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人生一串》第二季口碑下滑,烧烤江湖的故事讲到头了?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江湖路远,有缘来年再见。”去年夏天,为《人生一串》写下结语时,总导演陈英杰尚不确定,来年此时,《人生一串》是否还能与观众会面。

毕竟以第一季的拍法,几乎穷尽了烧烤的所有品类。在天南海北的店铺,烧烤,无非就是在炉子上进行一个并不复杂的加工过程,如何拍得花样翻新,对主创而言是极大的挑战。

《人生一串》上线后数月,他们不断收到来自观众的留言,希望能够将烧烤系列继续下去,“很多人和我说,没看过瘾。既然大家这么喜欢看,那就再做一季试试。”陈英杰说。他们很快开启第二季的调研、拍摄,制作,直到第二季全集上线,几乎没有停歇。

按照普遍规律,再火爆的节目,推出续集时大概率是要被骂的。《人生一串》总制片人王海龙想得很明白:“一档骨子里接地气的节目不太会背上包袱,就没心没肺地把它做了出来。”

经历了相当紧张的拍摄制作周期,《人生一串》第二季在这个夏天如期登陆B站,目前播放量5278万。主创团队没有太大变化,总导演、总策划、撰稿,从摄影到后期,基本上都是原班人马。烟酒嗓的旁白,放飞自我的文案,滋啦滴着油的烤品,大快朵颐的食客,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陈英杰告诉第一财经,第一季之后,尽管许多人向他们抛来绣球,给他们提供各式各样的线索,邀请他们探店拍摄。可那些主动找上门的店主都在他这里吃了闭门羹。“我们一个都没有采用。”

陈英杰说,这些店铺有的口碑相当不错,但绝大多数抱着强烈的商业诉求和营销意识而来,这背离了《人生一串》的初衷,他们还是想捕捉那些随意的生活场景和人的真实状态。

第二季筹备过程中,主创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知道,上线后必定面临更加挑剔的审视。负责策划和文案的张岳明和陈英杰总聊起“创新”这件事儿,他觉得,在这个强迫人创新的时代,得守住一些东西。“为了创新而创新是需要避免的,烟火气与市井气,这份感觉是不能变。”张岳明告诉第一财经。

他们延续第一季笨拙的调研方式,分成几路探访全国各地,寻找那些藏在深巷中的店铺,补齐第一季未完成的烧烤版图,为形形色色的烧烤人立传。幸好,与烧烤有关的那些人和故事,还远远没有讲完。

张岳明在四川峨眉探店的时候,差点扑了空。他想拍摄的烧烤店因为城市规划而被清空关停,最沮丧的时候,他因为一条本地微博而留了下来:“大学四年最怀念的就是月牙山烧烤”。于是,他跑到这家开在西南交通大学校园里的烧烤摊,记录下一群大四学生毕业前夕,流连在这方天地的场景,这构成第一集的动人泪点。

为了避免观感上的审美疲劳,在保证风格延续的基础上,调整讲故事的角度和方式必不可少。陈英杰说,光是分集思路,他们就磨了整整两个月,想了几十种方式,最终确定下:《您几位啊》《咱家特色》《要不要辣》《来点主食》《不够再点》《回头再来》。

这些乍看之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不难发现,这是烧烤生意的固定程序,老板与食客迎来送往中的高频对话,每一句都有相应的场景和烤品。他们希望给观众制造场景式的体验,增添一份互动趣味。他们想方设法贴近当地的特色文化,到了重庆会说“打望”,在武汉便是“叼角”。入乡随俗的文案,很快吸引一批对家乡美食情有独钟的铁粉,在弹幕里签到打卡。

食材、调料、火候,令人流连的烧烤靠的还是精细的手艺活儿。在美食纪录片中,食物与人的故事如何配比,决定了它的好看程度。《人生一串》第一季的火爆,对食物的专注和尊重是关键原因之一。到了第二季,总制片人王海龙、总导演陈英杰、制片人张岳明,他们三人常常为食物和故事的比例吵得不欢而散。

第二季单集片长从半个小时延长至45分钟,在展现美食特色的同时融入更多风土人情。在张岳明的理解中,食欲固然重要,但烧烤的内涵却远不止于美食,他不满足于拍一份美食地图:“最重要的当然是口感,但还有其他的,比如环境氛围,比如和你一起去吃的人,还有它在当地人心中的地位。”烧烤背后,除了满足口腹之欲,还有那一份人生况味。

陈英杰告诉第一财经,他们最终想呈现的还是人的选择:“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仿佛只有少数人才有闪光点,实际上形形色色的人,如果你愿意去了解,每个人都有他们的高光时刻,是各自人生的勇者。”

《人生一串》的诞生,为美食纪录片的拍法提供了新思路。在此之后,各个视频网站将镜头瞄准了那些市井美食,从以火锅为主角的《天下一锅》、《炉火江湖》,再到《宵夜江湖》、《早餐中国》,呈现井喷之势。

“我们当时也是一个闯入者。《舌尖上的中国》打开了中国美食类节目市场,甚至中国纪录片市场因为这个片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才有了我们这样的节目萌生并实现的可能性。市场变得更好了,这是好事。”陈英杰说。

不过,从口碑而言,这些后来者都无法突破《人生一串》的口碑与热度,就连《人生一串》第二季也无法突破自己所创造的奇迹。尽管主创为第二季几乎掏空自己,在延续上一季风格的同时,在文案、摄影、剪辑等层面绞尽脑汁地捧出新东西,但这些并没有得到所有观众的肯定。

目前《人生一串》第二季豆瓣评分8.6,虽然高于同类型纪录片不少,但充斥其中的一些刺耳差评,让他们感到些许沮丧。“一些看上去有些奇怪的镜头和文案出现,实际上是想打破固有的思路,把这件事讲得尽可能有意思些。”陈英杰说。

张岳明告诉第一财经,他们每个人都想尽办法像对待“初恋”一样对待拍纪录片这件事,调动所有的好奇与兴奋投入第二季的拍摄,然而,两年时间与烧烤相伴,即便是创作者也会面临审美疲劳。

据透露,同班底很早就在拍摄计划中的火锅系列项目会暂时搁置。陈英杰说,明年即将上线的火锅节目就有三档,他们不满足只是给观众带来一些细微的不同,而是希望能够为观众提供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