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壮丽70年|听他们讲述难忘的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交通运输部离退休干部局与中国交通报社联合召开“我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成就”专题调研会。

老一辈交通人用青春和汗水书写了交通运输发展的壮丽史诗。近日,在交通运输部离退休干部局与中国交通报社联合召开的“我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成就”专题调研会上,来自部机关和部属单位的离退休老同志讲述了参加革命、与新中国共成长的难忘故事。鲁勤智、邬丹、宋家慧、朱永光、陈瑞生、贺建华、陈国靖、张定邦、郑建等老交通人抚今追昔,畅谈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交通运输发展的巨大变迁,表达了对祖国和交通运输发展的期望与祝福。

交通运输大发展大变迁

鲁勤智

70年来,交通运输行业取得很大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交通运输适应程度大大提高。1976年,我到河南辉县调研时,上山下山还得爬天梯。山上的食材运不下来,只能靠人力一筐一筐地背。经过40年的建设,人背马驮的现象早已不存在了。

二是交通运输自身发展。1982年,交通部党组提出调整公路建设方针,将公路普及和提高相结合,并以提高为主,这是公路建设很重要的一个节点;1988年,提出“三主”规划,即“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站主枢纽”的发展规划;上世纪90年代提出“两纵两横”,到2007年时“五纵七横”干线公路主构架基本打通。后来提出建设综合交通、智慧交通、绿色交通、平安交通,全力推进交通运输现代化发展。

三是中国交通的业务领域已经发展到全世界。“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对交通运输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面对新机遇,也有新挑战。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交通运输行业将肩负更大使命。

宋家慧

1997年,贵州铜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发生了一起重大水上交通事故。当时,我从重庆到遵义,300多公里的路程走得非常艰辛。车坏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电话。因为道路狭窄,会车困难,这里交通事故频发,路边经过几辆车,我们招手求助也没人敢停。第二天早上6点多,终于有人停车了,司机拉着我去山下有电话的地方,打电话寻求救援。这些经历我还历历在目,现在很多人可能都不敢想象。如今,路好走了,公路水路交通行业安全生产形势也呈现基本稳定的态势。

经过近年来的发展,我国经济社会沧桑巨变,不仅仅交通运输行业发生了变化,各行各业都在发展。我自己的深刻体会就是做好交通运输工作,要始终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民族伟大复兴等大局紧密结合。

朱永光

“压船、压港、压货”和“路难行、货难运”……改革开放初期交通不畅,交通人遭受了不少埋怨。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交通运输事业在历代交通人的拼搏和努力下,发生了根本变化。

“有河大家走船,有路大家走车”提出后,极大地调动了全民建设交通的积极性。交通要发展,资金得跟上。在财政上,设置港口建设费、车辆购置费(税),这些资金渠道的开辟,为交通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煤电油运”是能源运输中较薄弱的环节,那时一艘船、一船货往哪里运输,还需要到国务院开会解决。20世纪90年代以后,长三角、珠三角、黄渤海湾等地集装箱运输发展迅速。现在,集装箱码头实现智能化、自动化运作,中国的港口拥有世界第一流的集装箱码头、世界第一流的原油运输码头以及世界第一流的矿石码头……几代交通人奋力拼搏、上下求索,才造就了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

成长中难忘那人那事

邬丹

1950年11月,全国开展抗美援朝宣传教育运动。随后,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发布《关于招收青年学生、青年工人参加各种军事干部学校的联合决定》。全国青年学生和青年工人积极响应,2个月之内招收了25万人,其中有一个就是我。之后,我光荣成为一名坦克兵。

之后,我被分派到了板门店,了解了不少抗美援朝的故事,经历了难忘的岁月。志愿军到达朝鲜后,第一次战役从鸭绿江到清川江,第二次战役从清川江到三八线。前两次战役取得大胜,其他战役双方有进有退。经过多次军事较量,美国认识到如将主要力量长期陷于朝鲜战场,对其极为不利,便通过外交途径向中朝方面作出了通过停战谈判结束敌对行动的表示。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至此,历时2年多的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朝鲜停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又帮助朝鲜人民为战后的恢复和建设做了大量的工作。

贺建华

1981年,我刚到交通部工作,耳边充斥的都是交通发展滞后的言辞。经过近40年的发展,交通运输的发展终于让我们扬眉吐气。

高速铁路里程世界第一、高速公路里程世界第一、城市轨道运营里程世界第一、港口万吨级泊位数量世界第一、快递业务量世界第一……无数个世界之最的背后离不开科技发展,技术创新为交通快速发展插上翅膀。改革开放后,我们加快引进国外先进技术,采用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方式,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后来,我的岗位调整到了科技司。刚到新岗位不久,第一公路勘察设计院的冻土科研团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常年坚守在3000米以上的高原,默默无闻地观测数据,掌握冻土变化规律,为我国高原公路质量和等级的不断提升提供了大量基础数据,这些科研成果对交通运输的发展起了重大的支撑作用。

张定邦

1961年,24岁的我怀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留学归来。刚开始在南京水利科学研究所工作,后来国家计划开发金沙江,我被调到了重庆西南水运工程科学研究所。金沙江开发需要研究的问题很多,包括怎么治理激流险滩,在那里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和资料。后来,我又调到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所。初到这里就遇到了难题:镇海港码头建起来了,但是码头前沿因为泥沙沉积,船只无法靠港。经过多次模拟和试验,镇海港码头终于可以停靠万吨级船舶了。

在快退休的时候,我参与了长江口深水航道整治工程研究。其实,这之前,长江口航道整治已经研究了好几十年,但都是纸上谈兵,整治意见也不统一。我们“摸着石头过河”。时间一天天过,航道水深也在一步步“跨栏”:7米,8.5米,10米……如今,12.5米深水航道从长江口直通南京,远洋巨轮顺畅地在长江口双向通航。依托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长江水运网络与国际海上运输网络实现了“深水”对接,长江口航运能力显著提高。如今,南京以下“河港变海港”,长江黄金水道在长江经济带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的主骨架作用得到更进一步发挥。

建设交通文化 传承交通精神

陈瑞生

交通运输事业发展取得如此大的成果,交通文化建设和交通精神传承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发展交通文化、传承交通精神,应该建立和完善机制,努力创建发展交通文化和传承交通精神的有效载体。

要以学习活动为载体,大力弘扬体现交通文化和交通精神的先进典型。70年来,交通运输领域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典型,广泛深入地学习这些先进典型是建设交通文化、传承交通精神的内在要求和有效途径。新时代更应该继续培养交通运输行业的先进典型,让交通运输行业既有老典型,也有新典型。要以制度建设为载体,建立和完善具有交通运输行业鲜明特色的制度体系。比如交通运输的党建文化、廉政文化、安全文化和诚信文化等。要以窗口建设为载体,进一步提升交通运输行业的服务质量和文明形象,在行业内形成“比、学、赶、帮”的浓郁氛围。要以博物馆、交通院校为载体,可以设立中国交通博物馆,把交通精神常态化、系统化地展示给大众。另外,可以把交通文化和交通精神作为交通院校职业道德教育的内容,编入教材或者相关课程,激励更多人为交通运输事业发展而奋斗。

陈国靖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订。当时,进入西藏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路。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川和青海等省各族人民群众以及工程技术人员组成了11万人的筑路大军,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奋勇拼搏,3000多名英烈捐躯高原,于1954年建成了总长4360公里的川藏、青藏公路,结束了西藏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

1973年,交通部组织了青藏公路科研组,我成为第一批上高原的科研人员。此后五六年的时间里,我们完成了青藏公路改造的第一期任务——在青藏公路上铺设沥青路面。1985年,青藏公路全线沥青路面铺设完成,大大提升了西藏交通运输能力。1987年,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青藏高原上很多地区都是无人区,空气含氧量只有内陆的50%,科研环境非常艰辛,很多人初去高原吃不下饭,有的人甚至全身浮肿。在高原上还不能感冒,否则容易引发肺气肿,一旦得不到及时救治,后果非常严重。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川藏、青藏公路建成通车60周年时作出重要批示。批示中,对川藏、青藏公路铸就的“两路”精神进行了高度概括和精确凝练:“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并要求进一步弘扬“两路”精神,助推西藏发展。在改造、整治和养护过程中,一代代交通人秉承传统,以路为家,不断丰富和发展了“两路”精神,为交通运输以及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与交通运输发展同频共振

宋家慧

我上大学时,从大连到广州的路是非常曲折的。一般情况下,要先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在北京倒车还不要紧,单是排队买票可能就得花上三天时间,买到票还得再坐40多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到广州。几十年来,交通出行的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网上订票可以免去排队的辛苦,坐上飞机、高铁从北京到广州当日就到。

近几年,交通运输发展带来出行的便捷化、智能化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些成就的取得是几代交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面向未来,年轻一代朝气蓬勃,有现代化知识体系作为支撑,但是也不可避免存在成长中的短板。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希望交通文化建设和交通精神的传承要从孩童时代就开始培养,一步步帮助他们树立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做真正的交通人,敢担当讲奉献,勇于承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使命。

贺建华

交通运输的发展是无数交通人舍小家为大家,无私忘我奉献的结果;是交通人精诚合作、拼搏奋斗、攻坚克难的集中体现。挑小扁担的杨怀远、雪山上的养路工陈德华、抓斗大王包起帆等都是交通人的杰出代表,也是交通精神的最好诠释。凭借这些优良的交通精神,我们创造了无数的世界之最,取得了一系列丰富的成果。

建设交通强国,要建设好交通文化,打造战无不胜的交通队伍。首先要抓好党的建设,让交通文化建设和交通精神传承不脱离党的指引。作为交通运输行业的离退休人员,我们干了一辈子交通,始终关心交通发展。即便退休了,我们也不能忘记交通人的身份,始终与交通运输的发展同频共振。我建议,建立合理的信息沟通机制,让老干部随时能了解交通的新发展、新变化、新成就以及涌现出的新典型。同时,可以组建智库,请老同志参与一些课题的研究,建言献策。

郑建

从新中国刚成立,到改革开放,到如今各行各业取得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一步步走来,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我也步入了古稀之年,看到祖国如此繁荣昌盛,我由衷地感到高兴和自豪。

我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父亲郑秉吾也是老交通人。他对我要求很严,步入社会以后,我受到父亲性格的影响,工作和生活中,不占便宜、明辨是非、一丝不苟、勇于承担。像父母这样的老一辈革命家和交通人都是不为名、不为利的,他们有理想、有抱负,为社会经济以及行业发展奋斗了一辈子。全党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就是要让党员干部铭记“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这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是激励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精神动力。新时代,青年党员要守住初心牢记使命,把老一辈交通人的精神传下去、发扬好,做对社会和国家有贡献的人。

文字由 本报记者 薛彩云

实习记者 张雨涵

实习生 李纯一 宋一迪 整理

图片由 本报记者 王博宇 摄

责编/郭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