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硅元设计师毛晓东讲述《儒风》创作故事 瓷以载道,孜孜以求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大众网·海报新闻淄博9月8日讯(记者 孙晨)以儒家文化为主题做一个设计,这一想法很早就在我心里酝酿,只是一直迟迟不敢动笔。因为儒家文化之广博、之精深,上至庙堂,下至里巷,无不奉为圭皋,而且潜移默化的影响到如今生活的方方面面。自忖才疏学浅,是难驾驭如此宏大的主题,然“儒风被鲁邦”,久居齐鲁,耳濡目染,尤其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重建文化自信的背景之下,索性以《儒风》为题,尝试设计表达。 作为设计师,母体文化是设计师的灵感源泉,汲取传统文化的韵致与性灵,在时代语境下进行新的阐释,一直是我的艺术追求。《儒风》的定位不仅仅是向传统文化的礼赞,更是想去激发传统文化的活性。安藤忠雄说:“拥抱历史,我们需要分析;拥抱未来,我们需要创意”。这也是我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师古而不泥古。所以《儒风》的整体审美风貌,断不会犹如一个老学究一般呆板,而是要展现出一种自信而典雅之美。通过《儒风》的设计,我们想要传达一种文化的情怀、一种优雅的生活范式、一种彬彬君子的风尚,这是作为久沐儒风的设计师所应有的担当与责任,此为“瓷以载道”。 《儒风》这个题目太大,我们只能从几个维度进行阐释,以求管窥一二。 中和之美 “中和之美”是《儒风》系列餐茶具的设计美学定位,也是整套设计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在作品构思定位之初,我们就认为《儒风》的设计表达不是简单的形象设计,而是要做精神层面的阐释,“儒风”二字就包含了所要表达的气质与风尚。整套餐具设计,在考虑造型与装饰时,要凸显“文质彬彬”的典雅气质。做设计如同作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所以,《儒风》的造型没有过分的夸张、也没有过于流俗,质朴的形体与精巧的构件相融合;装饰画面多而不乱、丽而不艳,冷暖色调搭配相得益彰;于绮丽之中蕴含理性之美。 外圆内方 《儒风》的整套造型设计简洁而大气,多用硬朗的直线条凸显阳刚之气,而在具体的细节处,则采用曲线衔接,从而达到刚柔并济的艺术效果。例如茶壶设计,整个壶体为直线条,尤其是壶身下部有明显转折痕迹,增加了壶体的挺拔与庄重;壶盖的设计借鉴了天坛祈年殿的形制,将传统建筑的重檐结构进行再设计,增加厚重感,凸显了中华传统造物之美;壶把手则采用传统木制门窗的形制,尤其是拐角设计成半弧状,从而增添了一种优雅之美。整个设计便体现出方与圆的互补,壮美与优美的互补,很好的阐释了儒家“外圆内方”的处世哲学。 比德与玉 “玉”在儒家文化中备受青睐,玉被赋予美好的品德象征,“君子比德与玉”。硅元高石英瓷质地温润如玉,加之淡淡的象牙黄色,正是对“玉”的完美阐释。所以我们将玉璧元素融入到《儒风》设计之中,所有器物的钮,都设计成竖立的玉璧的形式,这样设计一方面便于抓取,具有较好的实用性;另一方面将玉璧元素作为器物的钮,也体现了一种冰清玉洁的品质。而将其置于器物的顶端,还蕴含了见贤思齐的寓意。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儒家文化一直将山水人格化,将山水精神与人的品性相比拟。所以,山水在儒家文化中有着特殊的代表性,将山水精神融入设计之中,无疑为《儒风》寻得一份精神寄托,更便于引起共鸣。例如茶盖碗的设计,直接将盖碗的钮设计成山水的形制,开门见山,直抒胸臆;而盖碗的托碟则设计成长方十字形状,阐释了中国传统天圆地方的朴素天地观。 君子之器 《儒风》的装饰纹饰为绿水青山四君子纹,采用了青山、绿水,梅、兰、竹、菊等传统元素,主要以蓝绿和黄为主色调,冷暖色调中和搭配。山水情怀自不必赘言,关键在于其呈现方式,图案化的绿水青山纹,进行极具形式感的排列,增加了画面的灵动与张力。梅、兰、竹、菊四君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人格品性的象征,被应用于各种艺术表现,在《儒风》中,为了不落窠臼,我们对梅、兰、竹、菊在形式与色彩上进行了创新设计,使其更加清新而自然,展现了一种昂扬与奋进,彰显了“君子之器”。 以《儒风》为题,试做设计,确实有蚍蜉撼树之囧,然“方寸之间自有天地”,况且此次设计本身就是一次传统文化的洗礼与修行。 (文章作者毛晓东,硅元瓷器设计部经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