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太湖“六月黄”新生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围网拆除前的东太湖水域。

围网拆除前的东太湖水域。

 太湖渔管委组织向太湖投放蟹苗。将来, 人放天养 的太湖大闸蟹年产量有望达到1000吨。

太湖渔管委组织向太湖投放蟹苗。将来, 人放天养 的太湖大闸蟹年产量有望达到1000吨。

太湖,历来是大闸蟹的重要产地。农历六月,刚刚经过第三次脱壳的 童子蟹 爬 上千家万户的餐桌。在苏州,这种 童子蟹 被称为 六月黄 。

今年,太湖 六月黄 缺席 了。

去年4月,太湖最后一片4.5万亩养蟹围网拆除工作启动,到今年6月底,围网全部拆除并通过验收,这意味着30多年的太湖围网养殖彻底谢幕。

围网谢幕,作为4000万人饮用水水源地的太湖卸下了沉重的生态负担,向 绿水青山 的目标阔步迈进。

然而,围网拆除后,那些曾经以此为生的渔民何去何从?

已经成为苏州农产品 名片 的太湖大闸蟹产业,如何转型升级? 绿水青山 与 金山银山 之间的转化路径又在哪里?

最近,苏报记者走近太湖,与渔民以及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的相关负责人面对面,探究蟹、人、湖的新生。

蟹的故事

大闸蟹 爬 向自然生态

太湖大闸蟹,是苏州农产品的一张闪亮名片。往年,太湖大闸蟹的年产量约为2700吨。今年,太湖大闸蟹的产量预计将骤降到300吨左右,这无疑和拆除围网有着直接关联。

将来,苏州市民的餐桌上,还会有太湖大闸蟹吗?对此,江苏省太湖渔管委办公室调研员吴林坤的回答是:太湖大闸蟹不但不会消失,而且经过转型升级,品质会更好。

在太湖渔政系统工作了30多年的吴林坤,见证了围网养蟹的发展历程。

太湖围网养殖起源于改革开放早期, 那时候,渔民以捕捞为生,普遍比较贫困。而市场上水产品供应严重不足,一条青鱼的价格抵得上一个工人一个月工资。 吴林坤说。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围网养殖应运而生。那时,相关部门喊出 要想富,走水路 的口号,鼓励渔民从事围网养殖, 渔民们没有资金,我们还想办法帮他们申请无息贷款。 吴林坤说。

后来,越来越多的渔民通过围网养殖走上了奔小康的道路,围网面积也越来越大,最高峰时达到了20.4万亩。

在席家湖村的夏家妯娌看来,围网养殖虽然保证了螃蟹产量,却降低了螃蟹质量, 以前捕捞上来的野生螃蟹,比养的不晓得要好多少倍。 记者了解到,围网内养殖密度高得惊人,是导致螃蟹品质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

相关研究数据表明,在太湖围网养殖鼎盛的1990年代末,太湖水质出现下滑,到2006年,太湖水质已经降到Ⅴ类。营养化情况也由1990年代末的轻度富营养化,发展到中度富营养化。

2007年,太湖蓝藻爆发。次年,太湖围网面积压缩到4.5万亩。

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生产方式。 吴林坤说,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主要矛盾,在改革开放之初,围网养殖在改善渔民生活、推动社会发展方面功不可没。现在,拆除围网,探索更加科学环保的养殖发展模式成了大闸蟹产业高质量发展和绿色发展的必然要求。

记者了解到,拆除围网后,太湖大闸蟹产业实现高质量、绿色发展的路径主要有两条

一是 人放天养 。今年春节后,太湖渔管委组织放流了价值50万元的 扣蟹 (纽扣般大小的幼蟹);今年6月,又组织放流了666万只 豆蟹 (豆粒般大小的幼蟹)。吴林坤说,这些幼蟹吃的是纯天然食物,将在太湖里无拘无束地生长,将来要逐步实现每年出产1000吨 人放天养 太湖蟹的目标。

二是科学化、环保化人工养殖。目前,东山镇正在对镇南的两个养殖圩区进行改造,建设高标准大闸蟹集中养殖区。东山镇副镇长杨忠星介绍,高标准养殖区建成后,将设立尾水处理区,养蟹的尾水经过三级过滤后可循环再利用,从而实现无养殖污水流入太湖的目标。

高标准大闸蟹集中养殖在阳澄湖现代农业产业园已经形成样本。记者在阳澄湖畔看到,这里的每一个蟹池都是一个迷你版 阳澄湖 ,通过放养螺蛳、河蚌和种植水草,实现水体自净。产业园负责人介绍,蟹池内的水质可以达到Ⅱ类水标准,养出来的规格蟹比例超过60%。

据悉,吴中区将建成1.6万亩的高标准大闸蟹集中养殖区,零散的养蟹池塘将全部复耕。

杨忠星坦言,近一两年内,太湖大闸蟹产业无疑会遭遇 阵痛 ,但 阵痛 是 新生 必须付出的代价。

人的故事

渔民上岸转型端起 新饭碗

被拆除的4.5万亩围网养殖区域,位于吴江区与吴中区之间的东太湖水域,共涉及2800多户渔民。他们主要来自吴江七都、太湖新城,以及吴中区的东山、横泾、临湖等地。

吴中区东山镇太湖村,是一个由3个渔业村合并而成的行政村,该村800户左右的蟹农承包了1.5万亩的围网面积。

在太湖村下辖的席家湖自然村,家家户户都住着宽敞气派的小洋楼,二十多年来,一直是周围非渔业村村民们的羡慕对象。

一片开阔的池塘边,夏家妯娌正在讨论着生计问题。老二媳妇是土生土长的席家湖人,从曾祖父算起,至少有四代人靠太湖谋生。

以前,渔民靠太湖赏饭吃,运气好就喝酒吃肉,运气不好就喝稀粥。 老二媳妇说。1980年代中期,改革春风吹到太湖,围网养殖开始推广。夏家老二承包了200多亩水面围网养蟹,迅速走上致富道路。后来,老二拿出一部分分给大哥,没几年,大哥也赚了数十万元。

老大媳妇说: 我家的房子,连建带装修花了50多万,就是用螃蟹垒起来的。

在东山镇,和夏家兄弟有着类似经历的渔民数以千计,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围网养蟹成了他们的 铁饭碗 。

2018年4月13日,苏州市人民政府与原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发出通告,决定拆除太湖苏州市行政区域内水域围网,收回养殖使用权。

吴林坤介绍,由于宣传工作到位、补偿政策科学合理,拆除围网工作得到了广大养殖户的理解与支持,各个阶段的工作得以按照计划顺利推进。到去年年底,2800多养殖户全部将围网设施以及船只等生产工具移交给所在地政府,一张养殖证(按每证15亩养殖面积计算)可获补偿费和转产转业补贴以及奖励费共计474300元,连同生产资料折价,至少在50万元以上。

东山镇人社服务中心主任蔡建昌介绍,在围网拆除过程中,当地政府想方设法帮助渔民转产转业,开展各类技能培训和创业培训,组织专场招聘会。到目前为止,劳动年龄段的渔民已有1100多人顺利再就业,占比近70%。

太湖村村民周玉根,1997年开始从事围网养蟹。周玉根全家共有3张养殖证,每年养蟹赢利二三十万元。

围网拆了, 铁饭碗 没了,年过半百的周玉根开始了二次创业。他将三张养殖证获得的补偿、补贴等以及多年养蟹的积蓄共200万元,全部投了下去,将自家住房改造成中高端民宿,他的女儿也辞职回来专门打理民宿生意, 我相信民宿的收入肯定不会比养蟹差。 周玉根信心十足。

渔民张海发和施惠军,去年9月就提前转行,合伙开了一家机械加工厂,张海发负责跑业务,施惠军负责抓生产。据他们透露,厂子的年毛利有望突破200万元。

早在太湖蓝藻爆发时,渔民密奇峰就意识到围网养蟹终将走到尽头,在10年前,他就在养蟹的同时开了农家乐。拿到围网拆除的补偿款,密奇峰将农家乐的规模扩大了一倍,同时还接纳了4名渔民再就业。

据悉,还有部分渔民从水里 转战 到山上,帮茶农采茶,帮果农摘果

湖的故事

太湖 加 上绿色新动能

在太湖渔政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日前,记者进入围网拆除后的东太湖水域。

湖面上,一片碧绿的荷叶如同一道翡翠镶边;湖水清澈通透,连细小的水草和小鱼都清晰可见;菱角丛里,野鸭安家落户;湖面上,各种水鸟悠闲翱翔 昔日围网养殖的痕迹已基本看不出来了。

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力量。 渔政工作人员说,围网拆除才几个月,太湖的生态系统就出现了明显的恢复迹象。

太湖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副站长、副研究员杨宏伟认为,太湖最后一块围网养殖区拆除,对推动太湖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恢复方面都将产生积极影响。

今年年初,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太湖水质达到Ⅳ类,富营养化程度为轻度。

吴中区生态环境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水域将实行 芦苇收割、湿地管护、水体保洁、水草管理、蓝藻打捞 五位一体综合管理,同时将委托专业机构开展底泥、水质跟踪监测和水生植物恢复跟踪研究,总体目标是恢复自然生态。

吴中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太湖大闸蟹产业的转型升级,有望成为 农+旅 融合发展的新契机,他们将考虑开发以太湖蟹高标准养殖区为载体的 体验+美食+观光+科普 系列旅游产品。

拆除围网,只是吴中区环太湖 加减法 的一部分。 吴中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自2001年撤市建区以来,吴中区坚持每年将预算内可用财力的10%左右用于太湖治理,截至2017年累计投入130亿元;2018年,吴中区出台政策,鼓励各地把新增的空间及土地调剂到区级土地指标交易平台,特别是鼓励环太湖地区利用相关政策,大力推进禁建区内土地复垦、生态修复、高标准农田建设等;在2018年 全面开展 散乱污 企业(作坊)整治 中,吴中区完成整治3362家,劝退环保部门拒批项目35个,涉及投资金额3.135亿元。 这些都是 减 ,减去落后产能,减去生态包袱, 减 出一片绿水青山。

在绿水青山的基础上再做 加法 ,培育高质量发展、绿色发展的新动能,让绿水青山向 金山银山 转化。 该负责人说。

打造 环太湖生态文旅带 是 加 的一种做法。据吴中区文体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区正对沿太湖的自然山水、生态田园、古镇古村以及180余公里环湖景观公路进行系统整合和保护性开发,科学布局旅游线路及配套设施,开展旅游设施生态化改造,打造沿湖、沿线、环岛乡村旅游风光带。

加快机器人与智能制造、生物医疗及大健康两大主导产业全产业链引育,是 加 的另一种做法。据悉,今年6月18日,吴中区在深圳举办招商推介会,成功签约20个项目,揽下投资总额超过百亿元的大单,一批包括机器人产品研发、5G商用设备制造、细胞技术临床转化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今后将陆续落户吴中。

□选题策划:高岩

稿件执行:高戬 张全录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