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童年趣事——我没有鲁迅的才华,但重演了鲁迅的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小时候,梦想成为鲁迅一样的大作家,但长大后,却发现自己成了闰土。而在这个故事中,那个迅哥儿便是我表哥。我家在乡下,离城八十里。小时候,大姨是唯一一个在城里工作的亲戚,表哥则是表兄弟中我最依赖的一个。

那时,我最期待的就是放寒假或者暑假,表哥从城里回来,给我带连环画、故事书,或者带着我一起去河里捉鱼。最早接触到的读物《三百六十五夜故事》就是表哥给我的,此外还有《葫芦娃》、《皮皮鲁与鲁西西》、《济公传》、《孙小圣与猪小能》等书,为我的童年带来数不尽的快乐。从那时起,我就萌生了成为作家的念头。

下河捉鱼是每年暑假必做的功课,那时候,外婆家院外有一小片竹林,林下便是一条山涧。河水在石上流动着,在水流较缓处,便形成了一个个幽深的水潭。每当表哥放假回家,我们几个表兄弟姐妹便会齐聚外婆家,在表哥在带领下,穿着凉鞋,沿着山涧一直走到尽头,所捕获的鱼,或装在玻璃酒瓶中,或串在柳树枝上。因为鱼比较小,只有小拇指粗,大多数时候,回家就扔了,不过有一次,表哥心血来潮,我们终于将鱼给开膛破肚,刮去鳞后,放在火上烤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鱼,没有任何调料,不过味道倒是比灰烬里刨出的烤土豆要好得多了。

除了下河捉鱼、上山、爬树也是表哥最喜欢干的事。为此,大姨很是担心,有一次回家前,特意叮嘱他:“你回家如果遇到蛇,就趴草丛里;遇到马蜂,就上树。”表哥笑了,道:“妈,我记住了,遇到蛇就上树;遇到马蜂就趴草丛里。”而虽然是城里孩子,表哥爬树技术却胜我一筹,他能爬上舅舅家院子高大的樱桃树、苹果树。

到了放寒假,河里结了冰,鱼捉不成了,爬树也没趣味,这时,表哥回家,我们最常做的就是躲在被窝里看连环画。另外,他还喜欢打牌,经常和舅舅、几个表妹在一起挑红四。而我那时候比较笨,总也学不会。为了能和他一起玩,在放假前的日子里,每有大人们打牌,我就在旁围观。在放假那天,我央求妈妈赶集时帮我买副牌,表哥回家好一起玩。结果被他给忘了。眼看表哥马上就要来我家,我快急哭了,用大人们抽过的烟纸盒剪成小卡片,用圆珠笔标出数字,准备自己制作一副扑克。刚弄到一半,表哥进门了,看到我这样子也有点惊愕。等妈妈说清楚原委,表哥哈哈大笑。

就是在那一年春节,表哥看到了爸爸从外地带回来的一本音乐书,上面有《星星点灯》等歌曲,很喜欢。我就将书送给了他。一同赠送的还有学校奖励给我的一个粉红色日记本。

那时候,我也很喜欢去县城。每到城里,在大姨家一住就是好几天。我喜欢大姨家阳台上那一盆盆花儿,不过大多数我都叫不上名儿,只记得有一种叫“倒挡土墙金钟。”我也喜欢她家的书房,故事书、小说、还有各种医学书籍和杂志,让我从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和表哥上街,这里和满是田地的农村简直是两个世界,可以看到好多生平所未见过的好吃的、好玩的。生平第一次吃到雪糕、方便面,也是与表哥上街之时。

不过,美好的童年总是短暂的。尽管鲁迅不舍,闰土还是被爸爸带走了。从表哥上高中时起,我们见面就越来越少了,后来他去外地上学,而我来到西安、后来更是远赴深圳,为了生计奔波十几载,至今一事无成。而他,毕业后便考入了市某单位,如今已成为办公室主任,有了娇妻爱女。后来几次回老家,见到过他,彼此总觉得无话可说,就如鲁迅所言,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梦到尽时梦已醒,每当为生活的重担压迫,苦闷不堪时,就会想起那一段童年的趣事。眼前浮现出一条是蜿蜒的小溪,一群小孩子正在一个大男孩的带领下在溪边嬉戏……

想阅读更多童年趣事,可关注公众号“秦岭夜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