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纪晓岚给我们讲的鬼故事:惊动乾隆皇帝的离奇杀人案件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原文:

乾隆庚午,官库失玉器,勘诸苑户。苑户常明对簿时,忽作童子声曰:“玉器非所窃,人则真所杀,我即所杀之魂也。”问官大骇,移送刑部。姚安公时为江苏司郎中,与余公文仪等同鞫之。魂曰:“我名二格,年十四,家在海淀,父曰李星望。前岁上元,常明引我观灯归,夜深人寂,常明戏调我。我力拒,且言归当诉诸父。常明遂以衣带勒我死,埋河岸下。父疑常明匿我,控诸巡城。送刑部,以事无左证,议别缉真凶。我魂恒随常明行,但相去四五尺,即觉炽如烈焰,不得近。后热稍减,渐近至二三尺。又渐近至尺许。昨乃都不觉热,始得附之。”又言初讯时,魂亦随之刑部,指其门乃广西司。按所言月日,果检得旧案。问其尸,云在河岸第几柳树旁。掘之亦得,尚未坏。呼其父使辨识,长恸曰:“吾儿也!”以事虽幻杳,而证验皆真。且讯问时,呼常明名,则忽似梦醒,作常明语;呼二格名,则忽似昏醉,作二格语。互辩数四,始款伏。又父子絮语家事,一一分明。狱无可疑,乃以实状上闻。论如律。命下之日,魂喜甚。本卖糕为活,忽高唱“卖糕”一声。父泣曰:“久不闻此,宛然生时声也。”问:“儿当何往?”曰:“吾亦不知,且去耳。”自是再问常明,不复作二格语矣。

解析:

今天我们讲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

此故事是一个曾经轰动朝野的一个冤魂附体的一个案子。

这个案子当时乾隆皇帝也参与其中,做了批示。而且,除了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有记载之外,著名大文人的《子不语》书里,也记载了这个案子。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乾隆庚午年间,也就是1750年,国家金库里丢失了几样玉器。据其他文献记载,这国库的地址,应该是在景山,就是现在的景山公园。

国库丢东西,那可是大事儿啊。谁敢到国库偷东西啊!

因为当时,在国库附近有建筑工程。嫌疑最大的是干工程的那些工人。所以,当时就把这些干工程的工人一个个找来,开始审查。

根据袁枚的记载,当时是把担土的工人(苑户)给抓来审问。纪晓岚记载是担土的工人里有一个叫常明的,当审问到常明的时候,突然间,常明发出的声音就不太正常,就像一个小孩的声音说:“玉器不是我偷的。但是这人是我杀的!我现在说话的声音,就是被杀害那个孩子的冤魂的声音!”

这审案的官员一听,大吃一惊。事关重大,赶快移送刑部。这刑部就相当于现在的公安部,专门处理大案要案的地方。当时刑部部长是谁呢?姚安公。这姚安公就是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因为在云南姚安那个地方任过知府,所以纪晓岚书里面尊称姚安公。

主审这个离奇案子的正是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和刑部尚书余文仪。审理过程中,这魂魄就借着工人常明的嘴就说:“我名叫二格,年方十四岁。家住海淀。我父亲叫李兴旺。去年上元节的时候,这工人常明就叫我一起去看花灯。回来的时候,夜深人静。结果这常明想调戏我(这常明看来是个性变态者,喜欢小男孩,现在社会里面这种性变态也是比较多的)。我拼力抗拒,说回去要告诉我父亲。这常明一听,顿生歹念,就用这衣服带子将我勒死。杀我灭口。埋在河岸下。我父亲经常怀疑是常明把我给藏匿起来了,所以就到官府去告了他,而且案子还送到了刑部。但是,因为这案子一直没有证据,所以就一直耽搁下来。我的这个魂魄,就一直跟着这常明走,和常明之间隔着四、五尺远,因为稍微一近点儿,就觉得特别热,像烈焰在燃烧一样(注:古人认为,我们活着的人,属阳。鬼属阴。如果人阳气旺的话,阴气无法靠近。只有当这人阳气弱了以后,阴气才能靠近。所以过去经常说,这人容易生病,容易见到鬼,那就是这人阳气太弱,身体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孩子说开始是不能靠近常明的。后来常明的阳气慢慢往下减弱了,所以我才能慢慢的靠近他。渐渐的越靠越近。昨天突然感觉到这常明身上不热了,所以我就能一下附体到他身体里了。这样就可以借着他的身体来说话。

声音接着又说:“当年我爸爸报案的时候。我的魂魄也跟着到刑部去了。当时是广西司负责审这案子的。”

姚安公和余文仪一听,这还了得。这事儿也太离奇了吧。让人无法相信啊。然后就按照这小孩魂魄说的,到广西司去查验,年月日,一查,果然,把当时报案的记录给翻出来了,一一对应,分毫不差!

接着就问这魂魄,这孩子的尸体埋哪儿了呢?这孩子的声音又说,在哪个河岸,第几棵柳树旁。于是官府就派人去挖。(据历史文献记载,当时去挖的时候,观者云集,老百姓都跑去看这离奇事儿,人数众多)

一挖,果然,挖出了一个孩子的尸体。而且尸体没有腐坏。把这孩子的父亲找来辨认,父亲一看,放声痛哭,这就是我儿子啊!

这案子到这儿审讯差不多了。人证物证都有了,按说就应该结案了。

但是让人感觉离奇的是,当时审讯时候,只要一问,常明。此人说话就是常明的声音。再叫,二格,常明就象昏睡了似的,马上声音就变成了孩子的声音。而且这两个声音在整个审问过程中,好多次交锋辩论。

在审问过程中就把孩子的父亲找来,通过常明身体跟着孩子灵魂沟通,聊家事,事事分明,一清二楚。

最后,证据确凿,这常明低头认罪。

案子虽然破了,但是因为太过离奇,姚安公就把整个案子原封不动的写下来,如实向上汇报。最后这案子就惊动了乾隆皇帝。

但是给常明定罪的时候,出现了个问题:这常明算不算自首呢?虽说是魂魄所说,但是毕竟是通过罪犯常明的嘴巴说出来的。咋整?

最后是乾隆皇帝御批,死刑,立即执行。罪不可赦。

乾隆皇帝的批示死刑命令下来之后,这孩子的魂魄听说了,特别开心。因为这家人是卖米糕为生,所以孩子声音高喊一声:“卖糕了~”。孩子父亲一听,眼泪唰就下来了,说:“我很久没有听到我儿子这样喊了,跟在世的时候的声音是一模一样的。”就问这孩子:“儿子,你接下来要到哪里去呀?”小孩儿就说:“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但是我马上就要走了。”

说完这句话,从此再没有这孩子的声音出现。

这个案子在历史上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不仅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写的比较详细。在袁枚的《子不语》中有记载。而且在清朝的内刊文件《邸抄》里面也有记载。

有人说是这犯人精神崩溃,精神分裂了。但是为什么这小孩说的话和生前的事情能一一对应,分毫不差呢?这些生活细节犯人怎么会知道?

现在听来如此怪异离奇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世上真的有游走的魂魄存在吗?

我们所能看到的世界,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吗?在纪晓岚所讲的这些离奇的故事背后,是否有一些让我们受益的道理呢?

纪晓岚给我们讲的鬼故事,下一个故事是什么?

明天再呈现给大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