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山东特警张保国:我把排爆背后的故事讲给你听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山东特警张保国讲述排爆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山东特警张保国讲述排爆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山东特警张保国讲述排爆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大众网·海报新闻青岛9月5日讯(记者 郭欣 见习记者冯娣)9月4日,全国第四届平安中国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暨“我和政法70年”短视频征集颁奖仪式特别节目在青岛奥帆中心大剧院上演,全国政法战线的英雄模范从故事中走上舞台,来自济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张保国讲述了他从警20年的经历,形象生动地展示政法干警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治本色和时代风采。

20年始终如一 因为专业所以大胆

张保国,山东德州人,现为济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1999年从警至今已20年,如今54岁的张保国依然战斗在排爆第一线,为国家培养出更多排爆人才。作为省内的排爆专家,张保国始终以排爆为己任,在危险面前勇往直前。

“我大学里学的就是炮弹炸弹专业,主要是军用弹药。我干了十几年的工作,对于排爆肯定要比平常人大胆一点,这种大胆源于对知识的理解,我学炸药,了解了它的成分和原理,不会盲目的害怕。在九十年代,济南战役打得很惨烈,所以在地下留下了很多炮弹炸弹。在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城市建设、盖楼、修路等大量的工作亟需整顿,公安机关就通过地方政府向部队求援,我就多次穿着军装到地方支援这些工作,帮助他们修复。几年之后,地方政府就说太需要这样的人了,因为每次求援都需要很长时间,因此我就转业来到了地方。到了地方以后,我就从事炮弹炸弹工作,到了公安里面,炮弹装置也成了我的另外一项工作。”后来组建了排爆队,张保国就担任了排爆队长,主要承担了三项工作,一是大型活动,比如上合峰会期间,张保国待了整整一百天,带领2600多人把所有的场地,包括一些政要去搜查;二是继续干着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炮弹炸弹的活;三是爆炸犯罪,要排除一些违法犯罪分子放置的爆炸炸弹,包括遥控炸弹或者定时炸弹等。从1999年9月1日到现在,整整20年,张保国一直在从事着这份工作。

与时间赛跑 拿生命做赌注

“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处理的是远远比影视剧里更危险的炸弹,因为真正你遇到的炸弹,它是不会让你看到时间的,坏蛋不会把表放在外面,告诉你还剩多长时间,所以我们往往排除完了之后才会发现我只快了几分钟。只提前了3分钟,或者只提前了10分钟,这时候就足够吓人了。”

2005年3月2日,张保国带着排爆队将废弃弹药运往山里销毁时,老旧发烟罐突然泄漏起火。“快跑!”他猛然推开身边的记者和同事,独自一人冲到火药堆旁踢飞了发烟罐。但还没来得及跑开,火药堆就蹿起了十米高的大火,将他包围……

这次事故,让张保国全身有8%的面积烧伤,脸部二度烧伤,双手深二度烧伤,落下七级残疾。经过最初的两个月的治疗后,他的双手依旧几乎不能弯曲,缠着厚厚的绷带。为了让自己能够再次站在排爆现场,他放弃了保守的恢复,选择了康复治疗。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进行了多次植皮、矫正手术。

或许大家不清楚为什么张警官一年四季都带着手套,因为那次负伤后,张保国不仅手指打不直了,而且植皮后的手永远留下了疤痕,他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只为了心中的这份事业。

隐瞒工作为家人 真相大白妻子守夜

“一提起家人,我就想到父母、妻儿,想到对他们亏欠。”张保国无奈地说道,“一开始,我是在部队工作,家人总觉得大学是学这个专业的,是懂这个的,他们也不太懂我从事的,我也不去说,所以这个事情就模模糊糊地混过来了。现在他们都知道了,特别是我受伤那一次,2005年那次受伤伤的很重,我和家人就彻底地全摊开了,家人发现这个工作确实很危险。平时为了回避这些事情,我尽量不给家里说,所以等我爱人看到我这么多奖章的时候,她都感觉到很震惊,相当于每一个奖章都会经历一次生死。”

这种担惊受怕和痛苦,张保国尽量不让家里人知道,但是后来随着受伤,各种新闻报道,家人慢慢地也就知道了。“像我父母年纪大了,又都在老家,不在身边,每个星期至少要打两个电话。不打电话,父母就害怕,然后电话就会打过来,听到我的声音才行。很多时候出警都在夜里,这个时候,我爱人知道我是个警察,不可能不去,但是去就会面临着危险,所以她就不说话,陪着我一块起床,然后把我悄悄的送出家门。我就打着电话匆匆忙忙地往外赶,她在家里肯定是睡不着觉的,我不排完爆、不回家,她就不睡觉。所以我在回家的路上远远的就能看见我家的灯亮着,因此我也有个习惯,每次处理完一个危险的任务之后,我第一个电话肯定要打给我爱人,让她早一分钟知道安全,早一点安心。”张保国介绍道。

在张保国受伤期间,张保国的妻子李静在床边守了七天七夜。李静说“当时保国伤的很重,医生告诉我头几天是危险期,那个时候我怕发生更坏的事情,怕我的女儿失去父亲。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婆婆又从电视上看到保国受伤的事,她一下子受不了,一头栽在了地上,被救护车送到了济南。就这样,在相隔不过四五十米的两个病房里,一边躺着昏迷不醒的婆婆,一边是重度烧伤的丈夫,那段日子确实很难。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只要保国夜里出警,不管多晚,我都随着他起来,我送他出门,然后打开客厅的灯,等他回家。”

“我其实挺感激张保国的,这么多年,他完成警务之后第一个电话肯定打给我,告诉我没事了,放心吧。”李静笑着说道。

一盏灯守一夜,一年365天,有多少个夜晚出警,就有多少个夜晚提心吊胆的守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