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恐怖鬼故事(三)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恐怖鬼故事(三)

1.红衣服

那是一个外语学校的女生宿舍,有一些时间夜里经常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深夜上门推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过楼下检查的.天天夜里都来,一间间房间的敲,如 果有人开门就问;’要不要红衣服/’由于女生被吵后非常生气,都大叫着不要,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有一个晚上,那个女子又来了.咚!咚!这时门开了,从里 面冲出一个女生对她大吼;”什么红色的衣服?我全要了.多少钱?”

那女子笑了笑,转身走了,也没给她红色的衣服,那晚上大家都睡得很好,没有人再来敲门了.第二天,宿舍里的人全都起来了,只有那个冲红衣女子大吼的女生还 没有起床,她的同学把她的被子掀开,她,她浑身都是红色的,她上身的皮已经被剥开了.血流得潢身,看起来就像是穿了一件红衣服.

2.第12级楼梯

6年前,我考入了S工学院,我很不喜欢这里,J是我唯一的朋友。他总是一套运动服,却带着一块旧怀表。5楼的阶梯教室是我们常去的地方。J有个怪癖,就是上楼时总得数每一层楼的台阶。

那天晚上,在去往阶梯教室的黑乎乎的楼梯上,他还象往常一样数着台阶。“9,10,11,……奇怪!”J突然说。“哦,应该是12级的,……但是,今天我只数到11。”

“那一定是数错了,别去管它了。”

“不行,我还要数一次。”

我当时很恼火,但因为没办法,“9,10,11,……”当我和J两人数到最后一级楼梯时,我突然感到背后冷飕飕的,头皮都要炸开。楼梯!楼梯真的比平常少了一级,变成了11级!黑暗中看不到J的表情。就想,就像没有表情的尸体。我抛下J飞也似的跑下楼。

在寝室的床上,我发现我根本不能安静的躺下或者坐下。我只有来回地踱着步。同寝室的人都还没有回来,于是我开亮了所有可以打开的灯。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终于有人回来了。于是,我便立即拉上他们,打着手电筒去阶梯教室找J。

……

我们找遍了所有可以寻找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其后的校方和警务人员也没有找到他——J失踪了。

J失踪后的3年,S工学院开始扩建。当巨大的挖土机推倒有阶梯教室的那座楼时,在4楼楼梯的废墟中,人们发现了一堆白骨。白骨中间,有一块旧怀表。

我知道,那时J。因为,我听说,如果一个人在上楼的时候发现少了一级的话,他就会去代替那一级楼梯。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数楼梯。

3.毕业照的故事

我有一高中同学B,在D专读书,有段时间没联系了,偶然的机会在街上遇到他,当时我被他吓了一跳,只见他脸色发青,眼窝深陷,他给我讲了一个我有生以来最恐怖的故事……

大一刚开学班主任在班会上说:欢迎全班二十九位新同学!他有心数了一下,三十人嘛,心想自己一定是数错了,或者把班主任数进去了,也没在意。开学不久,同 学们都熟悉了,只有一个男生,性格比较孤僻,而且走读,从不与人交流。小B是个热心肠的人,就主动去跟他聊天。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很好,只是那同学有两个 奇怪的特点,一是从不与人握手,二是从不和别人一块吃饭。小B曾有幸握过他的手,直觉冷森森的,同时心里有些惧怕的本能感觉。小B也见过他吃饭,那是一个 极偶然的机会,小B放弃了午睡时间,去教室自习,却发现那同学在吃午饭,好像是一块黑黑的烧烤,夹着一根葱,他见小B进来,神情有些异样,把吃剩的扔进桌 子,笑了两声就出去了……小B觉得有点好奇,加上从没见过他吃饭,就去掏来看,原来是一块烤的什么动物心脏,半生不熟的,葱也不见了,只发现半截粉笔,小 B只是觉得奇怪,还是没有多想,就去自习了。过了一会儿,那同学又回来了,口中称饿,又去桌子拿那东西吃,忽见散落的粉笔,脸色大变,齿间有声,在教室里 快速的转了两圈,又到小B身后,忽然说:小B,你后脑勺上有根白头发我帮你拔掉!说完马上动手,小B本能的躲闪,但那双冰凉的手已经到了他的脖子……这时 上课占座的同学来了,那人只得悻悻的罢了手,小B又发现占座的同学奇怪的看着自己而不是那人。从那以后,小B就觉得那人太过孤僻,有意疏远他,可那人却经 常在别人不在的时候来找他,小B只得表面应付……夜里却常常梦见自己被那人吃了,醒来又觉太离奇,所以从不向别人提起,只见身体日渐虚弱,脸色发青……

好不容易到毕业,那人在拉小B照过毕业照之后就再也没来找他。分配后的某一天,同学们小聚,小B忽然想起了那同学,于是问众人他分到哪里去了?大家很奇 怪,说班里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小B与大家争执,说他也照了毕业照,就站在小B旁边,恰好有好事的同学带来了毕业照,一看之下,哪里有那人的踪影,大家都说 小B喝醉了,只有小B才真正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而且从入学起就和自己在一起,整整两年时间,想一想恐惧得几乎气绝,从此不敢再住他的单人宿舍。可就在前 几天,D专大学校庆期间,他回去玩,在熙熙攘攘的校友中间,他又发现了那同学,正趴在一个校友的身后,嘴里含着校友的一根白发,狠命得吸着……

4.走廊里的白色人影

在K医学院男寝3楼的走廊里,冲刺着剩饭变质和男生体臭混合的怪味。在夜晚的时候,走廊窗户总是黑嘘嘘的,很难瞅得见对面的解剖楼。因此这里绝对不是个欣赏风景的好地方。但我却不得不呆在这儿,我的寝室已经被那些打牌的同志们霸占了,非常之吵。

“阿强,你这里能看些什么呢?”一个男生在我身后响起来,吓了我一跳。

“哦,是你呀。”借着走廊尽头那微弱的灯光,我看清了,是隔壁寝室的阿发。

“你走路怎么总是这样没有一点声音的,吓唬人啊?”我笑着说。

“是吗,习惯吧。”阿发也笑笑。停了一会儿,阿发突然问:“你曾经看到过对面解剖楼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过,难道你有看到过吗?”医学院的人总是喜欢搞恶作剧,比如在半夜12点猫在厕所里面装所谓的僵尸了之类的。因此,虽然是站在灯光暗弱的走廊里,对于阿发的话,我也没有害怕的感觉。我转过身来,背靠着窗户,看着阿发,指望他能说出些更有意思的话。

“是的,我见到过的,……它是白色的,人影,白色的人影。”阿发地脸突得严肃起来,认真地说。

或许是因为阿发的表情,或许是别的什么,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似乎后背上就负着这样的一个人影,我不由得向前走了一步。“它就在解剖楼的上面,……我不知 道那是什么。……当你用余光去看解剖楼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它。但是,如果你仔细去看却什么也看不到。”阿发一本正经得接着说。

“这个,是这样吗?”我感觉我快要发疯了,我的思想随着阿发的声音开始混乱。我现在才知道我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人!我是那样的害怕,甚至不敢动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向解剖楼的方向瞄了一眼!

“啊——!”我飞跑着逃向寝室,我想我那时凄惨的嚎叫不回比黑夜里杀一只公猫更好听。当我跌跌撞撞的撞开寝室门的时候,满屋的人都吃惊得回过头来。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以后的事情都是我的同学告诉我的。他们说我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冲向寝室,然后钻进别人的被窝,捂着被子发抖,已有人靠近就会大喊大叫。

自这以后,我成了全班同学的笑柄。几个月里,我几乎很少出门,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冲我指指点点。——我更不愿意看到阿发那轻蔑不懈的神情。

3个月后,突然有人从解剖楼顶上掉了下来,整个脸都摔烂了。经过认尸,大家确定了,斯阿发。

在听说阿发死的当天,我就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据说,我当时的精神及其不稳定。谁也不相信,在那天夜里,在男寝的走廊里,我看到的那个东西。我当时真的看到了对面解剖楼上的人影,白色的人影。而且,我确定,阿发当时也一定不是在骗我,因为他当时的神情是那样的……肯定!

5.402寝室

402

xx大学,402女生寝室里住着温柔的杨晓,漂亮的刘琦,爱恶作剧的唐玲玲,遇事冷静的欧阳逸冰,寝室长零和我。

“听说在身上放5角钱再睡觉会在第二天的4点44分离奇死亡哦。”寝室快熄灯时刘琦冒出一句话来。

“算了吧,不可能。”我答。

“可是我也听我奶奶说过类似的话,应该不会是假的。”杨晓解释道。

“要不要试试?”刘琦挑衅似的问玲玲。

“嘿嘿,试就试,有什么好怕的。”

“要在午夜十二点时再放5角钱。”欧阳在角落里飘出一句话来。

“要是你俩试吧,我还是算了。”我说。

“一会我去点一根蜡烛,杨晓,你倒计时。”零说。

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天的时候,12点马上就要到了。刘琦和玲玲手里拿着5角钱做准备。

“54321……”杨晓喊着。刘琦和玲玲随着把5角钱放在胸口。

“哪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啊,怎么会死?”玲玲说。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啊,谁知到不准啊。”刘琦解释道。

“好了,大家都睡觉吧。”零发挥了室长的威严。

第二天,第一个起来的零发现玲玲不见了,刘琦也不见了……便也没在意,以为她们结伴上厕所了,零上午有课,便匆匆的走出去了,打开门一看,刘琦在门口目光呆滞的坐着,问:“玲玲呢?没跟你在一起?”

刘琦没有回答,只是向厕所走去……零急忙回来叫醒我们,跟了上去,只见刘琦一个一个地推开厕所门,推到第四个,“玲玲!”“啊!”杨晓晕了过去。

玲玲死得很惨,只能通过她的睡衣看出是她,脸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只是眼睛,瞪得出奇的大,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5角钱的事。问刘琦:“昨天晚上,你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没有哇,只是觉得头昏沉沉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