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电影色彩的力量:大师们如何通过色彩学,来讲述有趣的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近100年前,随着色彩首次在大银幕上出现,一场电影革命就此爆发。从那时起,一个世纪以来的电影人,一直致力于并利用这种现代的,令人兴奋的,充满活力的讲故事的方法。在没有色彩之前,优秀的故事多年来一直隐藏在单色的阴影中。近年来,彩色的力量被放大到最大,成为符号学,表达和娱乐的关键设备。

如今,电影制作者们可以用更多的曝光和细节来描绘一个故事,通过对色彩的精心编排,简单地操纵观众的情绪和情绪。举个最好的例子,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除了那个红衣的小女孩外,史蒂夫·斯皮尔伯格隔离了所有的颜色,他利用红色小女孩的境遇,拖动了所有观众的心弦。

在《爱乐之城》中,大胆的颜色运用,除了充分地向老好莱坞音乐剧致敬之外,还给电影带来了欢乐的活力。当然,谈起色彩的调色板,我们必定要谈到波兰导演,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蓝白红》三部曲。电影名字很贴切,因为三部曲中的每一个情节都主要由蓝色,白色或红色组成,电影的基调都取决于片名。在这些电影中,所呈现的各种颜色,有不同的形状,大小,色调和锐度。在这一系列的作用下,每个颜色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提高了电影的体验感。

充满幻觉的色彩。

五彩斑斓色彩,捕捉了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导演们通过出色的色彩搭配,让观众怀疑他们是否刚刚看过电影,又或是经历过迷幻之旅。大胆色彩的使用,创造了多种的屏幕效果。例如,在澳大利亚导演巴兹·鲁赫曼的电影中,我们总能从他的电影里看到,犹如画一般,梦的仙境。在他的很多电影中,明亮的色彩随处可见,通过这些鲜艳的色彩搭配,导演为角色和观众创造了各种奇幻般的场景。

电影制作者巧妙地利用这种形式的色彩来吸引观众,用一种欢快,天真无邪的色彩来吸引观众,但色彩带来的并非只有欢乐。举个例子,电影以一组欢乐的,孩子般的场景开始,呈现出各种各样柔和的色彩。当童话音乐停止,画面变暗为灰度,通过一系列灰暗的色调,揭示了故事的真实本质。颜色的突然丧失就像一个真空,吸走了所有的快乐,让故事从一个美妙的幻想瞬间拉到了现实。

通过色彩来控制观众的情绪,最好的例子来自加斯帕·诺的电影《爱恋》。当观众自认为开始理解加斯帕·诺丰富多彩的视听语言节奏时,他则开始通过场景的主色调,来翻译每一个镜头的准确音调。白色的床上用品,朴素的背景,描绘的是纯真和纯洁,朴素的场景也蕴含着男女主角之间关系的新鲜感。在每个场景中,选择的颜色都有不同的强度,从霓虹灯和荧光灯到更暗,更暗淡的颜色,再到与故事中强烈的激情和悲伤的颜色。

色彩:少即是多

这种调色板风格的工作理念是,用最少的颜色,表达出最深刻的效果,让主体更加突出。一些电影人采用这种方法,在一个画面中只使用一种颜色,其余的镜头都是黑白的,甚至是深褐色的。《罪恶之城》和《辛德勒的名单》等电影都使用了这种方法。在这些电影中,色彩是如此的稀疏,以至于当一个物体或一个人在屏幕上被生动地照亮时,这个人物或物体所表达的意义则更为明显。

并不是所有采用“少即是多”方法的电影,在色彩上都具有排他性,但这样色彩使用的方法,确实增加了电影令人愉悦的效果。当然除了那些限制色彩的电影外,另一些电影则通过夸张的反色调,来创造一个冲突或是引人注目的场景。

这种色调的使用方法,最具有标志性的例子可以在许多好莱坞的大片中看到,比如《天幕杀机》,《变形金刚》和《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这些电影都采用了橙色和蓝色。这种颜色的搭配往往是最常见的,因为蓝色和橙色对人类皮肤的互补作用,使得我们透过色彩再看电影的时候,会觉得特别突出。这样明显的色彩,很自然地吸引到我们观众的注意力。想想颜色在《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中的运用吧:这两种颜色不仅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力,还增强了电影中,社会上所有人的绝望情绪的表达。橙色的主要使用增加了热和脱水的感觉,使图像具有撒哈拉沙漠式的美感,大胆的蓝色被用来给天空上色,天空就像一束希望之光。

除了上述的那部电影之外,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在他1958年的电影《迷魂记》,使用了非常多的红色和绿色。希区柯克不仅用这两种颜色来取悦观众,他还利用了它们的象征意义:红色代表危险,绿色代表嫉妒。电影的调色板变得如此重要,以至于当主要的颜色不存在在时,我们就会立即识别出来。

柔和的色调

当想到这个特定的调色板时,我们的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名字不是别人,而是导演韦斯·安德森。他是个永远不过时的,乳白色美学的大师,他的色彩美学给人一种复古,怀旧的感觉,仿佛观众正在穿越一段逐渐消逝的记忆。《布达佩斯大饭店》可能是他最著名的一部,采用这种配色方案的电影,因为这部电影以一种标志性的,美学上令人愉悦的方式,用褪了色的粉色和黄色来表现。平静的语调让滑稽的故事慢慢展开,给整个故事带来一种轻松愉快,感觉良好的氛围。

其他以柔和的色彩而闻名的电影包括《她》和《闪灵》。一般来说,这个色调是用来描绘纯真和爱,或者是心灵上的混乱。在《剪刀手爱德华》中,外部世界的色彩方案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因为他已经在黑暗中生活了这么久,所以当他遇见金时,它代表着一种新的生命和最终的爱。谈起有关爱情的电影,有一部很漂亮的电影包含了所有爱情的主题(纯真和心理混乱),那就是文森特·加洛的《水牛城66》。这部电影以其简单,以柔和的色调脱颖而出。《水牛城66》在大多数镜头中都使用了淡粉色,棕色和蓝色,营造出一种孩子般的天真。

这种柔和调色板的美妙之处在于,当较高的饱和色彩被引入时,它们会立即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因此,特写镜头对于焦点的穿透并不重要。在《水牛城66》中,这一个例子是通过蕾拉的蓝色眼影和比利的红色靴子表现出来的。这两个角色都有一个独特的特征,充分体现了他们的个性。当他们在电影中,与乳白色和粉色相搭配时,无论他们的位置如何,他们的特征都会在屏幕上真实地辐射出来。

黑暗VS光明

在80%的恐怖电影中,不难辨认出反复出现的深褐色,红色和蓝色。这些调色板搭配在一起,可以创造出与死亡共振的黑暗和怪异的背景。看到电影继续使用这种原型色彩方案,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它增加了叙事效果,并为这一电影类型发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作用。蒂姆·伯顿在他的恐怖电影《断头谷》,《理发师陶德》和《僵尸新娘》等电影中,都坚持使用了这种红色和蓝色的冷色调。

导演大卫·林奇在他的黑色恐怖电影中选择了更温暖,更强烈的红色和蓝色调色板,融入了同样的配色方案,但却增加了温度。他让所有的颜色都穿上天鹅绒,吸血鬼般的服装,就像他1986年的电影《蓝丝绒》一样。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电影,都遵循这一不成文的色彩规则。相反,现代的电影的创作者们,极大地增加了画面的活力和色彩选择,从而创造出一种不可预测的,能给观众梦带来更多的心理刺激的优秀电影。

这种更明亮,更生动的色彩,主要表现在达里奥·阿根托1977年电影《苏斯皮里亚》的续集《地狱》中。在阿根托的作品里,灯光和色彩一样重要,他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照亮屏幕上的所有色彩。

阿根托的电影,像霓虹灯一样闪烁,这不仅加强了角色的精神错乱感,也加强了观众们的精神错乱感。想想晚上在舞蹈学院和走廊上的红色灯光,它们发出的光芒让整部电影感觉就像一场无法逃脱的噩梦。阿根托将标志性的红色与令人不寒而栗的蓝色搭配在一起,这种组合碰撞在一起,绝对散发着截然不同的情感和感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