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初心·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本文原标题:《初心·故事 | 半生征战、半生隐瞒! 92岁老兵把军功章锁进抽屉几十年……》 点击上方“衡水发布” 可以订阅哦!
《初心 故事》系列短视频之五
中共衡水市委网信办
衡水日报社 衡水新闻网
联合出品
人/物/档/案单树昌
衡水市深州市魏家桥镇解放营村人,1927年生,1945年参军入伍,1949年1月加入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清风店战役、石门战役、太原战役、兰州战役、银川战役等,从战士先后成长为班长、排长等职;抗美援朝期间,参加了上甘岭战役、第五次战役、金城战役等,屡立战功。1955年被授予少尉军衔;1958年转业;1962年响应国家号召回到原籍务农。隐世英雄
——专访深州市92岁老革命军人单树昌年轻时,为了保家卫国,他毅然投身军营,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九死一生,靠着过人的胆识和智慧屡立战功;和平年代,他积极响应国家干部支农的号召,解甲归田,将象征一生荣耀的证书和勋章锁进抽屉,和戎马倥偬的前半生告别,重新做回一名普通农民。
他的初心,永远都是为了党和国家、为了人民,奉献不息、奋斗不止,他就是老军人单树昌——1
锁在抽屉里半个世纪的辉煌老人和儿子一起翻看资料。
1962年回到家乡后,单树昌把“赫赫战功”装进一个抽屉,一把钥匙别在腰间,便和过去划了一道分界线。多年前,他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家人才拿到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那些被尘封多年、历经岁月沧桑的证书、勋章,诉说着老人过往的辉煌。
近日,记者来到深州市解放营村单树昌老人的家,见到了这位隐世半个多世纪的英雄。今年92岁的单树昌在战场上耳朵被震聋,加之得了脑血栓,表达能力也受损,坐时间长了体力不支,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生活由儿子单胜利夫妇俩照顾。
“家里条件不好,父亲又没啥收入,每个月都为医药费发愁,要不是自己得病了,他还不把钥匙给我们呢!”单胜利坦诚地说道。
拿起那把生锈的钥匙,单胜利来到摆在房间角落的一张桌子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将一沓陈旧的小本本和一把军功章捧到我们面前。
抗日战争纪念勋章、解放战争纪念勋章、解放西北纪念章、解放华北纪念章、解放东北纪念章、抗美援朝立功章……这些军功章在岁月的磨砺下,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芒,但却有着沉甸甸的分量。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奖章证书》、《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军官兵役证》、《中国人民志愿军立功证明书》、《抗美援朝立功证书》……纸面已经泛黄,但照片中年轻时的单树昌英姿勃发、斗志昂扬。
“这些,就是我父亲的前半生!”单胜利告诉记者,直到父亲把钥匙交给他,这些尘封多年的荣誉勋章和证书,才从那个最沉寂的角落里,第一次被人所知。
有人曾经问过老人,如果不是得了重病,这些会悄悄锁到什么时候?老人笑道:“等我死了,放棺材里带走。”
2
枪林弹雨中屡立战功这是属于英雄的辉煌。
单树昌自幼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由一位本家年迈的奶奶抚养成人。1945年2月,抗战接近尾声,不满十八岁的单树昌在家乡积极参加民兵支前工作。此后不久,他怀揣保家卫国、参军光荣的理想信念,毅然告别家乡,胸佩红花、意气风发地踏上了从军之路。
抚摸着用胶泥水和槐树籽染就的黄色军装、用草木灰染成的灰色军装,单树昌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看的衣裳。自此,他用永不停歇的奋进脚步,趟过腥风血雨的洗礼,为新中国胜利的曙光奋斗着。
战时生活是异常艰苦的,一年四季只有一套冬装一套单装,棉袄没有扣子,就用铜钱穿联起来;三年解放战争,只发过五毛钱;火烧了棉袄,就从裤子上裁下一块补上;打太原,火车上人多拉不动,卸下一半人,单树昌第一批下车步行;刚入朝作战时,部队48天没有开火做饭……不管多苦多难,单树昌和战友们靠着坚强的意志挺了过来。
而战争最残酷的就是,每一次都要直面死亡。清风店战役中,单树昌所在的野战军部队从涿鹿县到保定南,隐蔽转移,一昼夜急行120公里。清晨,部队到达方顺桥村以南预定作战地区,一场恶战一触即发。此时,单树昌和战友们在附近街上看到摆满了棺材。小战士们不惧枪炮,在难得的战斗间隙笑谈生死,单树昌凛然地指着一口棺材对战友说:“等我战死了,就用这口棺材装我的尸体。”
连年作战,我军装备供给严重不足,单树昌所在的战斗小组四个人仅有三杆枪,并且每杆枪仅配3发子弹,但这丝毫不影响战士们高昂的士气。最终,单树昌所在部队活捉对方头目,俘获其部下一万余人,击落飞机一架,开创了晋察冀歼灭战新纪录。
清风店一战既是围点打援,也是对接下来攻打石门的调虎离山。1947年11月6日,解放石门战役全面打响,单树昌和战友担负从东北方向正面突击任务。他们炸地堡、掀炮楼,和守军斗智斗勇,一点一点艰难地往前推进。部队进入城区后,战斗依然残酷,他们连续鏖战六昼夜,到12日,守城军残部放弃抵抗。石门解放后,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连成一片,为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创造了有利条件。
此后,单树昌又随部队继续参加各种战斗,强攻新保安、打太原、战银川……单树昌冲锋陷阵、屡立战功,平津战役后期,被组织吸收为中共党员。
3
朝鲜战场上冒死运粮抗美援朝立功章证书。老人珍藏的兵役证。
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单树昌同样表现得胆大心细,勇敢善战,孤胆英雄冒着炮火运粮,为部队伙食供应立下了大功劳。
1950年夏,单树昌随部队乘火车北上,经天津、唐山到沈阳,后驻扎到鸭绿江北岸。10月,志愿军开始陆续进入朝鲜。因联合国军飞机密集侦查,志愿军只得徒步从鸭绿江冰面进入朝鲜。志愿军每人背6斤伙食两天一夜急行军,随之投入到入朝第一仗,攻占159高地,接着又攻占528高地。战斗间隙,还要一刻不停地在红土山上挖战壕做防御。当时,美军战机飞得很低,到处侦查情况,一有风吹草动,便狂轰滥炸。
单树昌部队住在一个叫马山里的小村,在敌机休息间隙,他和战友们迅速出动,将山上、村内所有干草、柴火、稻草掩藏,防止被扔下的燃烧弹点燃。联合国军的照明弹也很厉害,夜晚,敌军怕被偷袭,经常放照明弹。一枚照明弹能燃烧一小时,比白天还要亮。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火力猛烈,单树昌和战友们曾经48天不敢生火做饭吃熟食,只吃萝卜、野菜、老酱、面包。为找粮食,已有多年战斗经验的单树昌主动请缨离开防空设施,和战友组成敢死队到附近村庄找粮食。在敌军的封锁下,单树昌他们不敢走大路,只能走小路,环境不熟,语言不通,头上还不时有敌机掠过。单树昌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那次,单树昌越过封锁线到供给处运粮食,绕小道、穿河流、越公路、走森林、迎炮火,处处是险情、时时是生死。找到供给后,单树昌背起200多斤米就往回走,路过清川江时,他发现很多牲口,于是顺手牵过一匹马驮上粮食。夜晚,敌人的照明弹使地上连根针都能看到,敌机在头上不停盘旋,他赶紧把牲口藏在树下。一路走来,牲口都学会了怎样躲闪飞机。回连部后,还要抓紧时间做熟饭送到战场上。从炊事班背饭到阵地,也是危险重重。单树昌又自告奋勇:“我是共产党员,我去送。”炮弹把沿途的土地炸成了浮土,飞机就在头顶盘旋,他机智躲闪,每次都顺利地把伙食送到前线。
他曾经和战友在防空洞里讨论过生死,讨论过“怕”与”不怕”。战友问:“你说我们这一百多斤能活着回国吗?”单树昌说:“别着急,别人能回咱就能回。”战友让他拉段二胡缓解紧张,他说:“防空洞里怎么能拉二胡呢?别怕,怕死活不了。”他亲眼看到一颗子弹击穿过教导员的头后又击穿了通信员的头;亲眼看到司号员在打扫战场的时候,被炸身亡;亲眼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看到血流成河的惨烈……一颗炮弹飞来,他机警一闪,死神与他擦肩而过。
在朝三年,189师566团三机连上士单树昌,参加了上甘岭战役、第五次战役、金城战役等,每次都冲坚毁锐、出生入死,期间荣获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颁发的解放奖章一枚、立三等功一次。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单树昌随部队回国,返回山西临汾。
4
和平年代时解甲归田单树昌年轻时的军装照。单树昌近照。
回山西驻地后,单树昌又在部队服役五年,升任排长。1958年转业,先后在偏关县、朔县等地工作。1962年,单树昌响应国家精简干部的号召,回到了深县老家。这一回,便是埋头田园,远离尘嚣,开始了另一种人生。
回家乡后几十年间,单树昌都在村党支部担任治安员,经常被学校邀请讲战争故事,被乡亲们好奇地追问在外多年的曲折传奇,他都淡然面对,不多提一句自己的战功,更没有提过一句那些锁在抽屉里的勋章和证书。唯夜深人静时,一个人独自翻阅、触碰回忆。子女只道父亲是普通军人,而根本不知道父亲英雄的一面。对单树昌而言,他不想再揭开战争的伤疤,浮现和战友生离死别的伤痛画面。唯有把腰间那把钥匙紧紧握在手中,藏在心底。
曾经有人问他:“你想过自己会死吗?”他却淡淡地说:“战场上哪能不死人呢?”他根本不怕死,却终究活了下来。他说,想想当年上甘岭战役中一个连只活下来3个人,“我已经活到92岁了,还有啥不知足的?”
半生杀敌征战、半生隐瞒战功!老人对过去看得很重,不然不会把荣誉深锁抽屉时,不准任何人动那把钥匙;老人对过去看得很轻,不然几十年后,在负担沉重、生活贫寒、身体异常虚弱时仍轻描淡写地说起过往,而不愿给组织提任何要求……在单树昌老人面前,我们读懂了至真的初心、读懂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高尚情怀……
致敬老兵!致敬英雄!!
(短视频部分画面来自电影资料)
还记得自己的初心吗?
还记得当初为何出发吗?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心
你我都有自己的奋斗故事
欢迎广大网友在后台积极留言
或发送邮件至hsxww5027@163.com
讲述、分享你的初心故事
我们将择优选登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在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