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史书探秘:一则关于舒城的鬼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有人爱看鬼片,自有人专拍鬼片。有人爱读鬼故事,就会有人爱记鬼故事。

鬼神之事,现在看来,多属“荒诞”,但却绝不是“荒诞不经”,偏偏就有人把一个一个“荒诞”之事,变成“经”,汇成“书”。

比如清乾隆时期的袁枚,就有一部专门记述鬼、神、怪事的集子,叫《子不语》。

袁枚爱好广泛,他好文,为清朝散文大家,我们学过他的《黄生借书说》。他好诗及评,于是有《随园诗话》;他好吃,是顶尖的吃货,吃的有心得,于是有《随园食单》;他好“色”,于是在随园里培养了不少女弟子;他好交友,于是朋友遍天下。

其中就包括我们安徽舒城县的很多朋友,《随园诗话》多次提及舒城人和诗,如沈长祚及其孙沈本陛、任自举、任鸣盛等,这几位在《舒城县志》中也多有记述。

《子不语(卷一)》里也有一则关于舒城的鬼故事,篇名为《鬼着衣受网》,估计也是当时舒城的这些朋友与袁枚交往时,说给他听后,随即记述下来,收入集中的。

故事说的是:

庐州府舒城县有个姓陈的乡民的妻子,忽然被一个女鬼附身,有时掐她的喉咙,有时勒她的颈子,旁人看不见,但妇人非常痛苦。时常呼吸困难,将手伸入领子里面抓,几经挣扎会凭空多出麻草绳索来。

丈夫给她一束桃枝,说:“如果她来就用这个打她。”鬼被激怒了,闹得更欢。丈夫无可奈何,于是进城,用二十两银子将叶道士请到家中,开坛作法。

叶道士在四周布下八卦阵,中间放一个小瓶子;用五种颜色的纸剪成十多件女子的衣裳,放在瓶周围,然后披头散发拿着符咒等候。

三更十分,妇人说:“鬼来了,手上拿着猪肉。”丈夫用桃枝迎头痛击,果然空中掉下几块肉。

道士告诉妇人说:“如果她肯穿我的纸衣,就很容易抓住了。”过了一会儿,鬼果然取衣裳来穿。妇人故意喝道:“不许偷我的衣服。”

鬼笑嘻嘻地说:“这样美丽的衣服,应该我来穿。”于是全部穿上。衣服变成罗网,先松后紧,将女鬼重重包裹,女鬼就不能从八卦阵中走出来。

道士画符作咒,用一杯法水当头打去,水全部洒掉而杯子不碎。鬼躲到东边,杯子也跟着到东边痛击她;鬼在西边,杯子又到西边痛击。

杯子碎了,鬼的头也裂开了。当即将她抓住收在瓶子里面,用五色纸封印,埋在桃树下。

道士用二符和入绛香碎末,搓为两团,吩咐妇人说: “这个鬼也有丈夫,半月之内一定会来报仇,以这个击他,可以没有后患。”

过了几天,果然有男鬼张牙舞爪来报仇。妇人按照道士所说的方法,男鬼打不过就逃走了。

(作者:吴道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