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从星星传说到人间传奇——牛郎织女故事流变概说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牛郎织女故事萌芽于几千年前的古中国,在流传过程中不断被丰富,各种人物不断进入故事,各种细节不断被添加,最终使它生长成为一棵汉民族民间文学的参天大树。

那么,牛郎织女的故事具体是怎样丰富起来的呢?——这正是悦华想聊的。

01缘起:星星传说

在《诗经·大东》中,开始提及“织女”与“牵牛”这两个名词:

维天有汉,监尔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这是已知最早的对这两颗星的记载,说明这两颗在银河(诗中的“汉”)两“岸”的明亮恒星很早就被人发现,并被给予拟人化的名字了。

人类的想象力再奇妙,也是同人与社会紧密相关。两颗星之所以有牛女之名,是因为后者同周围三颗星形成织布梭形,前者同周围几颗星形成挑担牵牛状。

当然在《大东》中这还是两颗毫无关联的“孤星”,他们是先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存在着的。

后来,在人类非凡的想象力作用下,两颗星才有了“故事”。

天琴座与织女星

汉代《古诗十九首》: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在这首诗里“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描述了河汉隔绝下两星相思的情形,说明至少在汉代民间就开始演绎牛女的爱情故事了。

到了六朝,从古人的片段记录中,可以发现故事是发展着的,比如在任昉的《述异记》中,织女被确定为“天帝之子”,被天帝指嫁牛郎,后又因“贪欢不归”,又被天帝责令“一年一度”相会。

至于相会之期,在六朝时也已确定为每年农历的七月七日。如谢惠连有诗曰“七月七日咏牛女”。

尽管在六朝牛女二星的关系已定,故事雏形已现,但还仅限于“星星传说”,任昉在《述异志》中,也只不过说上帝让织女回归银河之西,离开银河之东的牛郎而已。那时,他们还没有进入凡间。

南阳汉画像石中的牛郎织女星宿

02发展:人间传奇

与孟姜女、白蛇等传说不同,除了作为诗歌典故的牛女大量出现在历代诗歌中外,作为故事的牛郎织女从未在唐宋传奇话本和明清小说中出现,他们只在民间的口口相传中不断发展与丰富。

正是这种民间性是让牛郎织女传说有着质朴的、强烈的凡俗化特征,也正是这种强大的民间力量,把星星传说扭变成类似“天使在人间”的传奇。

在一代代的讲述中,一些细节被添加,使故事更符合平凡人的生活逻辑,更加真实可信、丰富形象。

故事是以思考牛郎织女为什么被分隔在天河两岸为逻辑起点的。

任昉的演绎显然不得人心。因为他把两人分开归为牛女婚后贪恋欢爱以至发展到好逸恶劳才遭到了天帝的惩罚。这就污名化了人的欲望与爱情,肯定会遭到反对与抵制。

这就为民间传说进行新的阐释提供了必要。

首先,人们把牛女故事设定为神人之恋——天上的织女爱上了人间的放牛郎。

然后,再寻找这种相爱的可能性——两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怎么有机会相爱呢?

这难不倒我们聪明的“老祖母”们——一天牛郎的老牛开口说了话,说某夜会有天女下凡,到山顶的池中洗澡。它让牛郎偷取一件红衣服,那个向他讨要衣服的人会成为他的妻子。

连环画中的藏仙衣情节

虽然版本众多,细节多有出入——地点是银河还是红莲池、山顶天池,时间是七月七日还是某一天,衣服是绿色的、红色的还是白色的都无关紧要——反正我们知道结果,那件衣服的主人是织女,她当然嫁给了牛郎。

其实在古籍中有类似的故事。在鲁迅先生整理的类书《玄中记》有这么一段:

昔豫章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人,不知是鸟,匍匐,先得其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去就毛衣,衣之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

与牛女传说不同的是——此文中为“鸟人”,传说中为“仙女”;此文中为“毛衣”,传说中为“仙衣”;此文中毛衣女嫁南昌人是被迫,是因为那个男人藏起了她的毛衣,当她找到衣服后就逃离了;而织女——好像是自愿的……但这在民间传统版本语焉不详,似乎并没有说服力。

在山东东部流传的一个版本中,也含有这种野蛮又可笑的逼婚性质。这位山东老人讲述道,织女没有了仙衣就没有办法飞上天去了,想了想就嫁了。这其中还是一种男权思想,甚至是古代原始野蛮的抢婚制度的反映。

截自“民间传”,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作者

还好,民间故事的开放性结构与全民讲述性质可以让人轻易地补充故事的逻辑断环——

在另一个版本中,有人讲道,牵牛与织女原本都是天上的星宿主神,因自由恋爱而被王母惩罚,织女被罚劳役,牛郎被贬凡间投胎在贫苦之家。而老牛则是天上的金牛星,因说了句同情牛女的话,所以也被贬人间做牛。

这样一来,牛女的爱情故事就又多了前世今生的神秘面纱。二人的天池相会,只不过是在老牛的帮助下重续前缘而已。所以当织女看到抱着她的衣服的羞涩的牛郎时,立刻认出这个就是她在天界的恋人。万般相思全变成今生相守的决心——她决心以天上的永生不老换取人间的短暂相守!

这样的处理一来保留了偷仙衣的滑稽可笑的世俗烟火气,让故事充满人情味;二来又符合男女平等的社会价值观,给传说添加了人性美。

至于其他细节,如兄嫂欺弟,兄弟析产,老牛说话,喜鹊架桥,天蓬说项等等,也具有传奇性与民间性,就不一一展开说了。

希望我们在七夕不仅拥有属于现代的鲜花与柔情,还能沉入古典与民间中去,体会别样的浪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