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每天一个鬼故事:巫术葬猫衔发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北洋军阀时期,天下大乱,各地军阀割据,滇系军阀唐继尧,蔡锷将军均是善战且有谋略之辈,所以云南境内相对全国其余各地较为稳定,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各地游方混生活的手艺人也不乏入滇谋生的。

67

主人公大名唤作陈芝友,小名三百,是师傅在路边捡来的,因捡着他的第二天师傅便于山中野道偶获小小灵芝一株,卖了三百个大钱,得了这么个名字,至于他的师傅叫什么,已经不可考察了,只知道姓陈,早年当过道士,年少因为偷偷嫖妓被逐出师门,索性依旧打着道士的番号替人做法事为生,其间又师从江湖术士,学得一些手段,便也做些驱邪避秽安人门庭的活计,平日里只让别人称呼他陈道人。

67

话归正道,徒弟跟着师傅到处游方,凭着手艺过活,由川入滇,在川滇交接之地逢集赶集,遇市入市,全部家当也就一个箱子,一块帆布。

一日里赶集摆摊,时至中午,也无甚生意,这师徒两正欲收摊,一个乡下老头上来问能否给家里驱邪。原来老头和老伴两个人住在一处村中,奇怪的是老头家不论养什么家畜,不出一年,必死无疑,鸡鸭鹅狗猫,猪羊牛马驴,无一例外。

67

久而久之,村里的人就开始自发疏远这老夫妇两个,不得已来寻个法师看看缘由。

师傅收了定钱,令徒弟背了箱子扛上番儿,便跟着老头回家。

67

世人都知道这蜀道难,却不知这云南之地路途也甚为艰难,一路曲折回转翻山越岭自不在话下,偏这一路又有许多野坟,高高低低分布在路两旁山坡之上的密林之中,纸人纸马,时时可见。旧时并不像现在流行火葬,旧时讲究个入土为安,人死了是一定要埋入土里的,富人下葬,厚棺厚葬,穷人薄棺薄葬,再穷一点的只能裹一层草席,所以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野狗狐鼠之类刨出来啃食,导致往往这类地方人骨随处可见,白森森的一截露在外面。

回到正题来,这师徒两跟着老头在山道上曲折而行,穿坟越岗,直到天堪堪黑了才到了老头家, 天上月亮刚刚升起,却是个毛月亮,月色朦朦胧胧,就像月亮周围长了一层细密的绒毛,借着朦胧的月色,只见这老头家也是甚为特殊,周围均是一般林木茂密,只有老头家周围几乎寸草不生,惨白的月光照射下,显得异常苍白可怖。这老者的老伴此时走出,却是个瘸了的老太太,身材佝偻,瘦的皮包骨头,干巴巴的皮肤贴在骨头上,恰似油豆皮,眼窝凹陷,两只眼珠却突了出来,兼之头发灰白凌乱,活似那地狱里的恶鬼,见了老伴回来,拎着一只死蛤蟆一瘸一拐走过来了,满脸的傻笑。

67

原来这妇人因老年丧子,竟是得了失心疯,老夫妻两原有一子,早年得疾而死,自打那之后,家里蓄养的家畜便接二连三离奇死亡。

这一夜只得在老头家中借宿,师徒二人宿下自不待言。

这天夜半三分,林中不时传来不明动物悉悉索索的叫声,无风无云,月色惨淡,也不知怎的,小徒弟无论如何睡不着,也不知是白天白骨看多了还是被老太婆吓的,心里始终不踏实,睡在两张凳子搭起来的门板上翻来覆去,这里面也有个典故,旧时人死,入棺之前,尸体都是放在门板之上,便如同小徒弟此时的处境,想到这层,不禁平白又添了几分烦厌。

67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迷迷糊糊之际却是听的一阵指甲抓挠地面之声,吱吱呀呀作响,这声音似从徒弟所睡的床板之下传来,寒彻心肺,师徒两不由得大惊失色,登时十分睡意散了七分,脊背里一阵阵发凉,却是作声不得。

借着惨白的月光,陈道人偏过眼去往三百所睡之处一瞧,只见徒弟已被吓得惨无人色,满脸惊惧之意,正瞪大着眼睛朝着自己这边看来,那意思再清楚不过,正是求师傅救他。

67

老道一边示意他不要动,一遍朝向那黑黢黢的门板下看去,什么也看不见。正在凝神窥探之际,门板下竟是传来不知什么东西咀嚼软骨之声,咯吱咯吱作响,直听地人心胆俱裂,恨不得跳将起来逃跑,偏偏腿脚发软,浑身动弹不得。过不得多时,只见得一物从门板下钻出,竟是那失了心的老太太,嘴里叼着咀嚼的还剩半只的死老鼠,一瘸一拐的出了师徒两所睡的土房。

老道示意徒弟起身,两人便跟了出去,那老妇人似是梦游一般,走到堂屋门口,将那死鼠恭恭敬敬置于门前,便跪倒外地,嘴里嘟嘟哝哝的念叨起来。四下里全无声响,这林中的似乎全无活物一般死寂,朦朦胧胧的月光下,这景象实在太过诡异。

67

嘟囔了一阵之后,老妇便一瘸一拐的走回屋去了,只留下师徒两人。

乘着月色,二人摸上前去,只见得门槛前的地上半只死老鼠,其余什么都没有,二人一夜无眠,却都觉得此中必有蹊跷。

第二日清晨,二人将昨晚所见之事告知老头,那老头竟也是吓的不轻,三人拿了锹铲,卸下堂屋门槛,往下挖了三寸不到,竟是有一具漆黑的猫骨,那猫骨嘴里叼着一缕黑发,虽埋在此处不知多久,但那黑发却是犹如刚从生人头上剪下来一般,以火烧猫骨及黑发,恶臭熏人,直不可闻。

却是那云南的邪术,以活猫为祭,以秘法取猫骨衔主家发殖,埋门槛下三寸,施以恶咒,则主家人丁不兴六畜难安。却是不知什么人下这等恶咒。

陈道人拿出一应法具折腾了一番,直糊弄得老头大气都不敢喘。这陈道人原是个被山门除名的假道人,后来学的也竟是些皮毛之术,所以这驱邪也只是骗骗愚夫愚妇。

一场法事作罢,师徒两也不敢多留,却是昨晚被老太婆吓的够呛,收了报酬,便推辞了晚饭,约定再有家畜离奇死亡之事再来作法,就这样回了城里。

67

这事过去月余,终究没有见那老头再来,那道人心里也是有几分自持,想着自家的法术毕竟是有效的,时不时也跟小徒弟吹嘘一番,出门作法心里底气越发足了。

这日师徒二人应了一家的白事,前去作法,正路过老头家,本欲讨口水喝,顺带再夸耀一番,哪知老头家早已屋倒房塌,一问村中之人,竟是半月前不知从哪来了一群土匪,将村中洗劫一空,闻得老头家中有邪祟作怪,竟是一把火将老夫妻二人活活烧死在屋中。

这正是,邪法再恶也不如人心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