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老一辈的爱情故事很平凡却很美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本报记者 罗凯 实习生 刘嘉琪 吴舒冉

『你是我平淡的一生』

72岁的汪介群和75岁的石建峰在岳阳已经住了20来年了。

1969年,22岁的汪介群和25岁的石建峰一起走入了婚姻的殿堂,这样算来,今年刚好是他们结婚五十周年。

汪介群的老家在湘阴,20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23岁的益阳伢子石建峰。

没结婚时,汪介群大多在家里做家务,帮忙务农。向来勤快的她喜欢安静、踏实地干活,对各种凑热闹的事情都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那时的石建峰则是村里的一名木匠,专注于手头工作的习惯使他养成了沉稳、少话的性格。同样安静的个性让汪介群和石建峰在初次见面时就互生好感,有了一种别样的默契感。两人按照当时的习俗互相了解两年后,便结婚了。

婚后两人孕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因为天生残疾,至今仍与两位老人住在一起。小儿子现定居在长沙,只要有休息时间,便会回家看望二老。

回顾起自己与老伴相处的五十年,汪介群只用了一个词来精简概括:平淡。从结婚起,夫妻俩便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安排得明明白白。“我和老伴好像都完全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事一样,我们会各自把份内的事情做好,绝不给对方添麻烦,这可能就是一种默契吧。”汪介群坐在椅子上说着,看了一下正在给厨房搞大扫除的石建峰。

因为分工明确,两人很少为生活上的琐事有过争执,有什么事情也都会一起好好商量。

“别看我们俩都不是咋咋呼呼的个性,该说的话我们一句都没少。”石建峰轻轻地说到,嘴角掩不住柔柔的笑意,一直有效的沟通,让这个家庭多了一份和谐的气氛,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过争吵。

当问到两人之间最甜蜜的事情时,汪介群毫不犹豫地说是两个人50年来的互相关心,“看我们的性格也知道,什么结婚纪念日、情人节,我们都不会刻意去过。但他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都有看到,我也知道我对他的照顾他也会放在心里。”说到这里,汪介群弯了弯眼角,露出了点点娇羞的模样。

他们都清楚,这平淡的一生就是他们追求的幸福。

“认识第3天

就跟着他跑了”

“一晃58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要是老伴还在该有多好……”78岁的陈奶奶谈起已过世的老伴崔爷爷,泪眼朦胧,但眼神里分明透露着幸福的模样。

这是一个一次偶遇,邂逅一场美丽爱情的故事。

崔爷爷是河北人,年轻的时候是他们那片有名的人物,家里情况好不说,还非常有才干,15岁的时候就自学考上了当时林区的干部,在当时真的称得上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17岁时,崔爷爷跟随他的父亲去呼伦贝尔的远房亲戚家省亲。在那里,他认识了刚好来做客,当时正值20岁的陈奶奶。和崔爷爷的家庭情况完全不同,陈奶奶家里条件非常困难,在她4岁的时候,日军杀害了她的父亲。家里没有了顶梁柱,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陈奶奶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然后开始帮家里做事分担压在母亲身上的重任。

尽管这样,他们还是一见如故。吃完饭后,他们一起去外面散步消食。明明生活经历截然相反,可是他们之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从天南聊到地北,从生活谈到理想,从太阳西斜说到月挂树梢。就这样,他们相爱了。

第二天,他们便跟家里人说出心底的想法——彼此相守一生。不出意外,遭到大家强烈反对。

“太远啦,我又比他大3岁,他条件也比我好很多。”陈奶奶回忆说,“我家里人死活不同意,说我们才认识不要这样着急。”然而,年轻时候的爱情总是来得非常迅猛又轰轰烈烈,遥远的距离并不能阻挡两个相爱的人。

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勇气,认识崔爷爷第3天,陈奶奶便悄悄跟着他回河北了。等到再次回家乡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了,陈奶奶的家人只能同意他们的婚事。

婚后他们定居在了海拉尔,并又生下了3个孩子。再后来,他们随儿子一起来到了岳阳生活。

没想到这场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爱情,却幸福了一辈子。他们的生活是恬淡温暖的,或许会有争吵,但是很快又会和好,偶尔有分歧,总能相互理解一起解决,两个人携手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他们之间的爱情也是历久弥新。

一段尘封的记忆,一场跨越了半个世纪的爱情,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生活的柴米油盐点点滴滴以及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化作回味悠长的甜蜜,那是一个崇尚英雄崇尚劳动的年代,物质的贫乏,也挡不住他们对于爱情的向往。

有这么一些夫妻,他们彼此相携一路相伴到老,时间酿造爱情醇厚而深沉,在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来聆听老一辈的爱情。

“她把他宠得

生活都不能自理”

李菊秋老人今年88岁,陈小细老人86岁,生活在临湘农村。说起两人的爱情,俩老很不好意思。

两人的相识还得从他们的身世说起。李菊秋两岁的时候,父母就已去世,跟着哥哥嫂子长大,只上了一年学,却很会打算盘。辍学后,他就给邻村的人做长工,干活和放牛。后来因为打算盘打得特别好,一直在当地村委工作,20多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当上了村支部书记。

陈小细家的条件不错,父亲是教书先生,她从小就跟着父亲读古文书。她性格很好,很少生气,人也很善良。好到只要是到了饭点,碰到过路的熟人跟她打招呼,都会连拉带扯地把他们拉进家里吃饭。

就这样的两个人,在1952年的时候,经熟人介绍结婚,先后养育了7个子女。那个时候,不谈爱,也不知道爱是什么,但他们的生活中处处体现着爱。

陈小细对李菊秋的好可以用细致入微来形容,一日三餐从不用李菊秋操心,还每天给他打洗脚水、拿洗澡的衣服等等。

李菊秋在家不管干什么事,都是“孩他妈,……”、“孩他妈,……”晚辈们常常开玩笑说,李菊秋被陈小细惯得生活都没法自理了,要是某一天,陈小细先“走”,李菊秋都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李菊秋年轻的时候脾气很不好,经常生气,陈小细笑嘻嘻地说:“只要他发脾气,我就不会跟他吵,他那么小就没有了父母,吃了不少苦,我让着他一些就好。”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菊秋的脾气缓和了很多。

如今,子女们生活都还不错,但已经近90高龄的夫妻俩还是闲不住,且“分工明确”。

陈小细挖地种菜、养鸡,每次晚辈们回家,她都要拿这些土菜土鸡蛋分给大家。

李菊秋当然也“闲不住”,喜欢玩扑克牌娱乐娱乐,虽然打得小,但老是输,陈小细每次都会念叨他。晚辈们都觉得,他俩这样拌拌小嘴也挺好的,所以过年的时候给红包都是双份,让他俩经济独立。

陈小细的性格好,晚辈们也特别喜欢她,经常会邀请她出来走亲戚,李菊秋虽然嘴上同意,但一到陈小细真正要出门的时候,他就会吓她:“你可别住太久了,不然我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的。”只要外出超过两天时间,他每天就要打三四通电话,问她还住多久回去……

大家都知道,李菊秋离不开陈小细。

“我不是要和你吵架,

我是想逗逗你”

平江县驷马桥村的王建华老人今年已经有85岁了,每天除了在小区院子里练练太极,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和自己82岁的老伴李素英拌嘴。

王建华与李素英和大多数的老人一样,在那个年代被包办婚姻。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双方的父母就已经认识,“我还只有10多岁的时候就知道我的父亲给我定了一门娃娃亲。”王建华乐呵呵地说道。

1956年,定下娃娃亲的年轻男女终于见面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就觉得他是个暴脾气。”李素英说道,“你看,现在还天天找我扯架,你说他脾气大不大。”听到老伴这样评价自己,王建华嘿嘿一笑。

1957年,俩人结婚。婚后两人孕有了4个子女。

年轻时候的王建华,人高骨架也大,在村子里打得一手好铁。因为常年打铁的缘故,两个手臂上的肌肉格外扎实。李素英刚嫁过来时对村子的一切都不太熟悉,村里总有那么几个人欺负新来的媳妇。

有一次,同在水塘边洗衣服的妇女因为李素英先来塘边占了她经常洗衣的地,便耍泼要讨个说法,刚好就被路过的王建华碰上了。“当时我就朝那边吼了一声,那个人顿时就没了声。”王建华得意地说。

老人的子女们说起父母生活的点点滴滴,总会摇摇头说道“他们太吵了。”“我爸爸是真的喜欢找我妈妈吵架,每次吵得家里闹哄哄的,但每次又吵不赢。”回娘家探望父母的二女儿说道。

“外公就只是喜欢和外婆闹哄哄的,我们还不能劝架,一劝架,他们两个老人又联合起来唠叨我们。”王建华的外孙女笑着说,每次外公外婆的小吵小闹总是外公先“挑”起来的,但每一次外公也都让着外婆。

当谈到老与自己吵架的老伴,李素英说:“他就是嘴皮子痒,一天到晚不让我静心。”顿了顿,李素英又说:“虽然吵了那么多年,但我们几乎不动手打架。”

对于自己爱和老伴拌嘴这一点,王建华撇了撇嘴:“她以前就太闷啦,年轻的时候闷无所谓,现在还这么闷就没有一点老年人的活力。”听到这句话,李素英打了一下王建华的手臂,王建华咧嘴一笑:“我这不是逗逗你嘛。”

这种吵吵闹闹成了他们夫妻二人特有的相处模式。

记者手记

听着老人们的恋爱经历,我发现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他付出那么多,就好像陈小细老人那样;原来生活中是真的需要调剂品的,就好像王建华和李素英老人那样;原来真的有像电视剧那般轰轰烈烈、义无反顾的爱恋,就好像陈奶奶和崔爷爷那样。

也不是说老一辈人的爱情就一定是完美无瑕的,也有激情退却的时候,也有磕磕碰碰的时候。

比起更多语言上的爱,更真实的是来自行动上的付出,因为心中有对方,所以默默地为对方排忧解难,这可能是许许多多的婚姻中最真实的现状。

“你不会特意说爱我,但我从你的行动中感觉得到”。

那些不开口说爱的夫妻们并非只有亲情,只是他们把爱放在了日常生活中。比起各种浪漫,好好生活在一起更加实在。

等到我们老了,可能才会发现,真正的爱情是应该像老一辈那样,平淡、顽强、容忍、宽容、互敬,富有责任感。

最好的爱情,不是完美无憾。而是你来了以后,始终在我身边,再也没走。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