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都是写鬼故事的,为何他得了雨果奖?——《雷沙革村的读墨人》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

这是荷兰幻想小说家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的代表作《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的开头。故事刚一开始,天地就翻了个个儿。

作者凭借这个情节精彩、脑洞大开的故事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奖项。他的短篇小说集《雷沙革村的读墨人》已由豆瓣阅读联合东方出版社出版,书中收录了托马斯的多部雨果奖和世界奇幻奖的入围和获奖作品,并增加了4篇全新的荷兰语小说。

对于第一次读托马斯作品的读者而言,他的作品可能与大家日常看到的科幻小说大有不同,有人甚至觉得托马斯写的大多都是鬼故事。

试以此书《雷沙革村的读墨人》为例,内中的故事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

有每年仲夏夜森林里都会吃掉一个富亚兰森家族中人的古老长椅。有从人体身上疯狂长出来的郁金香,还有午夜过后高速路上把车开的飞快的高个子女人。

托马斯另一部代表作《欢迎来到黑泉镇》的译者仇春卉便曾在译后记中写到:“我觉得托马斯的小说拥有这种摄人心魄的魔力,他的作品让你恐惧未知,甚至不敢关灯,仿佛跟主人公一起会堕入无尽的黑暗中。”

著名科幻作家韩松便曾表示过:“我是写过鬼故事的人, 但读了托马斯的小说后也被吓住了。

写到这里,问题来了,如果只是讲鬼故事,以荒诞离奇取胜,相信在这一点上托马斯一定拼不赢中国当代著名故事月刊《故事会》。但为何得‘雨果奖’的却是托马斯,而非《故事会》的作者呢?

个人觉得,略过托马斯小说恐怖、猎奇的风格不说,每一个故事背后所蕴含的思想内容,不但令他的作品具有了更深层次的哲理性与更缉拿强烈的可读性,也是他与其它作家的区别所在。

托马斯曾在访谈中直言不讳的表示过:他在创作的时候完完全全是依赖直觉。首先在意的是打动读者,所有的设定都是为了完成心中的故事,而不是为了迎合奖项,根据读者需求或依据评奖标准来写小说。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们可以注意到,在《雷沙革村的读墨人》这本不厚的小说集里,八个故事中有六个故事都是以“我”做为小说的主人公。

这些故事中的“我”虽然背景不同,性格各异,且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奇幻经历,但我们又分别从一个个故事中看到作家本人,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青年人的影子。

换言之,求索、探知与发现,似乎是托马斯许多小说中的主题。

比如《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的主人公“我”一直苦求女友与自己分手的真相,在天翻地覆后还拼尽全力到女友身边去,希望与女友复合。

《长椅和星光》中的“我”一直在探寻树林中那条长椅为何会吃人的秘密。

《蘑菇之地的郁金香和风车》中的“我”总想搞清楚胡恩瑟拉尔种的郁金香疯长的原因所在。

《你知道的,故事就是这样》里,“我”经历过午夜后拦车的死亡之旅后,积极收集各种类似死亡事故,致力于揭开这个迷,查清楚那个中年女司机是人是鬼。

在不断的探索与发现中,每一个故事中“我”越来越接近真相本身,也越来越对这个世界有全新的认识。

作为读者,我们既可以将他的作品看做一篇篇充满丰富想像力的科幻小说,甚至也可将其当做一篇篇独立而深刻的寓言。

《长椅和星光》中富亚兰森家族的人明知每年家族中都要有一个人被那张长椅吃掉,但还是没有一个人离开家乡,远走高飞。

作者在谈到这篇小说时曾说: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也生活在危险的地方,比如日本,地震和海啸的风险很高,加利福尼亚、洛杉矶也是这样。大家都知道,也许某一天就会发生毁灭性的灾难,但还是选择留在那里,因为眼前生活在那里真的很好。而灾难,在来临之前是看不到半点影子的。

而《雷沙革村的读墨人》的创作灵感虽然缘于作者在泰国清迈参加水灯节的真实经历,但结尾处恒河女神被唤醒,满足了每个人的愿望的情节又被作者处理的充满禅意,这对于一个荷兰作家而言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整体而言,托马斯的科幻小说独特而另类,与众不同却又光彩出众,自成一统。富于想象力的文字在天才作者的驾驭下,生生演绎出独特的光采。

有人评价说,他的小说拓展了科幻的外沿,把童话写入现实,既有也有充满少年气息的冒险,也有托马斯招牌式的惊悚。可以说是概括的很精准了。也怪不得著名科幻作家韩松会感叹说:我读了他的书都不想再写科幻了。

本着孟子知人论世的精神,这里再来介绍下作者本人。如果将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称之为科幻小说界的新锐,或后起之秀,未免言不符实。

确切说,是对其本人有些轻视。毕竟,人家虽然是青年作家,但早在十九岁就已经出版过自己的第一本书了。

身为一枚80后,作者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可称是一位少年英才。1983 年出生于荷兰的他,从小就热爱阅读。

他曾在接受访谈时说过,11岁时他便在荷兰的一个书店满满的书架下许了个愿:我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我的故事也满满地摆在书架上,摆在全世界的书架上,每个国家的读者都能在我的故事中得到阅读的欢乐!

十几岁时,他读到了斯蒂芬·金的书,当时便决心自己长大后也要成为这样的作家。

在托马斯的努力下,他19岁便出版了第一部个人作品,26岁获得荷兰历史最悠久的幻想文学奖保罗·哈兰德奖。

做为首位入围该奖的荷兰作家,2013年至2015年间,托马斯连续三年入围科幻界最高荣誉奖项——雨果奖,2015 年《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获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与刘慈欣是同年。并成为刘慈欣之后第二位以翻译作品(原作为荷兰语)获得该奖的作家,可称得起是科幻文学界的青年才俊之士。

身为科幻小说作家,这个83年出生的帅哥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个不走寻常路者。比如他家门口杂草丛生,对此情况,街坊邻居大都是买割草机,他则是从eBay上买了一头二手驴来解决问题,这个办法虽然很特立独行并节约后期费用,但也不是一劳永逸解决了问题。

托马斯在同大家谈起这件事时有些忧郁的说:“驴真的是很棒的动物!大老远他看见我就会跑过来和我亲昵。但他们又很倔强,你让他干什么不想干的事,他绝对不干。我很喜欢这一点,我觉得我跟他之间很默契,很大一部分我觉得他是另一个“我”。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这驴太肥了,你懂的,草太多,驴就这一头……所以我还得天天带着他绕圈减肥。”

这样一位在生活中如此有趣的作者,你便能理解为何他能写出这样荒诞离奇而又精彩有趣的故事了。

幻想大师尼尔·盖曼曾说:“短篇小说是一扇扇通向不同世界、不同心灵和不同梦想的小窗户,是一场场前往宇宙尽头的旅程,却让你能及时赶回家吃晚饭。”对于这样一位如此有才又有趣的作家,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后他会给科幻界来更多精彩,为读者们呈现更多前往宇宙尽头的奇妙旅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