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申请留在最危险的地方 一位民警和170名特殊病员的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陈家洪(右)和病员相处很融洽。陈家洪(右)和病员相处很融洽。

都市新闻记者王剑 摄影报道

陈家洪的申请得到批准,8月1日起,他将在贵阳市病残吸毒人员收治中心的4楼肺结核病区一直工作下去。此前,这里实行的是轮岗制度,在收治中心工作的贵阳市第一强戒所康复一大队绝大多数民警(除女民警等特殊情况),全部参与轮岗,每一次轮岗周期是4个月。

肺结核病区不仅是收治中心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整个贵阳市第一强戒所最危险的地方。这里住的全是患有肺结核的吸毒人员,众所周知,肺结核通过空气传播,危险性远超通过血液传播的梅毒和艾滋病。在这里工作,可以说既危险又恐怖。

申请长期在这里不参与轮岗的陈家洪今年37岁,是贵阳市第一强戒所康复一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

记者日前走进贵阳市病残吸毒人员收治中心,了解陈家洪这个普通民警不普通的故事。

进入肺结核病区需戴上N95口罩。进入肺结核病区需戴上N95口罩。

他申请留在危险的地方

贵阳市病残吸毒人员收治中心,对外的名称是“贵阳市阳光关爱医院”,医院位于花溪区桐木岭贵阳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旧址。是集生理脱毒、身心康复、后续照管功能为一体的戒毒康复治疗场所。2018年3月,医院正式运营。目前,4楼的肺结核病区有170名肺结核吸毒人员。

贵阳市第一强戒所康复一大队25名警员,就是在医院负责病残吸毒人员的管理和教育安全工作。

今年7月9日,在肺结核收戒中队的陈家洪给强戒所党总支写申请,表示按照规定已经轮岗4个月将结束,他自愿申请继续在康复一大队四中队肺结核病区工作。

收到申请后,第一强戒所领导考虑后同意了,并对陈家洪敢于担当、勇于担当的精神和行为给予肯定和赞扬并予以鼓励激励。同事都为陈家洪主动申请去危险的岗位表示钦佩。

康复一大队民警合影。康复一大队民警合影。

“伺候”特殊病员的警察

陈家洪2004年从贵州省警察学校毕业,2006年成为贵阳市特警支队的一名警员,2012年加入贵阳第一强戒所队伍,2018年到收治中心“伺候”特殊的病员。

这些病员确实很特殊,他们身体上有残疾同时又是吸毒者,或者吸毒的同时,还患上了其他疾病如肺结核、艾滋病、淋病、梅毒等等。而吸毒人员在吸毒期时心理上是有问题的、异常的,所以表现在行动上异于常人。而吸毒人员中的病残者,部分人还有自暴自弃和暴力倾向。

所以对于他们的管理,要在掌握他们每个人的详细情况下,恩威并重,让他们既尊敬你又怕你。这些,陈家洪就做到了。

轮岗4个月,陈家洪了解这170名有肺结核吸毒者的情况,然后对症下药的和他们谈心,感化他们,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们愿意敞开心扉对他倾诉。

一方面帮助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特别是家庭中的一些问题,另一方面,对他们的每一点做得好的都给予鼓励:某某,你今天表现不错哦,继续努力,学员就会很高兴,认为警官信任他、关心他。因为,对于他们中的好多人来说,吸毒以来,已经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差不多被社会遗忘。陈家洪的鼓励,鼓舞了他们戒毒的决心和活下去的勇气。

陈家洪说,他长期和学员们相处,互相信赖,产生了感情,学员们舍不得离开他,他也觉得离不开他们了。因此,他决定留下来和他们长期相处。

感化石头人

陈家洪给记者讲了一名石头人的故事。“石头人”,就是无人探视的病员,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从来没人关心和关注。

今年2月份进收治中心的谢某就是一名石头人,40多岁。他是因贩卖毒品被抓而来到这里的,他也是一个吸毒者。其父母均去世,而兄弟姐妹都不管他。进了收治中心后,他自称是艾滋病患者,一进来就要自杀、要上吊,也经常和同寝室的病员发生矛盾。一时间,大家都不想靠近他。

陈家洪没有嫌弃他,先是对其采取一定的约束措施,避免他伤害其他病员。后来又主动和他谈心,关心他,了解他的情况。逐渐,“石头”的心也慢慢融化了,主动找他说话,说陈家洪像他哥哥一样的关心他(其实陈家洪比他小几岁)。后来,他说他在外面有一张银行卡,卡上有4000元,希望陈家洪帮他取出来给他用。

陈家洪答应了,不过长了个心眼。他叫人把钱给他取出来后,没有一下全部给他,而是扣起来,每个月给他的卡上打入500元,8个月给他打完。因为,这样可以避免他乱用这笔钱。

陈家洪的种种行为,深深感动了谢某。从此谢某非常听他的话,认真戒毒,认真治病和认真学习,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类似的病员还有多个。

他还记得,一名已经从这里走出去的病员韦某,也是经他们悉心管教,从刺头转变为优秀的病员。他离开收治中心的那天,心怀感激的专门来和陈家洪告别:陈警官,我走了。陈家洪和他谈了一会,鼓励他走上社会后好好表现,找一个工作,好好照顾母亲。

记者手记

危险岗位上的警察们

讲真的,采访当天,记者穿上白大褂、戴上防护等级最高的N95口罩,跟着陈家洪他们到4楼的肺结核病区短暂的转了一下,都感觉有些不踏实。他们,则天天在这里上班,每天要在病区呆很多个小时。

陈家洪告诉记者,实际上,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工作的危险程度。妻子是一名护士,有所警惕,曾问过自己几次他的工作情况,他回答:没什么特殊的,就是管那些有疾病或残疾的吸毒人员。但每天回到家里时,他根本不敢让自己5岁的女儿亲自己的脸,因为类似像肺结核病菌对弱者可能会有反应。

贵阳市第一强戒所康复一大队代理指导员穆鹤鸣告诉记者,有代理大队长张忠列为代表的领导身先士卒,有陈家洪一样勇挑重担、主动到危险岗位上的一线民警,收治中心才安全安心。

事实上,收治中心工作有很多民警像陈家洪一样敢于勇挑重担。比如去年7月,在戒毒所工作10多年的覃植华加入收治中心,原因是当时一些病员闹事试图冲监,覃植华受命于危难之际,“覃警官还和我们踢过球,我们听他的。”闹事病员一个个看到覃植华后就老实了,这次风波很快得到平复。

康复一大队还有一位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张应笠,今年59岁了。家里有一位患癌症的83岁老母亲。去年组建收治中心时,他从贵阳市公安局经开分局调了过来,负责一楼新收吸毒者的收治。新收病员,进来时各种折腾的较多,吞食异物、上吊、绝食等等,全部都被长期从事监狱管理、经验丰富的张应笠稳打稳扎的处置好。1年多来,新收病员区没有发生一起事故。下班后他是一名孝子,总是第一时间去照顾老母亲,工作生活两不误。

此外,还有今年34岁的廖然和31岁的黄富慧两位女民警,也是整个康复一大队仅有的两名女民警,他们两人组成的女子中队,负责了整个三楼女病员病区的管理。在这里,包括所有病情的女病员,既有肢体残疾的,也有患各种传染病的。她们说,相对于男病员,女病员抗拒戒毒和治疗有更多奇葩的做法,比如拉屎在床上,或者有人参观调研时,她们会脱衣服、脱裤子。但是,这些都难不倒她们两人,两人对待女吸毒者很有一套,能镇得住,也讲道理,最终让女病员乖乖的接受戒毒和治疗。

在康复一大队,有一个响亮的口号:这里的民警,没有一个拉稀摆带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