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看,你们的爱情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菜头随笔

烟雨楼阁度浮生

关注

18

七月

星期四

天干,物燥。

你乖,别闹。

耐心

暴躁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

林深遇鹿

情深遇我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忘不了的紫霞仙子,一段故事,一杯老酒。

01 老嬢嬢

这座驿站已经伫立在这600多年,说是驿站,其实就是一个茶亭。她们也说不清驿站究竟传了多少代,才传到她们男人的手里。她们是两姐妹,在同一天嫁给了同一个男人,也就是出嫁的第二天,她们便一直守着这座驿站,为来往的客人递上一杯热茶解渴。

我已经在这里坐了2个小时,现在从这里过路的人已经不多了,她们也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喝杯茶吗?免费的。”看到我摇头后,就不再管我,专心的制作她们手中的小纪念品。我打量着我身边的这位老嬢嬢,她头发已经很少了,但是她还是很用心的把剩余的头发盘起来,身上戴了一些金首饰,看的出来,她早上出门前精心梳妆了一番。

坐的实在无趣,我起身准备离开,和她们说了一声再见,她们放下手里的针线,从身后挂着的玉米串里扯了一根玉米,“小兄弟,带着吧,路还很远。”我收下玉米,连忙走出驿站,感觉风直往我的眼睛里钻。

我想,她们会一直守到老去,也或许,她们是在等着谁的归来吧。

02 老嗲嗲

老嗲嗲年轻的时候,在寨子里是红人,因为打的一手好鼓。在他们表演完《三英战吕布》以后,我和老嗲嗲聊了几句。老嗲嗲的儿女都已经搬到市里面去住了,早就要接他出去,但老嗲嗲不肯离开寨子,或许是叶落归根心里,也许是留恋年轻的风光。

老嗲嗲一直重复着“不多了,不多了”。至于是说时间不多了,还是说学戏的年轻人不多了,由于听不太懂,无从得知。

墙壁上挂着两杆竹根做的烟枪,他把那杆小的递给我,然后从腰上取下一个牛睾丸做的烟袋,熟练的给烟枪装烟。看着浓浓的烟雾从他嘴里吐出,慢慢的飘散,变换着形状。我看看了手里烟枪,如果论辈分,它可能还长我一辈,我实在不敢抽它,只好把它重新挂到了墙上。

在满屋的烟雾中,我狼狈的逃了出来,背后追随的是一双落寞的眼神。

03紫薇花

青石板、高屋墙、绿青苔,关键是尽头的那一株紫薇花,这一切都在告诉路人,这里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当然这株花本来不叫紫薇,只是这里的主人给她取名紫薇。或许紫薇是他爱人的名字…

60年前,他和她相爱,他喜欢打鼓,她喜欢跳舞。她跳起舞来就像一株紫薇花在风中摇摆,实在惹人喜爱,本来他们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越是让人羡慕的情侣,总是很难有一个好的结果。造化总爱弄人,她的姐姐是天生的断掌,在他们寨子里认为断掌不详,所以当他去她家提亲时,她的父亲提出要娶就要娶两个,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他最后妥协了。

新婚的当天,他喝的烂醉,第二天早上,他在家门口种上这株紫薇花后就消失了。

时过境迁,那些年我们错过的人可能不会再回来,但是,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酒,却依旧让人回味,一起唱过的歌,依然回荡在彼此的耳边。

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FINISH

推文|随风

编辑|菜籽

end

不当你的世界 | 只做你的肩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