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中非故事·种子④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几内亚比绍总统接见由邓华凤(左三)、方志辉(右二)等组成的湖南农业代表团。

方志辉。

红网时刻记者 王义正 长沙报道

无论是说话的语速还是走路的架势,方志辉总给人一种风尘仆仆的感觉。

虽然担任湖南省农科院农产品加工所党支部书记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似乎并没能让他“慢”下来。

6月中旬,记者在湖南省农科院见到他时,他正在主持召开一场会议,中途间歇,出会议室与记者打招呼,裤管挽过脚踝、袖子撸过手肘,快步走来连声歉意。顾不得擦额头上的汗珠,笑着说,“没办法,最近工作比较忙,等我开完会。”

这一点,极像他的老师袁隆平,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不曾丢掉身上的“泥土味”。

几内亚比绍总统委托该国农业部官员向方志辉等赠送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传统服饰。

非洲国家总统赠送“国服”

“这是他们几内亚比绍总统委托他们农业部副部长送我们的衣服,有味吧!”

2018年12月3日至12日,受几内亚比绍农业部部长多斯桑托和埃塞俄比亚农科院副院长格雷迪邀请,湖南省农科院副院长邓华凤研究员率湖南农业代表团对两国相关地区和机构进行考察访问,方志辉正是考察团的5名专家之一。

过去这些年,由于湖南农业的“种子”在非洲遍地开花,湖南农业专家在非洲赞誉度非常高。在几内亚比绍的访问结束时,总统特意委托农业部的官员向代表团专家赠送了具有政治和文化意义的“国服”。“有味是有味,就是没得机会穿上街。”方志辉打趣说。

在埃塞俄比亚和几内亚比绍,代表团与当地的政府官员、农业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实地考察了多处农田种植现状,并因地制宜,真诚地提出了合理的建议和科学的农业发展方案。

“我们还与埃塞俄比亚初步达成了协议,双方将就进一步开展种质资源交换等国际合作。”方志辉说,在过去几十年,湖南与非洲很多国家在农业方面有着非常好的合作,未来还有更为广阔的空间。

6月27-29日,第一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将在长沙召开,方志辉对此充满期待,“说不的还能碰到几个老朋友。”方志辉说。

木船“驮着”汽车过河

如果把镜头拉回非洲,方志辉的大脑影像库里“内存”占比最重的可能是在马达加斯加。

莫桑比克海峡东侧的这个岛国,给了方志辉太多太多人生难得的经历和无法挥去的记忆。

到马达加斯加之前,方志辉对马达加斯加的了解,仅仅是陪女儿看电影《马达加斯加》中知道的一些。第一次前往马达加斯加时,妻子曾与他开玩笑:“没准下了飞机就能看到满眼的狮子、狐猴、长颈鹿和斑马。”

而等到真正踏足这片“世界最后的诺亚方舟”后,他才意识到,这里果真是名副其实的“大自然的博物馆”。

自然,也就意味着原生态,而原生态的另一面则是未受到工业文明洗礼的保守、落后、闭塞。

“很多地方路是不通的,汽车过河需要渡轮,好点的渡轮是几搜木船拼接在一起,而有的就是木筏。”基础设施的匮乏让方志辉印象深刻,这也给他和同事在马达加斯加的工作带来了许多困难,但身兼推广杂交水稻的使命,方志辉与同事们从未有丝毫却步。

“疟疾、蚊虫,生活条件差,甚至还遭遇过政变。”在方志辉的记忆里,这些虽都已过去,但一切都历历在目。

马达加斯加又名马义奇,多年后,方志辉将这段难忘的往事写成了一本《七年马义奇》,收录人生的精彩章节。

当地基础设施落后,许多地方公路都不通。

方志辉(左三)等湖南农业专家与非洲国家的农业专家在田间交流。

国庆庆典上的中国打稻机

当然,除了“揪心”也有“开心”和“舒心”。

一次在马达加斯加用餐,由于没人会马达加斯加语,于是就用“手语”点餐。6名同事围成一桌,一起点了6个菜,结果侍者端来了36个盘子。“所有人都傻眼了,目瞪口呆。”方志辉说,当地与国内的习俗不同,于是大家就“使劲吃”,吃不完的打包,结果餐毕打包了满满几大盆。

随着中国杂交水稻在马达加斯加推广的成效日显,在当地呼声很高。

2010年6月26日,马达加斯加成立50周年,全国举行庆典,按惯例要举行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

然而,让方志辉等中国专家哭笑不得也一头雾水的是,在国庆庆典上,一台中国打稻机被作为“明星”接受了马达加斯加官员们的“检阅”。

“当游行车经过主席台时,中方技术员潘海阔发动柴油机,然后在游行车上现场展示收割、脱粒过程,接受马达加斯加政府官员的检阅”。方志辉说,中国的水稻收割最开始是人力踩踏带动滚动轴转动完成脱粒的机械,后来变成了柴油机带动的,现在差不多都用上了联合收割机。

可能是因为对杂交水稻爱屋及乌,也或许是对新的生产工具认可,据说,这台打稻机成了马岛的明星,成千上万的马国农民成为了它的粉丝。

袁隆平与非洲朋友在一起,左一为方志辉。

躺在飞机地板上去马达加斯加

2007年4月,湖南省农科院和中方企业为了与马达加斯加政府确认拟建杂交水稻示范中心选址,并与在马岛有资质的中资企业协商土建工程方案,订立土建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定于2007年4月1日在马达加斯加召开两国政府、企业及科研单位相关人员联席会议。

为准时参加会议,2007年3月30日,方志辉与杨耀松(现为袁隆平院士秘书)以及袁氏农业总经理张立军一起赶赴马达加斯加。

当飞机在曼谷转机时,杨耀松突然腹部剧痛。3月31日凌晨,当大家都办好登机手续临近登机,杨耀松的腹痛仍丝毫没有好转。

“我们都不是医生,没办法判断原因,而下一班飞往马达加斯加的飞机要几天以后。”方志辉说,当时他们需要在停下来治疗还是继续飞往马达加斯加之间做出抉择。一边是可能攸关生命的病情,一边是等待他们完成的任务。如果中马联席会议受到影响,项目申报工作也要相应推迟,并且会为国家带来外交上的负面影响。

“当时,杨耀松说话了,说要坚持挨到马达加斯加,再去中国援马医疗队,于是只能病急乱投医,把随身携带的治疗胆结石的药和消炎药给他吃了一些。”方志辉说,虽然杨耀松选择咬牙坚持,但在登机时仍旧遇到了困难。

飞机起飞时,空间前来例行检查,发现杨耀松躺在地板上,便要求他坐回座位,系上安全带。但由于肚子痛,杨耀松实在坐不起来。

“空姐说,既然病得坐不起来,那就必须下飞机,因为航空公司规定重病不能坐飞机。我马上用英语向空姐解释,他只是腹痛,没有生命危险。”方志辉回忆说,但空姐仍旧坚持让杨耀松下飞机,否则飞机就无法起飞,最后机长出面调解。

方志辉急忙向机长表示,只要吃点药一会儿就好了,并当着机长的面又拿出身上的肠康片、去痛片以及感冒药给杨耀松服下。机长这才半信半疑地默认了方志辉的说法。

就这样,杨耀松躺在飞机的地板上飞往了马达加斯加,3个小时候病情好转,才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到了马达加斯加,经中国援马医疗队诊断才知道,杨耀松是肾结石急性发作,并不是普通的腹痛。“住了7天院,打了7天点滴。”回首这段往事,方志辉唏嘘不已,也替杨耀松捏了把汗。

方志辉说,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的人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推广杂交水稻的使命交织在了一起,只是在老师的带领下和同行者一路向前。只是,十多年前那段奔波在非洲大地上的往事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充实、很有质感。

当然,故事里的人不止他一个,但能有幸见证这一切,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和机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