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超级恐怖可怕的鬼故事」抬棺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和老杨又是一番交谈,我这才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张昭成进入走毒团伙后,几年的时间,逐渐接近犯罪团伙的核心,如今他跟着一个叫余黎的家伙,道上人称“老鱼”。

老鱼走毒范围挺广,游走于县城和市区,在三山镇也很是有名,为人更是心狠手辣,县城的人包括三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几次抓捕他但是都是无功而返,最近听到这个老鱼可能要干一票大的买卖,张昭成用尽全力将这个消息传了出来,但是不知为何,中途竟然出了岔子,张昭成身份被人识破,落得沉尸的下场。

对于我有些气愤,毕竟在我看来张昭成死的太过可惜,于是说道:“那你们都知道这件事是那个叫老鱼做的,为什么不直接逮捕他?”

老杨摇头,告诉我,道:“逮捕需要证据,没有直接的证据逮捕他根本没用,最多也就关他几天而已!”

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说的也是气话而已,但是,难道这样的人真的无法无天了?还有就是让张昭成白死不成?心中怒气难平,就在这时,我突然又是想到一个问题,问道:“到底中途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怎么会被识破身份?”

这个可是导致张昭成惨死的直接原因,但是老杨摇摇头,对此他也不知道。

和老杨从饭店出来,似乎我的情绪也被感染,心情真的很差,张昭成无疑是一名令人尊重的警察,听老杨说,生活在那种环境下,张昭成有很多次想要退出,但是最终都是挺了过来,八年时间,在那种环境下他没有变成坏人,八年时间,他将最宝贵的青春留给了警队,最后,连命都是交付了出来!

对于张昭成这样的一名警察,无疑是令人敬重,对于那些走毒分子,我只希望警局的人尽快的将他们抓捕,算是给张昭成讨还一个公道,而对于整件事情,我也想出一份力,但是我却只是一个捞尸的而已,根本帮不上忙!

我心中感到一股无力,又有些沮丧,但是有些事情,似乎冥冥之中已经有了定数,因为我没想到张昭成的事情并不是结束,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而最终和我也是扯上一些关系。

事情发生在两天后,听老杨说,张昭成的尸体已经被他的父母领回了家,似乎还摆了灵堂,打算让亲朋好友吊唁一下,然后再过一天下葬,但是就在这天,我接到派出所老杨的电话,告诉我,最近一期的国家补贴到了,让我来派出所一趟。

前面介绍过,我们做捞尸这一门的行业,国家定期给一些补贴,虽然不是很多,每一期只有几百块,但是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笔额外的收入。

去了派出所,里面倒是挺忙碌了,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不是有意这么说我们这地方,只是我们三山镇地处较偏,真的挺乱,我直接去了财政部,这一期领的补助竟然比上一期多了一百块,让我挺开心。

毕竟来了一趟,想要和老杨打了声招呼再回家,但是刚走到派出所的办事处,突然一个电话打到派出所的报警电话上面,一个年轻民警走过来接了过去,刚接通,那人脸色猛地便是变了。

老杨之前也是注意到这边,当看到那名年轻警察脸色不好看,问道:“怎么了?”

年轻警察脸色微沉,片刻后才说道:“队长,张昭成家出事了!”

当听到年轻警察的话,老杨先是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便是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年轻警察被老杨的一句话吓到了,接着指着电话吱吱呜呜的不知该说什么,老杨见此,顿时夺过电话,我也听不清电话里面说了什么,就看到老杨一把将电话摔在桌子上,说道:“小唐,陈舒,还有一队的人,都放下手中的活,全部跟我走!”

老杨此时的状态几乎要暴走,能看到眼眶中都是布满了血丝。

“杨叔,怎么了?”我急忙走到老杨的身边,我听到那年轻警察说张昭成家出事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杨并没有和我解释,只是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想要知道的话,让我也跟着,我自然没有反对,而这次的排场倒是挺大,警车整整出动了四辆,沿途都是引起很多民众的好奇!

就这样,警车一路行驶,前后仅仅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是来到了一个村口,尽管如此,警车还是没有停下来,直接开进了村子。

我此时心里再次奇怪,到底什么事情会引起老杨这么不惜劳师动众,心中这样想,刚好这时看到不远处一户人家,此时院子四周围满了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回事?”

我伸头朝着人群中张望,那户人家门前摆着一间灵堂,不多久,便是在人群中看到两个瘦削的身影,可不就是前两天见到的张昭成的父母。

两位老人家此时的背影极其的令人心疼,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着,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而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无比嚣张的声音,喊道:“把棺材给我抬走!”

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在两位老人前方,站着另一伙人,有几个穿着西装笔挺,看来挺牛气,而在他们的四周还围着十几个染着黄毛的小痞子,声音落下,便是有几个小痞子找来木头,将那棺材给抬了起来。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这是要干嘛?为什么好好的要抬走张昭成的棺材?

一连窜的问题在我心中突然冒了出来,而这时,老杨下了车,十几名警察也是跟在了老杨的身后,双方立马对峙起来,而老杨看了眼被对方准备抬走的棺材,再看了眼对方人群中一个刀疤脸的光头男,拳头一紧,冲着那人冷冷的说道:“余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心中一惊,看向对面的那个光头男子,想不到这人就是老杨口中的老鱼,也就是张昭成近些年跟着的家伙,那个走毒的老大,而张昭成的死,就是拜这人所赐!

精品推荐:渡灵人为你揭露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灵异诡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