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最有爱的鬼故事系列2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1.

夜深人静,几大鬼头凑在一起,愁容满面。

“现在这日子,越来越不好混了。不大点儿的崽子,别看没什么阳气护体,可是啊,妈的背后有人儿啊。”

另一个嘬了口烟,呛出眼泪,“昨儿个,想着教训一个小崽子,结果惹出他过世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大姑大妈祖爷爷祖奶奶……妈的别提了,一帮人拎着菜刀撵了我三条街。”

“呵呵。”最后一个鬼头手里拿着书冷笑一声“你们这算什么。”

其余鬼头诧异地望过去,那鬼眼角坠着泪,“昨儿个误入一小姑娘的闺房,碰上了她过世的奶奶。”

“就一个?”吸烟的鬼皱着眉头,“你打得过呀。”

那鬼合紧了书,无语泪千行,书面上的几个金光大字晃得大家眼疼——《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她奶奶,是我高中班主任!!!”

2.

托尼老师握着剪刀忍了很久了。

客人就是赖在座位上不走。

他终于炸了毛,剪刀一扔,七彩长发一甩就跪了,“大姐,您别玩我了!您能做什么发型啊!!”

“都行都行,一般人的就行。”无头鬼固执地说着。

3.

南南生下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经历大小手术十余场,还是在十岁那年遗憾离去。

临走前,他眨巴着眼睛问妈妈,“妈妈,死了之后,我会去哪里啊。”

妈妈捂着眼泪,冲他笑,“会去天堂,到了那里,你就可以随便跑了,再也不怕心脏疼了呢。”

南南闻言,抬起小手拍拍妈妈白发丛生的头,“那就好了呀,别难过了,跑累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南南过世之后,妈妈终日悲痛欲绝,被诊断为重度抑郁。

几经辗转,南南的父亲找到了一位精神疾病领域的专家医生,医生听完来龙去脉,屏退所有人,坐到了妈妈面前。

他温和地笑着,“我见过南南了。”

那位妈妈闻言,豁然抬头,泪水盈满了眼眶,“南南说什么了?他还好吗?有没有长大一些呢?想不想妈妈啊?”

医生自始至终都在温和地笑着,“南南长大了一点,个子高了,也壮实了,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抱着个足球,脸上是芬芳的泥土,大概是在球场摔了个狗啃泥,我告诉他啊,我要去见你的妈妈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人屏气凝神,止住了哭腔,“然后呢?”

“然后啊,南南琢磨了一下,冲我挥了挥手,让我转达一下,他要入选天堂足球队啦,实在忙得很,就不回来看你啦。”

女人愣了很久,忽然破涕为笑,复又哭得撕心裂肺,“这孩子,没心没肺的。”

自那日开始,女人的抑郁症逐渐好转,男孩父亲回到那家医院想要当面拜谢医生,却发现,查无此人。

而他所不能见的地方,捉鬼师柳玄道大刺刺地蹲在地上,终于把南南哄着进了轮回六道。

末了,他抹了一把汗,长出一口气。

“这年头,捉个鬼还得cosplay。”

4

小僵尸碰到小萝莉,意欲搭话,生恐惊吓到小姑娘。

思前想后回屋穿了件最体面的衣服,兴冲冲地一跳一蹦跶。

蹦跶到屋外,小萝莉恰巧走过来,小僵尸挥着手,“你好你好。”

萝莉羞答答地扭头跑掉。

小僵尸美滋滋地回了屋,一跳一蹦跶。

后来小萝莉日日都来,日日都羞答答地跑掉。

小僵尸好奇的紧,跟着她回了家。

可那哪是什么家,竟是青云观。

观里一老头拍着脑门连连悲叹。

“死丫头让你去捉鬼,你日日红个大脸盘子回来干嘛?!”

5.

小萝莉不想捉鬼。

小僵尸不想被捉。

闲着也是闲着,两个小东西一拍即合,天天满山遍野捉兔子。

山北头的兔子一脸懵逼,我他妈招你们了?

6.

小萝莉过生日,小僵尸没啥拿得出手的,回坟头挑挑拣拣,随便拿了个前朝夜明珠。

小僵尸没生日,小萝莉说那就给你过忌日吧。

啥,忌日你也忘了?

那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小萝莉歪歪头,怎么说出来这么别扭。

7.

僵尸一辈子能过几个忌日?当然要珍惜。

小僵尸掰着小兔子的爪子数了很久,忽然发现妈的自己想过多少个都成啊。

山北头的兔子不是重点,多少个忌日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小萝莉羞答答地送了礼物。

小僵尸喜欢的紧。

一双贼厚实的鞋。

小萝莉红着脸,嘴要埋进脖子里,“我就是觉得,你最可爱的时候。”

“是一走一蹦跶。”

8.食梦鬼

“世有恶鬼,以梦为食,吞梦魇,夺魂魄,横行午夜……”

小道士捏着师傅的《捉鬼笔记》,眉毛软趴趴地拧在一起。

他的身前,一只通体软糯的小兽想翘起二郎腿,触角般小巧的两根腿好不容易掰到一起,又啪叽一下自动弹回去。

半晌以后它终于放弃,聋拉着耳朵,老神在在地开口,但是声音嘤嘤作响,奇异得很,“你师父那小子啊,根本就是当初上课不听讲,你看我这样的,像是横行午夜的恶鬼昂?”

小道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看你这俩腿儿走路都费劲,怎么横行。”

食梦鬼瞪圆了大眼,生气都呆萌得一比。

“能有啥害处,不捉了。”小道士悻悻地收起捉鬼笔记,抖抖拂尘就要走。只是转瞬间佛庙里忽然灯火摇曳起来,有乌云遮月,他的背后,呆萌的小兽轰然膨胀,生出四翅,巨爪,倾盆大口,从他身旁冲过,掀起的大风险些将他翻个跟头。

巨兽化作黑夜疾风,堕入不远处的村落消失不见。

“看走眼了妈的!”道士抽出所有法器道符,足下生风,撵了上去,毕竟看这架势,自己闹不好不是这食梦鬼的一合之将,但是远处的村落毕竟还有人烟,不能放任不管。

静谧的村落里,食梦鬼终于露出了贪婪的赤目,紧绷着躯体怒张倾盆大口,这巨口前的一扇窗户,是它与一个小姑娘中间仅有的屏障。

小道士急红了眼,眼见姑娘的身体里有白气被吞噬而去,抄起法器就砸了过去,只是那法器在空中顿住,被一柄秃毛拂尘接住。

“师傅?”

衣衫褴褛的老道踩着草鞋凉拖,明显是刚刚洗完脚匆忙而来,他苍白的须发倒竖,双眸空洞,陷在一种奇异的状态里。

小道士大急,“救人啊师傅!那小姑娘要死了!”

老道眸光如剑,顿了些许,“再等等。”远处的食梦鬼忽然浑身丛生倒刺,一大团白气在它通体游荡,床榻上的小姑娘停止颤抖,冷汗褪去,竟然是甜甜地睡着了。

“这……”小道士望着师傅绷着的脸忽然笑开,皱成一朵老雏菊,手舞足蹈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稍倾,挣扎半天的食梦鬼终于安静下来,身子抽缩成软糯糯的小兽,满头大汗,四肢软趴趴得吊在肥厚身躯上,“这些小崽子的噩梦,怎么一天比一天凶猛,现在孩子营养都这么好,脑洞都特么这么丰富了嘛?”

小道士一愣,忽然记起年幼时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有万鬼汹涌,要吞食他血肉,吸干他元气,那场让他颤栗不止的梦,最后荒唐结束,所有梦境里的恶鬼皆被琼吸海饮而去,安静下来的梦境里,曾有一个软软糯糯的小身躯,一瘸一拐,骂骂咧咧而去。

“小崽子噩梦咋这么凶。”

“贼特么凶哦。”

小道士忽然笑了,鼻头一酸,“原来是你啊。”

作者:架上一只鸭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