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网

有点意思,居然看鬼故事来解乏提神,这种人实属世间罕见

      编辑:鬼鬼       来源:鬼故事网
 

路飞笑道,“真是不容易哈,终于回到之前的情节了。话说,我也想听那个会唱歌的人头的故事。”魔钺苦笑,“这个老贾,有点意思,居然看鬼故事来解乏提神,这种人实属世间罕见。”路飞笑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像老贾这样的人,你也得去适应。”村长笑道,“好了,你俩先打住,还是继续听我说下去吧。老贾咳咳两声,这个看鬼故事呢,也讲究一个缘分,比方说,现在网上的鬼故事,海了去了,随便一搜,就是好几百万个鬼故事,这么多的故事,质量肯定是良莠不齐,看了质量不高的鬼故事不但不能解乏,说不定还会越看越困,反而有一种催眠的效果。所以一定要找质量比较高的鬼故事,能把人吓得脊背发凉的那种,艾玛,就是那种看完之后。

大呼一声爽,那滋味就好比冬天吃火锅,夏天吃冰淇淋,绝对酸爽。比方说那个会唱歌的人头的故事,那是真叫一个爽啊。那个故事,我现在都能倒背如流了。故事发生在刚解放的时候,那时候,城里的居民住的大杂院,就是那种一个院子里住着好些人家的那种,正常来说,杂院里住的都是些老邻居,相互之间都认识,成天进进出出的,全都相互之间打招呼,就跟一家人似的,关系特别融洽。可是呢,有这么一个杂院,院里住满了杂七杂八的外来户,这些外来户,也不知都是打哪里来的,反正是什么人都有,既然是外来人口住的院子,相互之间肯定是不熟,也就都不怎么来往,相互之间见了面,也就是点头而过。

由于相互之间来往的少,隔壁邻居住的啥人,也都懒得打听,反正是各住各的。这杂院里的人,干啥的都有,不过基本上都是在城里的工厂打零工的,那个时候,外来人口找工作很困难,一般来说,正式单位只招收本地人上班,在当地没有户口的,一律不予录用。所以外来人口只能去那些不正规的小工厂,其实也算不上工厂,充其量,就是个小作坊,去小作坊打工,养家糊口,勉强度日。院里也有几个做小生意的,就是那种摆个小摊,卖点头花卡子捂的,要不就是卖棉花糖糖葫芦煎饼果子,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买卖,赚不到钱,也饿不死,凑合混口饭的那种。跟周围其他的大杂院相比,这院里的人算是最杂的。因为周围的杂院里住都是一些本地的老住户,没有外来人口。

外地人比不得本地人,本地人守家在地的,就算没工作,也饿不死,因为本地人住着自己家的房子,不用交房租,这就省大了,不论什么年代,房租永远都是开支的大头。所以,本地人下班回家,可以悠闲地喝酒吹牛看电视,而辛苦一整天的外地人,一回到家里,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几乎都是倒头就睡。因为工作不好找,那些轻松的工作都只招本地人,外地人干的是最脏最累最苦的活儿,比方说,什么扫马路刷厕所呀,要不就是当蜘蛛人,给大楼做清洁。这类活儿,本地人是绝对不会碰的。外地人想要生存,只能去干本地人不想干的工作。这类工作都很辛苦,所以一到了晚上,这边的杂院相当安静,不等十点,就全都熄灯睡觉了。因为太累了,必须早点睡。

明天一早,还得接茬干活呢。院里有个叫陈武的年轻人,在家行五,大伙儿都管他叫小五。这小五在城里混了不少年头了,就是混不到媳妇,只能自己一人凑合着过,小五当时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跟所有的外地小伙子一样,到处打零工,这里干干,那里干干,哪里钱多去哪里。就是这么东混西混的。话说那天晚上,小五睡得正香,忽然被尿给憋醒了,立刻腾地一下坐起来,打开灯,拉开门,走出去,也来不及去茅房了,反正现在夜深人静的,院里的人都睡觉了,直接走到墙根下,掏出就撒。这憋了半天,哗哗的,撒得叫一个痛快。小五撒完之后,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当时,院里是漆黑一片,那晚没有月亮,好像又赶着阴天,乌云把星星也遮住了。院里人辛苦一整天,全都关灯睡觉了,整个院里唯一亮着灯的,就是小五的家。当时小五迈开大步,正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不长记性,偏偏在睡觉前喝了这么多的水,导致现在起夜。好梦都给打断了,现在仔细回味刚才的梦,不觉傻呵呵地笑了,小五刚才居然梦见自己娶了媳妇,娶媳妇对于他这样穷光蛋来说,不是天大的好事吗?梦里,小五穿着新郎礼服,伸出颤抖的手,兴奋地揭开新娘子的红盖头,艾玛,新娘子长得这叫一个俊呀,雪白的团圆脸,笑眯眯的月牙眼,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碎米粒牙,甭提多好看了。

小五看着新娘子,笑得合不拢嘴。新娘羞涩地冲着小五一笑,笑得小五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小五苦笑,嘿嘿,多好的梦啊。可惜,只是个梦。小五一边叹气,一边往回走。可是,刚走到自己的小屋门口,正打算进门。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哭声,那哭声起初很小,后来,变得大了些,哭声凄楚哀怨,听得小五头皮发麻,这毕竟是大晚上的,冷不丁的,听见有人哭,还真有些不适应。小五原本可以转身进屋接茬睡觉的,可是那哭声让他有些放不下,很明显,那是一个女人在哭,一个女人在大半夜里哭,如果不是受了委屈,一个女人缘何会大半夜的不睡觉,哭得如此凄惨?小五原本就是个单身汪,单身汪因为身边没有女人,会对女人更加敏感,于是乎,听那女人哭得很惨,小五立刻起了恻隐之心,打算上前去看个究竟,顺便劝劝那个女人,让她别哭了。主意打定,小五立刻转身,朝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