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苏轼赤壁赋中有一句名言,竟然脱胎于一则偷鸡的故事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苏轼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题名《赤壁赋》,是在黄州写的。传说那里边有段话,原先是这样写的,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苏轼把这段话写完后,左看右看,总觉得物各有主后边接上惟江上之清风不顺畅,中间还缺层意思。他整日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出一句适当的话儿来。

一天,苏轼到赤壁矶头去散步,一边走一边想,忽然听到有人喊苏先生。他抬头一看,啊,原来是砍柴、放牛的王大爹。王大爹是本地人,是个故事篓子,对黄州的一个地方都很熟,都能讲出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苏轼空闲没事儿,经常去听王大爹讲故事,王大爹也特别喜欢讲给他听呢。果然,不等苏轼开口,王大爹就又要向他讲故事了。王大爹指着赤壁矶下的沙滩说,苏先生,你瞧那沙滩上种的是什么呀?苏轼道,不是萝卜吗?王大爹不等苏轼开口问,就自个儿讲开了故事。

这赤壁矶下的江水,每年春涨秋退。江水退了,便留下一片沙洲。这沙洲上边儿是一层潮泥,挺肥哩,适宜种植。向来的规矩,沙洲没有固定的主儿,谁先犁地归谁种一季萝卜或是荞麦。一年,一个秋天的大清早,雾气很大。有一个贪心的农夫,五更不到就呵牛驮犁到这赤壁矶下抢耕沙洲地。朝雾里,他发现有一只母鸡婆引着一群小鸡觅食,叫声不断传入他的耳朵。他早就听人说过,赤壁矶下这块沙洲叫金鸡窝,是一块宝地,传说有一窝金鸡,是活宝,逮着一只就会发大财呢。他多次早早地来到这儿,想逮住只金鸡,都没有逮着。做了好些年的发财梦,今天总算碰上机会啦!

他急忙把牛吆喝住,手执牛鞭去捉鸡。不料母鸡婆和小鸡跑得飞快,怎么也追不上,金鸡仍在前边叫着,农夫急了,赶下一步,就横扫一牛鞭,正好打着了一只小鸡。当他动手去抓那受伤的小鸡时,母鸡却把翅膀一张, 跳了过来,一口啄伤了他的大胯。农夫手里提着那只受伤的小鸡,小鸡因失群而乱弹乱叫,不一会儿就死了。日出雾散,小鸡变成金鸡啦!农夫很高兴,想不到捡到一笔横财,以后再也用不着种田了,回去当财主老爷吧!但是,没料到他那被鸡啄的地方的伤势很重,遍请远近名医诊治,诊了大半年,这一只金鸡变卖了的钱,刚好就是医治的费用。说也巧,钱用尽了,伤也好了,只是人吃了苦头不说,还白白耽误了一季萝卜的收成呢。

王大爹讲完故事,很有感触地对苏轼说,所以说呀,各人有各人的财运,不是该你得的,你一丝一毫也不能要啊!苏轼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两句话来啦。回去后,他就把这两句话加进《赤壁赋》里。这两句话是,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这段话连起来就是这样的,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写完后,苏轼又念了一遍,晦,这回意思就完整啦!

之此,阅毕,然不知诸公又有何看法,烦请不吝赐教,于下方评论留言,畅抒胸怀!若诸公有感本文属佳,烦请分享,或一指收藏,不吝赐赞!须尾注:此文由百家号“文字主人”独发,若于他处见载,且无转载声明,则为搬运!则为剿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