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超级恐怖可怕的鬼故事」付出代价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说起来我只是一个捞尸的而已,除了将张昭成的尸体打捞上来,其它方面和张昭成就没有丝毫的交集,所以当听到李国华这么问我,我顿时有些不解。

至于李国华的问题,我也没有瞒他的必要,张昭成的尸体确实是我捞上来的,这点做不得假,打捞尸体那天虽然他没在场,但是只要警局内打听一下就能知道,因此我点了点头,说道:“对,张昭成的尸体就是我捞的!”

李国华点了点头,对于这个问题似乎挺满意,不过紧接着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起来,他望着我,问道:“那张昭成的真实身份,老杨应该告诉你了吧?”

听到李国华这么问,我心里顿时便是一沉,张昭成是卧底的身份,如今随着张昭成的死,相信在警察内部已经不再是秘密,但是对于外界来说,应该还是没有公布出去。

之前老杨告诉我张昭成身份的时候他就说过,这个事不该告诉我的,因为不要说是我,就是张昭成的父母如今都还不知道,完全要等着上面领导批示才行,因此,当听到李国华这么问我,我还以为李国华这是在试探我,心里一瞬间提了起来。

卧底这种事在警局绝对算是高度机密,这可是关于警员性命,虽然张昭成已经死了,但是老杨和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要是被上面知道,多少要受批评。

我不知道李国华这么问我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毕竟和他没有达到交心的程度,所以,为了老杨我很想说没有,但是一看到李国华那双似乎已经看穿我的眼神的时候,话到嘴边又是说不出来。

李国华看我脸色几番变化,可能知道我怎么想的,顿时笑了笑,说道:“大侄子,你不要担心,我此次来并不是追究这件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要是你已经知道了,我想那会更好!”

李国华这话说的很真,并不像是我和开玩笑,我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李国华哈哈一笑,说道:“看把你吓得,和你说实话,张昭成这些年为警队做了这么多的贡献,迟早是要恢复警籍的,只是时间上还有争论,我现在之所以和你这么说,是因为接下来的话和这个有关!”

“哦?”我微微一顿,有些好奇,不知道李国华到底要说什么。

很快,李国华便是叹了口气,有些悲戚的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上面调下来,主要负责的就是张昭成卧底这一块,我和昭成认识了有十几年了,和他算是很要好的朋友,做卧底很危险,有时候我很怕昭成会出事,专门提醒他小心,但是工作就是工作,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仍是发生了!”

“接到昭成死亡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市里出差,听到消息后我整个人就是昏了过去,这几天都是在住院,我很想尽快回来见昭成最后一面,但是年龄大了,身体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唉……这几天遇到了件烦心事!”

我微微一愣,看来这才是今天李国华找我的重点,之前我还想着打捞尸体还有在警局怎么没有见到李国华,原来是这个原因,听完了他的解释,我点点头,对着李国华说道:“那是什么事?”

李国华还是有些犹豫,片刻后,才对我说道:“今天来找你,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也不瞒你,我可能被昭成的怨灵给缠上了!”

“怎么可能?”我顿时就是傻眼了,张昭成的怨灵怎么会缠上李国华,这根本不合乎情理,整件事都是那个姓余的做的,要缠也该缠着他呀!

我再次不能理解,就在这时,李国华无奈的叹息道:“昭成的事情全都是我负责,我知道他的死我多少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是我也没有办法,事情就发生在这两天,晚上睡觉我总是在做梦,梦里昭成就是想要让我替他报仇,但是现在没有证据,不能逮捕那个姓余的,我能怎么办!”

李国华摇着头,看着他的额样子,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原因,要是真的怎样,李国华还真的没有好的办法。

我看了李国华一眼,问道:“那李叔找我的意思是……”

李国华抬起头,说道:“虽然这个事有些对不住昭成,但是没办法,这两天我都睡不着觉,所以我就想请大侄子帮帮忙,我知道你们师徒都是有大本事的人,能不能将昭成的怨灵给收了?”

李国华这么说完全合情合理,毕竟这件事错不在他,张昭成的怨灵缠着他绝对不算个事,就算不害他,时间久了,李国华的身体也是吃不消!

但是话又说回来,李国华开口便是让我将张昭成的怨灵给收了,他还真的高看了我,普通怨灵我或许还有些办法,但是厉害点的怨灵,我恐怕去了也是送死的份。

按照我的认识,张昭成的怨灵应该挺凶,我真的不敢直接去尝试,但是李国华也不能放任不管,暂且不谈关系,这件事李国华也是受害者!

想了会儿,最终在箱子里再一次取出一颗尸牙,上一次林烈喝了尸牙磨成的水结果没有成功,是因为他是事件的凶手,刘芸芸不愿意放过他,但是李国华和林烈不同,应该能够躲过去。

李国华拿到尸牙自然很高兴,不过他相比林烈更加谨慎,问我是不是真的有效,为了安抚他,我只能告诉他,要是没效的话,再来找我。

听到我这话,李国华这才安心!

李国华的来访让我明白一件事,张昭成的怨灵是真的被招来了,而,作为整件事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那个叫余黎的家伙,肯定是要遭殃!

虽说也是人命,但是对于那样的家伙我没有丝毫的怜悯,毕竟做走毒这种勾当就害了不少人,如今连杀了人还这么嚣张,死了也算是活该!

就这样。事情转眼又是过了两天,我正等着姓余的家伙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就在这天下午,意外的是门外停了一辆灰色面包车,面包车停下后,从里面走出来几个染着黄毛的混混。

刚下车其中一个混混就是朝地上吐了口痰,拉着一股怪腔调朝着我家院子里喊道:“那个姓叶的在不在家?”

这种人我倒是见多了,走出门,不悦道:“找谁呀?”

那几个人瞬间将目光投向了我,“你就是那个捞尸的?”

我目光一凝,这些人中其中一个我倒是眼熟,正是几天前在张昭成灵堂前见过,那个姓余的家伙其中一个小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