,除了上一次真的是第一次见过。

就这样,老杨整整一天似乎都在忙于处理这件事,吃饭最终安排在了第二天中午,对于那个中年人,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将他沉入河中淹死,至于他的真实身份?老杨他们怎么知道尸体在河道里?这些不得而知!

吃饭老杨安排在镇子上一家普通的饭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和老杨一起来的除了老杨还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年龄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是一对老夫妻,穿着是普通的棉袄,头发花白,皮肤有些黑,一看就能看出来都是朴实的庄稼人。

两位老人除了穿着朴实,似乎饭店都是很少来过,进门还是老杨领着的路,经过介绍才知道,两人就是昨天捞上来那具尸体的父母,今天就是请我吃顿捞尸饭。

我们要了一间包厢,两位老人很客气,吃饭的过程中全程保持着笑容,但是儿子刚死,这种痛苦我相信几乎没有人能够体会,我知道,他们脸上的笑,仅仅是不想让我和老杨尴尬而已。

所以,看到他们的笑,我心里反而有些发酸,自从学习了捞尸,吃了这么多顿的捞尸饭,但是这顿饭无疑是我吃的最压抑的,饭桌上,大多数的时间大家都是保持沉默,偶尔说两句无关紧要的话。

老杨从开始就低着头,饭也没怎么吃,我知道他是有话对我说的,只是考虑到两位老人也在,所以没开口,就这样,一直等到吃过饭,饭后,老杨抢着要去买单,但是被两位老人家拦下来,说,我给他们儿子捞尸,怎么能让他付钱,旋即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皱巴巴的一百块钱,而整顿饭,其实也只花了五十多。

“谢谢你了小伙子!”两位老人再次对我道了声谢,弯下腰给我鞠了个躬,同时也是向老杨道了声谢,我俩一直将两位老人送到门前,望着两位老人渐渐远去佝偻的身影,我心再次灼痛起来。

“回去坐会儿吧!”老杨心情也不好,从口袋中掏出根烟,递给我一根,就这样,我们再次回了到包厢。

气氛一时间似乎没有从刚刚的状态中缓过来,直到烟抽到一半,老杨深吸口气,待我转头看向他,不知何时,老杨眼眶又是红了。

老杨调整了一下心情,终于说话了,见他偏头看向我,说道:“昨天那个事还有多谢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知道河道下面会有具尸体吗?”

闻言,我摇摇头,这点我哪里会知道,心说难道是有人见到,然后报的警吧!

老杨摇了摇头,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相片,接下来放在我的面前,而我低头看向那张照片的时候,赫然发现,照片上的那个人,正是昨天打捞上来的那具尸体,那人那时候还没有死,只是全身上下都被绑着,脚上绑着铅块,和打捞上来的时候一样,他的眼睛中透着乞求,而,身后便是河道。

“知道这人是谁吗?”老杨问道。

我摇了摇头。

老杨说道:“其实他是名警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