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超级恐怖可怕的鬼故事」惨白的脸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余黎的眼神直逼着我,闪动着冷芒,能够看出这家伙是真的动了怒,也难怪,弄成这个鬼样子,多少和我有些关系,加上之前联系不上我,恐怕这家伙如今将这件事完全怪罪在我头上。

事情和我想的也是差不多,余黎走近了我,旋即一脚便是踢在我的肚子上,可能被张昭成的怨灵缠了几天的缘故,如今余黎的身体严重不行,虽然这一脚踢的我胸口有些犯闷,但是还是能够承受得住。

不过要知道这地方不仅只有余黎一个人,余黎将我踹倒在地后又是踏了我两脚,接着便是朝着他的那些小弟挥挥手,这家伙如今也不再和我讲什么情面,转头对着他的那些小弟说道:“给我往死里整!”

我一听,就知道接下来迎接我的将是什么,当然,拳打脚踢我还能受得了,跟了师父捞尸这么多年,唯一锻炼下来的就是这体格,但是围殴中有人抄来了棍子,这些人和社会上普通那些混混可不一样,走毒的人本就是亡命徒,就算今天把我打死在这里,找个地方挖了坑一埋想来这些人也没少做,所以,下手根本就没有轻重,我听到打我的过程中木棍都是折断了几根。

仅仅不到一分钟,我感到浑身都已经散了架,拳脚宛如雨点一般打在我的身上,这种情况想要逃根本不可能,这地方都是余黎的人,哪里会给我逃走的机会。

至于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也只有问天了,所以,如今摆在我面前的唯一办法只能自救,但是我上身被绑着,这办法根本行不通!

群殴还在持续,鼻子紧接着一阵酸疼,流下来的污秽也不知道是鼻血还是鼻涕,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我努力保持清醒,余黎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得到解决,我认为如今他不会要了我的命,我只要坚持下来或者在接下里的时间里寻找逃跑的机会就行!

这个信念一直都在我心头没有熄灭,而事情在接下来也终于出现了一丝转机,混乱中,我手腕的绳子竟然出现了松动,对此我自然是喜出望外,已经逐渐解开了绳子,之前分析过,对方这么多人想要冲出去肯定行不通,唯一只有擒个人质,这个人我选了余黎,之所以选他,一方面他是这些人中的老大,另一方面是余黎现在身体虚弱的不行!

这个计划绝对行得通,尤其是余黎离我根本就不远,只要挡开身边的人就行,但是遗憾的是,这个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因为就在我挣脱绳子的瞬间,一道怒喝声就在我耳廓边响了起来:“特么的,连我们老大你都敢放鸽子!”

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第一次去我家找我的那几个人中的鸡冠头,脑海中刚闪过这人的形象,但是下一刻,一根坚实的木棍砸在我的脑门上。

砰的一声!

木棍应声折断,这可能是一个突发状况,而木棍落下后,紧接着一股暖流便是顺着我的脑门流淌而下,刚挣脱的手腕刚支撑着地准备爬起来,但是一下子泄了力,同时,四周在一瞬间变得天旋地转了起来。

“我要死了吗?”

我甩了甩脑袋,瘫软的倒在地上,而这一棍子过后,四周的人也都是停了手,我望着四周虚晃的身影,眼前一片模糊,身上更是没了一丝力气。

至于我的结局,也许和我想的一样,这些人或许真的会找个地将我埋了,又或者和张昭成一样,将我的尸体沉入河中,捞了这些年的尸,想不到最终我也是走上这条路。

眼皮越来越重,四周越来越模糊,就在我眼皮快合上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朝着余黎的方向看了一眼,而余黎眼睛中透着阴冷,似乎在他看来我的死也是死不足惜。

我缓缓喘起粗气,紧接着想要将目光从余黎身上挪开,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但是就在我移开视线的瞬间,心神猛地一荡,原来已经脆弱的心脏却是在这时忍不住颤了颤!

因为就在我目光所在的深处,在废弃楼的一个阴暗角落,我看到一张脸,一张惨白的脸,那眸子里闪动着绿光,正死死的盯着余黎的方向,是怨灵!

是张昭成的怨灵!

我浑然一个激灵,但是连眼睛睁开一条缝的力气都没有,而,就在我眼睛合上前,最后见到楼顶上那几盏昏黄的灯泡突然诡异的闪动起来,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便没了印象。

在此之后,我隐约做了个梦,梦里我还是躺在这座废弃楼中,四周和我昏迷前相同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在我昏迷的前一刻,我见到废弃楼中的灯泡闪动了几下,接着,所有的灯泡突然诡异的熄灭,接着,整个废弃楼都是回荡起令人恐惧的凄然惨叫!

我被梦中的场景吓了一跳,然而当我猛地睁开眼后,发现已经不在废弃楼中,竟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醒了?”旁边,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我偏头一看,发现竟然是老杨,就看到他此时正嘴角带着笑的看着我。

我去,我都被人打成这样了,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能笑出声。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出声问道,之前还在废弃楼,转眼间怎么到了医院来了。

老杨笑着和我解释道:“当然是我们营救的你,当时有人举报,说那废弃楼里面有动静,我们就去查探了一下,意外的是在里面发现了你,不过,要说你小子身体素质是真的好,我们赶到废弃楼的时候,看你浑身是血还以为你要不行了,但是将你带到医院一检查,发现除了有些轻微脑震荡,其它的都是一些皮外伤!”

说着老杨将窗帘拉开,发现如今的天已经亮了,看来我已经昏迷了一夜。

想到余黎那些人,我心里就是闪过一丝怒火,问道:“对了,余黎他们人怎么样了?”

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最后在老杨他们赶到前都是跑了,又或者全被抓起来!

而老杨听到我这话后,脸上的笑容竟然收了起来,就见他看了我一眼,眼睛中闪动着一股捉摸不定的神色,紧接着叹了口气,说道:“除了姓余黎那家伙跑了,现场发现的其他人全部都死了!”

死了!

当听到这两个字,我整个人瞪大了眼,不过我突然想起昨天废弃楼见到的那一幕,在我昏迷前看到的那张惨白的脸,如今想想还有些心悸,除此之外,还有就是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看来,一切根本就不是梦,那都是真的,想到这儿,我越想越是发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