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鬼故事:山民王二砍柴发现怪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鬼故事:山民王二砍柴发现怪事

长安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口达到50万的大城市,它的灿烂文明举世瞩目。长安的黑夜,从远古到今天,记录了诸多鬼怪不经之谈和荒谬无稽者,都至于茫茫黑夜追寻诡异历史。

所谓大长安,指的是以唐代的长安城为一个时间点,辐射到上下各个朝代,当然从地域上来讲,是以我们的关东平原,以陕西为基点辐射到周围的这么一个地域范围。

今天我们要说这个事是发生在长安城以南的秦岭山当中,我们很多朋友都知道,中国氛围南方北方,那么中国南北这个分界线到底怎么分呢?地理学得好的同学可能知道,是以秦岭淮河为中央分界线。所以秦岭山,也是我们中国南北的分界线,这座山脉1600多公里长。同时,也是长江的第一大支流,汉江和黄河的第一大支流,渭河的分水岭这个地方,自古就是一块风水宝地。

过去历朝历代,只要是在陕西建都的王朝,他们盖宫殿用的木材,筑城用的食材,水源,这个冰块括各种药材,都是从秦岭山里边采集而来的。那直到今天,秦岭山依然是很多西安的朋友们,在节假日的时候休闲、娱乐的一个好去处。

唐朝的唐德宗贞元年间的事。唐德宗李适是唐代的第九任皇帝,死了以后,就葬在今天的陕西咸阳市,管辖内的泾阳县的一座山的山根底下。

在李适主政的贞元年间,秦岭山发生了这么一件怪事。有个人叫王二,也就是今天的西安地区鄠邑区的一个山民。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个王二家里头,世代都是以在山里头狩猎为生,兼带着砍点柴。我们都知道,山里头砍柴、狩猎那是风险很大,也非常辛苦,所以王二的父亲,当年就是因为在山里头,狩猎砍柴的时候,不慎从大山高处跌落而死。自从没了爹以后,家里头的重担,就全落到王二身上了。于是,王二就跟他老娘两个人相依为命。本来这日子过得倒是清贫点,但也没灾没难,倒也还过得去。

可是,这种平静的生活被一件突如其来的怪事,就给打破了。这天早上,这个王二要去砍柴,他的老娘的突然间叫着他说:“哎呀,孩啊,我今天感觉到胸闷气短、头痛难忍。怎么办呢,你给为娘找找大夫治治病吧!”王二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就赶紧翻箱倒柜的找钱,请大夫。好不容易大夫来了,这一看老人家那是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给开了几副药,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等把母亲服侍休息下之后,王二想起来今儿还得出工,不出功吃什么?所以就请邻居,帮着多照顾照顾母亲。自己就赶紧拿起斧子,朝山里头奔。一来,是今天本来就出门晚了;二来,是母亲又得了病,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所以,王二干活儿的劲头比往日就大了许多。他心里想的是,在天黑之前,多砍点柴,早早回家去照看母亲,让老娘这个病,早点好起来。

这说话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王二是紧赶慢赶,赶到还没出山的时候,这天就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周围的景色慢慢都看不见了。王二见状赶紧加快了脚步,往山外走去。山里头啊,那白天跟晚上绝对是两个世界。各位您可能都有体会,白天到山里面该隐匿的什么野兽都藏起来了。到晚上的时候,我们都没在山里头呆过,指不定山里头从哪就窜出来个什么东西。虽然王二是个猎户兼樵夫。但是他清楚,没事晚上尽量少在山里头呆,所以看到天色已经慢慢黑下来,就赶紧加快脚步往家里头奔。那时候,手上也没有个灯,这山里头也没有人家,只能靠着从树缝透下来的,点点的月光来引路。

这王二是低头一阵猛走,走着走着,王二就觉得前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猛然抬头一看,好像在前边不远的小路上,站着一个人。“这么晚的山里头怎么还会有人呢?我来的时候也没见着周围有人呢?再说了,我们村里的猎户跟樵夫我也都认识。如果有相识的人应该打个招呼才对。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王二想着想着脚步就慢下来了,他躲在一棵树后面,悄悄去观察这个人,到底从哪儿来?他想要干什么?远远望去,只见那人的身高大约有接近一丈,夜色当中,是身穿一身黑衣服,手里拿着一副弓箭,看上去好像是背对着王二,似乎并没有发现王二出后边来了,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前面,好像正在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前面有什么东西过来。从背影的轮廓看上去,王二觉得这个人不像是村里人,也不像是本地人。

这身材这感觉,有点像是,他在城里边见过的西域的胡人。王二觉得很奇怪,大唐虽然开放,可是来这儿的胡人,大都是来经商的。这个胡人黑夜,跑到大山里头来干什么?难不成是要做山货的买卖。但是他又一身夜行衣的打扮,手里还拿着弓箭呢!难道是专门在野外杀人越货的强盗?王二想到这儿,他有点害怕了,这家这回可能是回不去。虽然说自己也是猎户樵夫出身,但是,真碰见这个人高马大的家伙,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他。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二决定先在周围躲起来,等待这个人走了以后,再悄悄回家。就在这时,他发现那个人突然低声喝道:“捉!”紧接着就猛的朝前方射出一箭,只听“突”的一声,好像是箭到了什么东西上面。但是,王二并没有听到人或者动物的叫唤和倒地声。而射出这一箭之后,那个黑衣人依然站在原地不动。王二悄悄地,顺着那个人射箭的方向望去,只见前边大概一百步之外,好像有一个东西,看起来像人,但是全身上下并没有穿任何衣服,只是有长长的,黄色的,像毛发一样的东西,盖着整个身体。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门面衣,完全看不到头和面孔。到这朋友们可能要问了。那面衣是什么?

在唐代的时候,女子们在出远门,尤其是需要骑马的时候,往往都会带着面衣,它这个作用,就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的面纱。当然也有把它叫面帽或者说汨罗的。这个东西,就像斗笠一样戴在头上。前面就吊着一块能够搭到胸前的一块纱巾,那纱巾上开两个窟窿,只露出眼睛。而那个时候,这面衣又分为活人和死人两种,这个活人带着面衣都是青色的,而死人戴的面衣多都是白色的。王二看见这个黑衣人射出去的那支箭,好像不偏不斜正射到那个黄毛怪物的肚子上,而且这个黑衣人射箭的力道好像特别大,那个箭杆,几乎全都扎到那个黄毛怪的肚子里,外面只留下了白色的羽毛。

那个怪物虽然中箭了,可是好像没有任何反应。像这个黑衣人一样,也是一动不动的,就站在百步开外的地方,看着这个黑衣人。看到这一幕,那个黑衣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对这个黄毛怪说的,还是跟自己说的:“你的能力,果然不是我所能企及的。”说完之后,一纵身消失在了这茫茫的大山深处。黑色的深山里头,就只剩下了王二和远处那个不动声色的黄毛怪物。那黄毛怪不动弹,王二依然不敢走。王二的心里头,又着急,又害怕,但是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等,等这个黄毛怪消失以后,自己再背着柴回家。

没过多久,王二听到树林深处有动静,扭头一看,只见树林深处,又走出来一个长相跟打扮跟前面那个黑衣人都特别相像的一个胡人。这人的个呢,比刚才那个看起来还高,比刚才那个黑衣人更加的魁梧粗壮。也是二话不说,同样手持弓箭,来到怪物近前拉弓射箭,只听“嗖咚”一声,这一箭射出去,快似流星赶月,正处那个怪物的胸口,同样也只留下了箭外的白羽毛,在微微的颤抖。可是那个黄毛怪物,仍然是一动不动,还是站在原地,王二心里的恐惧在瞬间,都转变成了好奇。

他心说:“难道,这两位胡人剑客,都射的是死人不成?”远处那个家伙身中如此两重箭,怎么吭也不吭一声。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后边来的这位黑衣大汉高声喊道:“看来,对付你,非得去请我们的将军出面不可了!”说完也是凭空一跳,又消失在了密林之中。王二看不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哪儿跟哪儿,我怎么就平白无故的碰上这种怪事!他心说:“你们要闹,也找一个僻静地去闹,别挡着我回家的路,我老娘在家里头还病着呢!”他又一想,刚才那位说“将军,对将军!莫非,莫非他们是官府里的人!”

又过了一会儿,又听见树林深处,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出现了数十名胡人。他们由先前来的那两名黑衣人带队,各个是人高马大,身体壮实,全都一身黑衣打扮,个个持弓带箭。只见这群人来到那个黄毛怪物的前面,马上分散成一个扇形,就把那个黄毛怪物给围住了。就在这群黑衣人要搭弓射箭,集体对付那个黄毛怪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他的身后,传来一声:“莫要慌张,我来会一会他。”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只见那群黑衣胡人立刻恭恭敬敬地垂手分列两旁。不知道从哪里又走出来,一个更加高大雄壮的胡人来。王二远远地望去,只觉得这个人身高足有两丈,膀阔腰圆,身着一身紫红色的衣服,除了这个长相古怪以外,这个人的走路说话都气势逼人。

“啧”王二想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刚才那个黑衣人说的什么将军吧!只见这位将军,远远的看了那个怪物一会儿,然后低声对大家说:“这家伙的弱点在喉咙、射他的喉咙!”听到这个吩咐,那些黑衣剑客马上张弓搭箭,准备射向那个怪物的喉咙。

但这个时候,那个将军突然又伸手拦住大家说:“诸位莫急,依我看来,射杀此怪非熊舒不可呀!”话音刚落,那群黑衣人当中就有一个人上前拱手说道:“在下仅凭将军吩咐!”王二想“看来,这个人就是将军说的熊舒了!”看到熊舒出列了,将军微微一点头说:“熊舒啊,你自幼天赋禀异,剑法更是得到老夫的真传。我认为你必是那怪物的克星,现在就是你大展身手的时机,去吧,射杀那个家伙,让大家都开开眼!”

那个叫做熊舒的双手抱拳口称:“遵命!”随即搭上一支雕翎箭,将自己的弓拉得如同满月一般,只见“咻”得一声箭就飞了出去。众人齐齐喝彩:“好!”王二循声望去,只见那支雕翎箭,正中那个怪物的喉咙中央,作为一个常年在山里头打猎的猎户,王二深知如此精准的箭法,需要怎样的天赋和后天的锻炼,不由得也在心中,为这个叫做熊舒的胡人,暗暗叫好。

那么这个熊舒一箭射出去之后,究竟能不能把这个怪物给射倒,发生在秦岭山里,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为旁观者王二究竟会不会受到伤害?

朋友们这件事的确是历史上所记载过的绝非空穴来风。故事的答案,我们会在下期更新的时候,跟大家来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