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河北故事|一条出山的天路牵起汉藏深情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如果不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副县长、雪山乡党委书记旦巴达杰到访,恐怕没有人知道,在保定高阳县,73岁的臧建文当年曾在2000公里外的青海,为一个“骑牦牛要走七天七夜”才能到达的地方,打开了一条走出大山、通往外面世界的“天路”,在20多岁的年纪被当地牧民亲切地唤为“老臧”。

骑牦牛走七天七夜,二十多岁的老臧来了

现在的雪山乡(旦巴达杰供图)。

玛沁县雪山乡平均海拔4200米,全乡共有两个村,600户2100口人。因为地势险峻、封闭,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前,雪山乡还是玛沁县唯一不通公路的地方。

臧建文回忆,雪山乡距玛沁县城86公里,当年有54公里的路不通车,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牧民们出行只能骑牦牛或马。若遇大雪封山的年头,牧民就要与外界隔绝半年以上。1973年,山西籍抗美援朝老兵陶振华到当时的雪山公社任党支部书记,行经那条羊肠小路时就下定决心,给当地的乡亲们修一条通往外界的路,让生活在这里的牧民们也能走出大山。

臧建文是与陶振华前后脚来到雪山乡的,当时他经亲戚介绍到雪山乡一所学校做木工。他从玛沁县出发,骑着一头牦牛,足足走了七天七夜才抵达雪山乡。

臧建文回忆说,“路只有不到30厘米宽,在峡谷和山腰悬崖间上下盘旋。牦牛和马也得不断催赶才敢走。稍不留神,就可能连人带畜一起跌入谷底。”

在雪山乡,臧建文除了在学校做木工外,还时不时帮着当地牧民干些木工活,因为人老实、活儿好得到乡亲们盛赞。

两年后的一天,陶振华找到臧建文说:“老臧,我们想修建雪山乡第一条公路,你能不能做我们的技术顾问?”

臧建文回忆说,他之前从未修过公路,更谈不上掌握任何修路技术。但他知道当地牧民多么渴望走出去,就没有丝毫犹豫,立即答应了。随后,爱较真和钻研的他前往果洛藏族自治州新华书店买回两本关于修路的专业书籍,以初中文化水平,一点点地钻研修路技术。“那两本书帮了我们大忙,几乎解决了我们修路遇到的所有难题。”

那一年,臧建文年仅27岁,但被陶振华和当地牧民亲切地称为“老臧”。

亲人高原反应严重,匆匆一别就是数十年

东雪公路竣工投入使用时的盛况。

当年修路的四年多时间里,雪山乡的牧民们组成四十多人的修路队,和老臧一起施工、一起吃住,在陶振华等的支持下克服了一个个难题,共修建木桥5座、涵洞8眼,移居营地8处,建石灰窑1处,挖掘土方11万立方米、开采石方21万立方米,放炮开挖山体10余处、长11.8公里,拉运修路木材500立方米,没花国家一分钱,一锤锤、一镐镐地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最终修通了54公里的县乡公路。

从那时起,对雪山乡的牧民们而言,这条千辛万苦修成的路,带来了希望、点燃了梦想。牧民们看病、子女上学、学习外界新技术等诸多难题都迎刃而解,雪山乡的冬虫夏草、畜牧产品等也得以走出大山。牧民们的生活质量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和提高。如今,雪山乡的人均收入在整个果洛藏族自治州的44个县中名列第一。

当年道路完工后,臧建文被安排到雪山乡一家乡镇企业工作。后来企业倒闭,臧建文也没给当地有关部门添麻烦,自己打零工维持生计。但是,他的女儿出生后,高原反应严重,一家人不得不从医院直接返回河北保定,甚至都没来得及回一趟雪山乡,没来得及与牧民乡亲们道别,就这样和雪山乡失去了联系。直到2018年12月,雪山乡党委书记旦巴达杰辗转与他取得联系。

54公里路修了近5年,他没吃过一口蔬菜

旦巴达杰复制了臧建文当年的帆布工具包。

“其实,那条路能修成,最应该感谢的人是老书记陶振华。要是没有他,就没有这条路,也没有我参与修路的机会。”臧建文回忆说,那是一条自发修建的路,再加上地势险峻,修路的困难不可想象。

1975年5月1日,通过雪山乡的“东雪公路”在东倾沟乡三岔路口正式开工,一群牧民放下牧鞭,拿起了铁锹和锄头,老臧也放下刀锯、带着修路工具上岗。

“公路全程54公里,每一处坡度的测绘都在10次以上,但咱答应干了就要干好。”老臧回忆说,尤其是盘山公路修建过程中,要一遍遍地测绘,可是他们连一件像样的测量工具都没有。虽然其间他不眠不休地钻研书中的修路知识,但有的难题仍旧无解。

就在那时,陶振华叫上老臧,赶到果洛藏族自治州找到一个道路施工队,上门向人家学习技术,问题迎刃而解。临了,人家还送给老臧一个简易坡度测量仪。

“那个测量仪成了我们修路的宝贝,可是帮了我们大忙。”老臧笑着回忆说。

路开始修了,然而,对老臧的考验才真正开始。

老臧是汉族人,参与修路的都是当地牧民,施工期间食物多以牛羊肉为主。“这条54公里的路修了近5年。5年间,我没吃过一口蔬菜,当时工地也没条件吃青菜。结果,半年以后,我开始流鼻血,需要每天服药补充维生素。”老臧说。

此外,老臧作为技术人员,时刻不能离开现场,因此近五年间他一直住在白帐房内,落下了一辈子的老寒腿。

除了条件艰苦,老臧也奉献了很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自制炸药,他奋勇上前点燃;修路架桥,他主动跳入冰冷的河水中修建木桥;为了勉励自己,他给自己做了个帆布工具包,一面写着“苦不苦 想想长征二万五”,一面写着“累不累 想想革命老前辈”。他每日背着工具在工地上穿梭,在牧民们好奇的目光中,那个工具包格外惹人瞩目。

雪山乡亲想念他,捐款千里来看望

旦巴达杰(左)为臧建文老人(右)献上哈达等。

臧建文一家当年匆匆离开雪山乡,但那里的人们没有忘记他。2018年12月,雪山乡党委书记旦巴达杰辗转与臧建文取得联系,并赶到保定看望。

当时,旦巴达杰看到臧建文的家中特别困难,回到青海后把老臧的情况告诉给当地的牧民。牧民们听了,自发组织捐款,要帮当年为雪山乡作出贡献的老臧一把。

今年7月,旦巴达杰带着雪山乡218位牧民的感谢与惦念,把56950元资助款送到臧建文的手里,“这些钱微不足道,都是牧民们的心意,请您收下!”当时,73岁的臧建文眼里泛起了泪光……

旦巴达杰离开后,臧建文激动地拨通了当年和他一起修路的牧民德青的电话,共同回忆了当年一起修路的时光。“我们应该感谢您!没有您,就没有我们现在的这条路。”德青在电话中说。说到这里,老臧说,他希望有机会而且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回雪山乡看一看。

8月20日,旦巴达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雪山乡交通困难的时候,臧建文不是干部,也不是共产党员,作为一名普通外来务工人员,义无反顾地为我们修路并科学设计了道路,为公路修通作出了重要贡献。没有老书记陶振华就不可能修这条路,没有全乡牧民也修不通这条路,而没有臧建文,我们就修不好这条路!”

据了解,因为当年的公路规划设计很科学,雪山乡后来养护、修复那条道路五六次,一直没有改变过线路,还是沿用当年的老路,当年修成的木桥有的现在还在使用。此外,也是因为旦巴达杰的到来,高阳县得知了臧建文的事迹,目前已下发通知,号召全县人民向他学习,并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予他们一家帮助。

(燕都融媒体记者 田媛媛 文/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