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不知道这几个人的故事,想来你这一生真是错过!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萧萧语声:总有一种力量,会让人泪流满面。但每个人却未必都会有这样的遇见,或者发现。

01

上文说到卢挚,就是他于扬州结交天下士子的时候,一个叫张可久的人出现了。其时的张可久,也就20岁出头,但因为文采斐然,早已是名声在外。事实上,张一直居住在杭州,并在这里购置了房产,参加诗社的活动也比较早,与刘致、姚燧、贯云石、卢挚、薛昂夫等人都有着密切的交往。

02

至于文风,张可久的散曲,写得极为雅致。他写山中事,是“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写少女的情,是“掩霜纨递将诗半篇,怕帘外卖花人见”,他写生民涂炭,也只是这样一声文雅的叹息:“不堪回首,东风还又,野花开暮春时候。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将军空老玉门关。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

03

他的散曲编在一本叫《小山乐府》的书中。这让人想起另一个小山来——也是那样的雅致、清丽。需要说明的是,为他这部作品作序的人,同样也是一位文字高手,他叫贯云石。说来浪漫,两人相遇的时间,应该是在1314年,那年张可久在钱塘观潮,而其时的贯云石,也袖手站立在钱塘桥头,攀谈之下,彼此引为知交。

04

贯云石不是汉人,他的全名,叫贯小云石海涯。而他的师父,就是名满天下的姚燧。不到二十岁的时候,贯就承袭父爵,出任三品军职官员,后掌舵永州。这位年方弱冠的少年将军,手下最多时管辖着11万户百姓,统率七千将士。

05

矛盾的是,他文武双全——公务之暇,贯云石最爱写诗作曲,投壶雅歌。看起来多么美好。可是私底下,他矛盾又苦闷——他想要建功立业,也想要自由闲适,鱼与熊掌,如何取舍?挣扎九年后,不到30岁的时候,他终于决定将官职军权让给弟弟忽都海涯,自己则卖药钱塘市中。

06

他只卖一种药,叫做“第一人间快活丸”,有人买,他就摊开两手大笑……买主也就恍然大悟,笑着走了。他三十九岁就死了,也许不是死了,是终于摆脱了最后的、皮囊的羁绊吧。而这样的人,原本就是应该回到天上去的。

07

贯云石卓绝的一生,刚好处于元曲的黄金时代。他以通脱豪爽的风格闯入了散曲阵地,犹如天马奔驰,赢得世人阵阵叫好。王世贞曾将他称为中华文化史上“擅一代之长”的杰出人物——他最终成了酸斋,贯云石。与此同时,这个绰号也将引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他叫徐再思,生前被人誉为“甜斋”。

08

甜斋便是嗜甜的。两厢对比,像极了滚滚红尘间的芸芸众生: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仿佛便是酸斋和甜斋。为追求功名,徐再思很早就离开家乡,在太湖一带漂泊,如此奔波数十年,可惜的是,他终生也没有能走进仕途。为此,他在一个寂寞的雨夜,曾有这样的感慨与思索:“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逆旅淹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09

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不同于唐诗的激昂奋进,有别于宋词的清雅宛转,元散曲中满布着叹世之作:沉沦,幻灭,虚无,冷漠。张可久如此,徐再思如此,乔吉也如此。差不多就在贯云石、张可久相识的那一年,乔吉也南下游历。

10

乔吉一生未仕。史料说他“美姿容,善词章”,他一生相当多的时间是在当度曲清客、陪酒侍宴中度过,浪游江湖,走遍各地,和公卿、名妓、文士交往。曾有三部杂剧传世《杜牧之诗酒扬州梦》《李太白匹配金钱记》《玉箫女两世姻缘》,无一例外地,都是大元才子们“争不得也”背后刻骨的荒凉。在这种满是兵燹、饥谨和瘟疫的情况下,还有哪些著名的人物要登场呢?接下来请看下一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